10/25/2005

江記是惡魔!(vo: 廣告一則)

否定句總是令我著迷。在表達其否定姿態之後,否定句便會陷入巨大的兩難處境:它必須要表述其否定的內容,於是那些被否定的便會在閱讀者腦中出現——被否定者的具體內容會蓋過否定的姿態,甚至取而代之。否定句愈想框定某個細微有力的內容,後者的反撲力量就愈大,可蘭經裡有一條艷麗的禁令:「男子不可穿紅花所染的衣服。」它把我們腦裡那個穿紅花所染(並非單純的紅色)衣服的男子之形象,染得何其鮮明。因此,否定實際上是不可能的。某些否定甚至犀利地開拓了可能性,其中一個偉大例子是維根斯坦的名句「對於不可言說的事物,我保持沉默」——想想它在自以為可以窮盡一切意義的語言哲學範疇裡,開拓了一片怎樣的林中空地。那些不可言說的事物,在賦形之前,就得以成為我們心裡移不走的一塊石頭。它持續地沉默著,卻發出我們無法不聽見的暗湧共振,迫使著我們無法不向它靠近。

——〈抒情記憶否定句式.自序〉,節錄。鄧小樺詩集《不曾移動瓶子》,即將出版。

嗚嗚嗚……江記成日迫我交文,一d都唔士wheat!!嗚嗚嗚………一定係睇《親切的金子》睇壞左佢呀………………

10 comments:

Kongkee said...

勁啦你!爆炸式upload啦依家... ... 自介搞掂未?
我為左你甘願將靈魂賣俾魔鬼,你仲想點,阿嬌都恨唔到呀!haaa haaa haaa haaa...........

那對企鵝的士wheat是假像 said...

竟然仲有自介?!!!死得喇………

陳志華 (gucao) said...

小樺出詩集!小樺出詩集!小樺出詩集!
( 歡呼三聲 )

幫不上忙的劉某 said...

我真係無用,江記叫我寫的,我結果寫得好差....小樺你一定要原諒我.....

TSW,或鄧小樺 said...

劉某!一兩句有gag位就得了!冇壓力冇壓力!冇壓力就做得好!

阿三 said...

期待!期待!

陳志華 (gucao) said...

今晚借校對之名,率先窺到詩集的內容,內心多次被割傷。仍未看到自介呀,好期待! ( 自虐的人總是期待被割傷。)

野人 said...

等書面市後要狂呼籲人去掃書,準備再版喇妳!

Eric 'Spanner' said...

恭喜!雖然我比較恨睇妳o既散文加評論集,同埋作代序多少少。

ch said...

嘻,今次製作當然有虐待成份啦,也一定跟《親切》有關,上次我就被《血與骨》搞到我含血噴骨。
我對這個計劃頗樂觀的,就算倒運賣不好,也希望能改變一般詩集予人的形象。
晚上跟江記談起,今鋪算是最多人落手搞的一次。
不能失禮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