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2005

我是間斷的讀者

1.

我對音樂的鑑賞力特別低,所以份外不寬容。有時聽到覺得難聽的歌真的會走開。網吧嘛,總是有很多人播很多歌,很大聲。有時真的很難聽。那天不夠精神,完全無法思考,看看play-list,嘩最好聽已經是容祖兒的「16號愛人」,我把喇叭音量調細,網吧姐姐又把它調大,無間地獄般循環。我像溺水一樣游到孤草網頁,開出其主頁播歌(有段時間還有伍佰〈挪威的森林〉呢)。我沒口子地稱頌孤草的功德。(另一些擺歌上網的朋友酸溜溜地道,我都有擺呀你唔聽之嘛。)

最近孤草又爆文,一連好幾篇影評,看得我輩瞠目結舌。

2.

年年總是像與這些有關:鮮艷的蔻丹,流麗的絲絨裙子,七色牡丹在古曲裡開放,那些我塗來塗去都不合位置的胭脂。冬天裡的夏季氣息,夏天裡的冬日味道,非常鮮明但捉摸不定。早前她關站了,我便去看她的archive。那種碰撞式的寫法,色形味聲乒乓敲撞感官,一個女子的形象(難免帶點電影味道)不斷要從屏幕裡跳下來,說她嚇著了,或者沒辦法了。我一輩子都寫不出來。archive的方式更添密集感,由此足證,年年,該是稠密的油彩。

年年的散文集是該大賣的,讓我來編,黏點金糠行不行?

10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唔,小樺你係咪講真呢?

梁偉洛 said...

唔關事的留言……
To 小樺,
我在信和發現了數碼子的104集日文中文字幕DVD,咬到嘴唇出血但都係忍唔住……
買了……

by 可洛

陳志華 said...

小樺,你咁講即係要我請食飯o庶。

同意小樺所說,年年的散文是有魔力的。

Anonymous said...

所以早前在inmedia把年年的一篇散文放了上focus, 我建議的。請多寫!

TSW,或鄧小樺 said...

除了已經有很多人和應去證實我的說話是真的外,年年,我真的想做你編輯呀。



可洛!!!燒………

Anonymous said...

我給你發了email,在yahoo。

Anonymous said...

to 小樺︰
頂你!

TSW,或鄧小樺 said...

(錄音播放):各位「匿名者」,其實可以在留言者選擇「其它」,那麼既可隱藏真名,又可選擇命名的樂趣。

but,我不排除你只是按錯掣,朋友。

Anonymous said...

我的名字叫匿名,不想隱去姓名。
嘿嘿。
誰是你的朋友?

TSW,或鄧小樺 said...

don't take it too literal.
看來你是那些在聽到賣魚旦的嬸嬸叫「靚仔!」都會當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