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2006

不存在絕壁

12月30日,我們在觀塘法院聽審。來港處理被捕事件的韓國官員,坐到前排。幾位在聽審席上的韓國朋友突然起身,大聲喊了好幾句話,樣子憤怒。我等不解,葉蔭聰以英語問了他們,才知道這次來的韓國官員,是支持通過那條殺害他們的「大米議案」的國會議員。所謂的來援者,原來是敵人。我覺得非常難過。

是的,法案在韓國早已通過,遠來的朋友只是想告訴我們,以及世界,他們的信念:「在過去世貿存在的十年,韓國農民明白到「世貿正在殺害農民」。「世貿不可再碰農業!」──如果不對世貿及其他行為作出如此嚴厲的要求,韓國農民的生活必定無以為繼。/這些都是我們三百五十萬韓國農民共同的心聲。為了這些原因,我們會於十二月來到香港,以這一種精神去反對世貿。」在過程裡,被東道主(即親愛的香港警方)諸方刁難、傷害侮辱;現在控方一直沒有找到足夠證據進行其他起訴(但900人集會只起訴14人又太過荒謬),卻拖延審訊日期——而一邊廂,是不斷的潮退,不斷沙浪混捲,14位被起訴朋友的長時間絕食,大概在報章裡佔不上多少位置吧。被遺棄,but powerful。甚至,我們以為他們被遺棄了,但眼見的明明是,他們走在我們的好前好前。

我們如此需要結束,足證軟弱。可是你想想,農事不是可以像字樓工般可以放大假的。他們一定比任何香港人更需要結束,這不義而可恥的起訴。

1月8日全港大遊行(我一定要再做一條banner!)
1月9日國際行動抗議
李智良的文章。

2 comments:

劉某 said...

1月8日,仲有個反虐殺動物的活動。

昨天在尖咀碼頭,看到在絕食的韓農,跟香港支持他們的朋友一起。

天氣很冷,我穿得不夠,不住在打顫,心很酸。

李智良 said...

連結的文章作了些許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