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2005

重金屬的問題

某星期六晚,搭lift落街上網,在lift口突然聽到別人家裡的電視中傳來好像是熟悉的聲音,在講香港的重金屬問題。於焉想起有人曾叫我千萬星期六不要看電視、不要公開他被時事追擊訪問的事。我拔腳奔回家,可惜已經看不到了。於此且以別人的詩一首,回應關於重金屬問題。諸位看官有不明白之處,還希望該位人士出來解畫。


重金屬
夏宇


想像他們帶著牠們行走
在路上遇到朋友
他們也許互相嫉妒而牠們並不
他們互相比較
不,她們並不常討論牠們
僅以某種柔軟空洞自喜
當牠們在她們隱密的地方
見証一種鋼的脆弱
而又愉悅了她們
她們想像他們帶著牠們行走
在路上遇到朋友
牠們互相嫉妒
而他們並不

5 comments:

TSW,或鄧小樺 said...

夏宇不以為意。夏宇不以為意。以lomo為美的夏宇不以為意。只有鼠輩如我,咬牙切齒。

嘿啊。我無法忘記,在《現在詩2來稿必登》的後記中,夏宇曾說過「看看有些詩對我們的閱讀習慣幾乎是拒絕反抗的。」

是啊,她一直都看得這樣清楚。被胡亂引用,她自己是不以為意的。可我還是忍不住,咬牙切齒了。

(無疑,因為沒人留言,我就胡亂地發洩了。)

Eric 'Spanner' said...

重金屬之男,應該係曬到黑晒 :p

TSW,或鄧小樺 said...

真的看不懂「重金屬」的意思嗎?

Eric 'Spanner' said...

我只是從導言而不是從夏宇的詩推論:男性,被訪問,談重金屬,妳認識的——可能來自環保組織。而周既在環保組織做事,又是一個被陽光曬的黝黑的人。

阿野 said...

的確係小弟,但重金屬,有些是有毒,致癌的——所謂唔係好野。不如睇下開心相:
http://yeahayeah.blogspot.com/2005/10/blog-post_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