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2005

淋了雨非常的累。但也要小談兩本小書。

1.《魔鏡,魔鏡,告訴我》,唐莊文化2003

這本本來是上年在牛棚阿麥書房處買的,本打算這兩晚勁煲完就脫手,但看著看著又挺好看,覺得可以拿到中學做教材。數位外國女作家(哈哈我一個都唔識),都具相當反省能力及敘述能力,一面敘述童話與自己親密切身的經驗(喜歡的人講喜歡的東西總是好看的),一面在今日對各種元素作出反省和改寫,一切恰到好處,既不沉重,亦未犬儒,適合在床上看——似乎真的可以有一個不盲目又不累人的床頭呢。

我買20蚊,覺得好抵。建議中學老師買本傍身、甚至為學校圖書館添購呢。

2.《誰去搬走這督屎?》博識,2002(今天買的)

看了這本之後,方肯相信消費化了的麥o麥之後,謝立文還不令人絕望。我心目中的謝立文一貫慘到死,這本尤其讓人食不下嚥。這裡先引我認為反禁煙的最具鼓動力的文字:

生本不樂,稍微給予我一點歡愉與慰藉的,是飯後那一支煙。

食店禁煙後,我便落在這裡,一陣腥風。
多懷念沒發泡膠味的例湯,多懷念厚瓷邊緣的一口奶茶,一口煙。原來連這些,都可以轉間沒了。

不知幾時,當風也沒了,那我便歸去。」

插圖是對著海邊欄杆抽煙的屎撈人泥膠。謝立文,第一身、時間變形(預敘禁煙之後)、略語,以無奈和低迴反激讀者。大家都該懂得「歸去」的意思吧。不妨留意,這是個食飯盒的人。

我希望,如果食店真的禁煙,我那些討厭煙味的相識,能夠忍耐他們的父母或兄弟,在家裡抽煙,而不需把自己的親人迫入廁所。


謝立文的後記一向可怕,這次簡單來講是今昔對比。這裡不把昔日美好打出來,單節錄最傷感的一段吧:

之後我又想起,連歌也沒有。連歌也沒有。吸煙賭博遊蕩嫖妓固然危害健康,喪盡天良。但唱歌呢?卡拉ok當然有點不盡的歌。但失業的人,在困境裡的人,你認為可以唱哪一首呢?

有人說社會經已太多怨氣,要合力唱唱好,這個不能反對。但我還是同時的認為,一、恰當的發發怨氣,是救命的。沉默的人燒炭。恰當,包括詩、歌、諷刺,幽默。二、人最終,最重要的價值,是忠於自己的感情。Sam Shepard 有一首短詩,是我讀過最可怕的:

people here
have become
the people
they 're pretending to be



我不知道最重要的是什麼,也不知道何謂忠於自己的感情;只明白這詩的可怕。

5 comments:

Eric 'Spanner' said...

悲涼的,還有《尿水遙遙》的結語。

陳志華 (gucao) said...

小樺,我在悲涼的2002年看到這本《誰去搬走這督屎?》,簡直是命中要害,謝立文那篇後記至為要命。

ch said...

謝立文!謝立文!謝立文!

昌 said...

實在是我最愛既謝立文呀!

TSW,或鄧小樺 said...

我覺得本書非常集中地表現了那段時間:幾天每天都有人跳樓燒炭,街上的鋪子一間間關掉,減價的歡樂字句到處都是,卻反襯得世界更為冷清。而且,那段時間還欠缺了一些通俗文化元素,供大眾集體無意識可以發洩遭遇的創傷。好像連說自己窮的歌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