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2005

簡易治罪條例(又名:冒險一種)

我們每天睜眼看這世界,但因為某種原因,其實有些東西我們一直看不見;也就是說,我們看見的是具體而精緻的萬物,但它在到達我們的筆尖之前,已經被轉譯成某些過於常見的概念。想到這點,我就同時感到界限的悲哀與未知的快樂,莫可名狀。

如果不害怕藥方過於簡單,問題可以嘗試由兩個方面來解決。一是細緻的觀察:放慢速度,重新感受萬事萬物的每個細節,它們觸手可溫的性格,矛盾頡頏的不同面向,拒絕被概括的強頑。另外是自我認知框架的檢視:我的話是否太像某些肥皂劇/流行曲/課本/人生金句/雜誌/虛擬遊戲?如何打破這些不知不覺之間織成的網,站到它們不可企及的高處,放聲大笑/披髮號哭/靜默/抽一根寧靜的煙?


我常常在創作班裡遇見這樣的學生:他們有著自己的複雜世界,他人不可代言的喜怒哀樂,但被庸常的語言和對文字的畏懼封鎖在自己的水晶裡,被人(包括自己)忽略。能夠表達出自己所看見的、所想到的,甚而這一切能夠改變和演化,是件微妙快樂不可言喻的事情,甚而可稱為幸運——我希望所有願意提筆的人都會有朝一日發現這點。

4 comments:

年年 said...

我常常在創作班裡遇見這樣的學生:他們有著自己的複雜世界,他人不可代言的喜怒哀樂,但被庸常的語言和對文字的畏懼封鎖在自己的水晶裡,被人(包括自己)忽略。能夠表達出自己所看見的、所想到的,甚而這一切能夠改變和演化,是件微妙快樂不可言喻的事情,甚而可稱為幸運——我希望所有願意提筆的人都會有朝一日發現這點。

你這樣說我很感動!

TSW,或鄧小樺 said...

是呀,尤其你屬於那些很懂得表達自己的情緒及情緒之重量的人。

陳志華 (gucao) said...

「細緻的觀察:放慢速度,重新感受萬事萬物的每個細節,它們觸手可溫的性格,矛盾頡頏的不同面向,拒絕被概括的強頑。」

嘩,小樺,勁!

TSW,或鄧小樺 said...

排比句係屈機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