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2006

時間

被搶先。

雖然明顯不是海子最好的詩,但我想不同的人都被「面朝大海,春暖花開」這個押韻句意象感動過。吐氣的開口音佔絕對多數,配合著開闊的意象——一個人叉著腰在金黃的早晨大喊那樣,而音節、聲音(而非文字)尤其令人感覺到生之流動。

而對我發生的力量是與他的對遺書對讀才被巨大化的。海子的遺書交待姓名、工作地點,「我的死與任何人無關。」便覺得豁然開朗,開朗地流下淚來。這是水泥灰色的蒙昧不明的新年之交,這種天色往往讓我澄明通透。

就拿了髒衣服去洗,在他人的屋裡打短文直至天完全黑透。

3 comments:

陳志華 (gucao) said...

小樺,現在看到「面朝大海,春暖花開」這首詩,就會想起《麥兜菠蘿油王子》。

昌 said...

我多番問學生: 你地有冇人睇戲睇埋字幕. 然後, 就介紹他們這首"字幕詩"以及"臥軌自軌"的故事......

TSW,或鄧小樺 said...

作為一個偏狹的早期麥o麥迷,我沒有看過任何一齣麥o麥電影。

謝立文對早死的人一向有偏愛。《樣衰阿闊》的部分意念藍本據說來自王小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