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2006

歲晚小劇場之喜宴

曾經被我在中學時期明顯地暗戀過的小學同學(下稱小同),同時亦是我的中同和大同,一名青年才俊,結婚了。筵開50多席,在會展旁的海景萬麗酒店,我又在乳豬出場前險險趕到,手袋裡滿是韓農的紀念品。

同桌的小同不知我暗戀過新郎,但同桌的中學同學人人知道——如果我不是每次赴宴都這麼遲,他們會說我因為傷心才遲到。中同披露我一番心事時,坐我旁邊的一位小同揚眉道:「有這樣的事?」他是我長期地暗戀過的小同。

貴價酒店的食物也不怎麼樣,替我們上菜的是一名新來的侍應,雞手鴨腳,分菜分得很不勻,臉色卻好像毫不敬畏。有一名帶著他的中年侍應,在他上菜時出聲叱罵,一罵那小侍更騰雞了。我馬上皺了眉,說咁惡做乜,根本係攞威。另一小同出聲和應,她是會計師,上次才撐過我反世貿。據說她與我同樣暗戀過長期小同。

至於小侍,自從他把一叠幾十個碟子摔到地上之後,他的境遇就變好了。

整個婚宴很平靜,連玩新郎新娘都沒有。但上了雞之後,請了一對小女孩上台唱歌。唱了兩首,第一首只是走音和聽不清楚,第二首唱〈老鼠愛大米〉,則是扯盡了嗓子的走音,刺耳非常,我後來腦袋直發昏,她們還要repeat副歌。一名在ucla讀mba的中同心生一計絕地求生,帶隊上去獻花,設法阻止她們唱下去。我想一對新人也不開心吧,一個體面的婚宴這樣就搞砸了。

一送客,我們一班面貌迥異的小同,一馬當先就離開。一如以往,鄙人出書,從上翅被調侃到地鐵站。我只作低限抵抗。一名做了醫生的小同說,而家鄧小樺爛口到飛起,全場最爛口佢。他們一堆男孩子13人,都讀九龍工業,我當年的粗口就是跟他們學的。

9 comments:

李智良 said...

同學的婚宴簡直惡夢,明明多半離婚,又要咁多人見證,見證就成了共犯一同作夢。

介紹近况就最讓我汗顏。
十年燥鬱,幾隻食死人的藥都食過,未死得。出過一本有人講無人買的小書,編過一本派都無人攞的雜誌,替老外做書童,幫講師改Grammar,教無心上學的初中生「補底」,幫心理學學生、手提電話公司翻譯...... 這些可不可以都印在名片上?

最撚憎果句:「你都好丫,可以做自己想做既野。」言下之意:「你都幾ON 尻」

D靚女,花展招展滿場飛,就係見到鄙人的一下擦身而過,眼尾的末梢也未有一揚。

都係唯有遲到早退,由頭飲到尾。
500蚊人情,對不同人有不同的意義和成本。

BORINGFAI said...

人地話,從現在的自己和小學朋友知己的分別,大概可以自己漸漸的變化,所以小學同學通常都系既熟悉又陌生的。
前陣子,我也參加過小同的喜宴(不是甜得苦中帶酸那種),我極力發掘話題,都冇辦法較準頻道(沒有和小樺傾計那種過度的審慎),我只是談談你現在幹啥,拍施未如此這般。最後,冇人被贊,又冇人被踩,好悶。

阿野 said...

「都係唯有遲到早退,由頭飲到尾。」

我其實沒有去過幾多次同學的婚宴,不少邀請借故不出席的也說不定。但非常同意上面的應變方法,一般我都係咁做。

Martin Oei said...

1. 好多婚宴我都避免出席,印尼華人一般好憎有人上去唱K的惡俗行為。下次你朋友有婚禮,帶幾個能歌善舞的印尼華人去,佢地自然會霸住個台,防止有人唱K搞cheap個婚禮。我的親友已經示範過。

2. 印尼華人的婚禮,一般只擺幾檯,大家食下飯聚下舊,港式婚禮真係敬謝不敏。

3. 出席中學同學婚禮都唔知響邊度搵話題,特別人人都議論我在報紙張相靚仔與否的時候。(灰)

4. 果個測試好過癮,話雖不大吉利。

陳志華 (gucao) said...

我唯一一次參加小同兼中同的婚宴,未食到雞我已經撇了。

TSW,或鄧小樺 said...

估唔到一個小劇場引發大家咁多創傷。簡單來說,我已經找到了在重複和所謂與本來日常話題脫節的相處裡的,一個比較真誠和容易自處的位置。就是不介意衝撞他們,而又打圓場。

李智良,人家搵個方法黎理解你姐,你都要憎。

boring fai﹐無撚端端乜鬼野「沒有和小樺傾計那種過度的審慎」??你係陳景輝嗎?你同傾計幾時有審慎過?

martin,係囉,其實有d野(如上鏡靚唔靚)人人都會講,我有時都講到明,但係大家都係要講。

孤草,你這麼難相處嗎?不會吧。還是你的舊同這麼難相處?也不會吧。

阿野,啤酒兩打隊晒,身紀有得好快!其實你呢,又爛飲,兼攝石,你有冇羞恥心架?

李智良 said...

小樺,你肚痛完未?舊既唔去,新的怎來?一如肚腸中的穢物。

的確,人地係揾方法黎了解我,不過,係當時處境,對方省目西服,派曬卡片,又話買股票/買保險/放樓記得揾佢地,又話無時間拍拖事業為重......

佢真係揾方法讓自己去了解我,不過同真係想了解我,或者想聽聽對方的生活有好大出入,前者,只不過以「理想青年」一類將所有事情扣置,潛臺詞是香港人在每種事情上退縮的調侃:「我沒資格做那種人那種事,我要揾食。」

好順別將討生活和價值的追求mutually exclusive 咁對置。

不過,可能是我自己介意,才會多疑。

新年快樂!

TSW,或鄧小樺 said...

李智良:你沒有說錯,你從來都不多疑,只是harsh少少姐。仲有竄擾囉。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