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2006

無聊看叱吒(出camp revised 版)

更新在第四部分。

1.對抗

「我最喜愛」得獎:楊千嬅、at17、陳奕迅、〈夕陽無限好〉。

這個名單揭示了什麼?就是叱吒和英皇對上了。誰都難免有點頂不順叱吒那種自我中心和懶有型,但香港還能夠有對抗楊受成的陣地,也夠很多人出一口烏氣的。何況林二汶實在很有型:邊個話肥妹唔唱得歌呀!

2.my dearest容祖兒

朋友說張柏芝講野白痴,我說,有排都未夠容祖兒。張柏芝是將心裡所想的都說出來,但找不到得體詞彙,即真誠而沒有得到好的教育。而容祖兒,總是在她得戚的時候講出很自以為是、令人側目的話來,即特意要顯得出得大場面、「我是天后」,卻暴露自己的弱點。這比較白痴呢。

頒獎時,銅獎的楊千嬅說了很成熟的話,而且安慰juno;銀獎的何韻詩,哽咽著多謝她的助手(令人想起〈勞斯.萊斯〉激越的編曲:這是表態。),而多謝梅艷芳時沒有指明,只說在心裡,微微用獎座指天——各種沒有說出來的話凝聚了很大力量。兩個人都某種程度上謙和。而容祖兒在得到叱吒女歌手金獎時,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一站起來就做了個謝幕的姿態——在場反應冷淡,沒什麼掌聲,容小姐拿到咪之後第一句話是「你地唔係噓我下呀嘛?」大佬,噓你你都唔係咁講野架嘛。然後她又數了一次自己95年參加歌唱比賽入行,「其實我都十年架喇!」好像十年就很了不起似的——大佬,十年如果沒有令人變得成熟醒爬,十年如果還是像容小姐的得獎感言一樣乏味和自大,十年一點用也沒有。

3.浮誇

以下是拉康最淺易的部分:

出於生理的要求,是need,如嬰兒肚餓要吃奶,會哭;而與抽象的need有關的,如嬰兒需要母親的愛,是demand。有時嬰兒的demand會以need的模式表現,如嬰兒想要母親的愛,會哭;但如果母親不給予愛,其實嬰兒無法滿足。而desire=demand-need。desire就是不能fulfill的缺乏。

以上的話,基本上可以用一句概括:〈浮誇〉:「重視能治肚餓」。〈衝口而出〉、〈反高潮〉之後,〈浮誇〉的震撼再上一層樓。

4.杜汶澤

杜汶澤在叱吒中,劈頭就說「我們終於突破了警方的封鎖線,來到會展!」而期間一直神情肅穆,那種古惑仔的肅穆,就像林雪在黑社會裡中了邪般背著會規。當時台下,沒有人能把這個諧擬當笑話。一來,是香港的娛樂事業,幾乎從來都欠缺涉足有關社會政治文化議題的能力和膽量,在頒獎禮裡提涉韓農和反世貿示威,在場的各位artist都無法消化杜汶澤的諧擬行為。而當我們不停齒冷在路邊影相的香港人只為八卦、冷漠無情(我必須聲明我不會站在這種論點那一邊〉,奇異的事出現了:在最「娛樂」的場合,反世貿示威反而不能被娛樂化。這顯示了衝擊力量之強大,如此種種與我們的社會習套是如何格格不入,我們面對這些是多麼張惶失措。而反過來說,那種無法回應所導致的沉默很好,12月的韓農,不會成為被消費的笑話。

(創意與跳躍,諧擬、重複與悲傷,這便是我心目中的劉鎮偉之真諦。)

34 comments:

劉某 said...

"浮誇"的詞是本年度上乘之作,第一次看到歌詞時,真的,有點給嚇到。

整晚節目繼續的自以為是扮型,其實我已習慣,不過一聽到杜生出場時拿韓農開玩笑,立時反感,後來他們跪拜時台下的反應也不大,我甚至有點以為,那些反應不過是一種同情,同情在台上的表演者,因而給予人道的一點反應。

Martin Oei said...

整個商台經常扮型,可惜型過籠

真想點首LMF的《再見型過籠》俾杜生

Jessica said...

路過.

想平反
說楊千嬅說話得體
倒想忘記她去年她得不到我最喜愛的女歌手時 大聲說 在這裡拿到這個獎 只有三千多人投票 我自己有三百萬港人支持

如此丟臉的說話 是沒什麼人作出批評

從上可見是如此不公平

每個人也有說錯話的時候
但觀眾對她的寬容是怎樣 ?

張學友出道何嘗不是懶大牌

你這樣數說她 我看起來是心有不甘
覺得她很可憐

反正我認同吳君如說 容祖兒平時太傻大姐
說話根本沒架子 她就是欠了一團火才做到天后 這之反而覺得她有突破

這樣有點小事化大

港人心胸是狹窄的

Anonymous said...

jessica,我反而不覺容祖兒的話刺耳,只是覺得跟她平常的形象不同了,我還是喜歡那個有點醜小鴨的她,可愛d。不過奇怪的是,她應該蠻受歡迎的,為什麼好像也受了委屈。

港人心胸狹窄,嘩,就因為有人批評容祖兒不夠得體,就讓你下這個評詞?

葉某 said...

楊千嬅真係好聰明!她知道在什麼位答得體的答案。有一次報導問她妹妹捱飯盒,記者走去問她,她說,多謝大家關心,我妹妹會嫁得好好...之類的答案,明吋暗吋得來又不愠不火。

當年做小娛記訪問初出道的容小姐,印象覺得此姝說話總是沒找到對的詞語,好像很蠢似的。當然我現在已經忘記了例子。不過,看了今年的叱吒後,對容小姐的印象仍沒改變...好似她沒有成長過一樣。

Jessica said...

不是

是因為傳媒和市民因為這些事而介懷

但外國人呢?明星開開玩笑.
大家都不會介懷


不過也許是中西文化不一樣罷

始終覺得容小姐是蠻可憐的

小西 said...

"杜汶澤在叱吒中,劈頭就說「我們終於突破了警方的封鎖線,來到會展!」當時台下,沒有人能把這個諧擬當笑話。這樣很好。12月的韓農,不會成為被消費的笑話。"

好zizek式的uncanny喎!

;p

小西 said...

"杜汶澤在叱吒中,劈頭就說「我們終於突破了警方的封鎖線,來到會展!」當時台下,沒有人能把這個諧擬當笑話。這樣很好。"

好zizek式的uncanny喎!

;p

Adrian said...

Jessica: 我唔明點解會突然間來過中西文化不同。首先,你是不是認為香港的傳媒及市民對待娛樂新聞或明名與中國及台灣的傳媒有一些相似的地方,而這些又是英美法德中各國國內本身各有不同取向的傳媒所沒有的。如果是那是什麼?有沒有什麼確切的例子可以看到?

我一向都對這些所謂的文化差異抱一種比較審慎的態度,我最擔心是這些所謂中西差異常常成為我們為了批判自身地方而建構出來的或美化或醜化的「西方」形象,而現實上發生的事情卻相距千里。一地的文代本身便是龐雜的,如果真的存在這些整體性而又能觀察到的差異,大概也需要更仔細的例子去說清楚吧。

jass said...

容小姐第一句話真係好難頂:"你地唔係噓我係咪呀?!"神情語氣都像黑社會講數, 一點都唔似出自一個見慣大場面的人之口.而且刻意拉車邊話自己”都十年”係完全冇point同造作的言辭.
係, 903係難頂, 但係容小姐好似難頂好多!!

Cham said...

"杜汶澤在叱吒中,劈頭就說「我們終於突破了警方的封鎖線,來到會展!」當時台下,沒有人能把這個諧擬當笑話。這樣很好。12月的韓農,不會成為被消費的笑話。"

果然,有趣的東西還是不被發現的好。所以有些人要盲,有些人要聾了。

TSW,或鄧小樺 said...

各位:

1.娛樂事業果然搏來好感,請各位繼續支持!支持韓農呀!

2.其實以我咁鍾意古惑仔的人,點會唔撐杜汶澤呢?當然是我這篇文章多次被打斷,所以話說得不清不楚,責任在我。現已更新,請各位撐錯了的朋友不要臉紅。

TSW,或鄧小樺 said...

小西:

最zizek的當然是周公子,我只是因為讀書太少和勇於迷戀而時時引用齊澤克而已。

jessica:

我覺得楊千嬅很不蠢,但也不是永遠說話得體。你所引的話果然不是很得體,但那晚她說的話,我覺得又豁達又貼心(juno個心)。

至於鄙人,果然是心胸狹窄,又記仇又小氣。張學友我一直都唔鍾意,而家愈來愈唔鍾意。但容祖兒所說的話並不是「說笑」,而是她自己視為一個很有型的表演。明星難免有表演意識,但急於競爭起來可以很childish,這次無端強調自己都有十年的表演,就很欠說服力,和childish。容祖兒上年叱吒,唱唱下歌,突然說「咦今晚唱左好多首好歌勒喎」;中場無端突然下台與前排的商台高層握手的突兀舉動,如此種種,都好像把頒獎禮當成自己的演唱會。想來,很多人都會像我一樣失笑吧。

你看,我多麼記仇。我無意干涉你同意容祖兒,但重點是希望你明白我到底不喜歡她什麼東西。這比較重要。因為如果我們一直因為同情或其他高貴的情感,而看不見值得反對的部分,那就會久居鮑魚之廁而不聞其臭。

而且,容祖兒身後有整個英皇集團,不必太擔心她。

葉某:嘩,我認識你嗎?

三上 said...

我都支持洪興陳浩男同山雞趙山河;

如果無個人喜好同偏見, 問心容祖兒係唔係真係唱得幾好?

TSW,或鄧小樺 said...

三上:唱得好唔好唔係淨係把聲的問題,仲有一個詮釋力的問題,即係你點樣理解原有作品又點樣引出新意,呢個就係sense同個腦的問題。而張學友翻唱人地的歌一d power都冇,黃耀明次次都開晒巷就係咁解。

我有個演奏級而且識指揮的朋友,好唔鍾意李克勤同張學友,話佢地唱歌冇感情。佢話鄭伊健感情好好。我唔鬼鍾意鄭伊健,但係似乎就算在專業角度來看,唱歌都唔係聲同唱功咁簡單。

TSW,或鄧小樺 said...

both cham and adrian:我現在有plan可以打去英國不用錢,不如你們留個電話到我電郵。t_for_thesis@yahoo.om.hk

我將會堅忍,不因為你們兩個而開一個xanga account。我不能再擴大自己留言的地點。

adrain:

1.我遇到某件你以前經常投訴的事,激氣欲死。
2.jessica好像很年輕,你問這樣的問題,她可能摸不著頭腦。

而且,你的句子仍然很長(雖然我同意董兆銘說你的「文筆」進步了,)。很奇怪,你與人對答時寫的東西,好像比你自己寫的東西更難閱讀。

3.這種「概括不清」的指控我都經常會使用,但我竊以為有兩個問題是使用這種指控時應要留意的:
3.1 該指控與話題之間的互動關係如何;
3.2 這種指控很容易成為滅聲器,因為我們誰都不能概括「中西方文化差異」,這種比較就會傾向於消失。很多寫野不錯的人都會傾向於指涉一己私事而對公共事件、他人視角謹慎縝口,就是因為敏於己力之不逮。這教會了人們謹慎,但也消滅發聲和起動的力量。

所以,我認為應要考究這種指控及其指控的對象在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和發揮的效果,才使用類似指控。就會有人說「人真是脆弱」,我們也不一定要每次駁斥之吧。

jessica的中西方比較的問題較在於,不合於題。我認為容祖兒做了笨事,而不是說了笑話。jessica應該反駁「這不是笨事」或「笨事不該介懷」,而不是直接跳到「介懷是因為中西方文化差異」。

西方傳媒對明星的態度寬容一點,其實是很多人講過的。連台灣的傳媒都會寬容點啦。這與市場的size和單元化程度絕對有關。成個西方市場喎,幾咁大呀你話。

cham:
1.上次的東西還未補完,我承認我措辭不甚恰當,但我為自己辯護的理由,我已經忘記了。

2.關於你的「環境」、逃避論,我斗膽回應一下。為何一旦不是「立場先於行動」,就是被環境推動,就是怕與其他人不同而跟風、不願細想、附和其他人?我不是說這些不存在,但
我質疑「環境」在這裡為何一定是一個只會蒙蔽人的元素。環境為何不可以是一個場域,讓我們的原有脈絡與眼前問題互動。在這種互動發生的同時,我們在環境中佔有位置,原有脈絡可以浮現、具體化、更新。環境裡面當然有蒙蔽和盲動,正如所謂的理性沉思裡面可以有慣性和盲目。如果深刻的反思可以推翻自己的慣性和盲目,那麼與環境的深刻互動為何不能發現矛盾元素去抵擋蒙蔽和盲動?

又舉一例。05七一,你曾說「今年一定要去」,並游說朋友一起去。即使我們本來都支七一,但如果不是明光社打劫,你會有這麼強烈的態度嗎?那麼立場應算是「我會去七一遊行」還是「我認為一定要去七一遊行」?難道兩者沒有分別?難道我們不是在行動中,根據環境的因素再配合自己的各種習慣不習慣,去決定自己的立場?立場和環境不能分開,而立場的真正意義在行動中actualize。a和b都「支持韓農」,而一個為韓農送湯,一個幫韓農搬鐵馬衝防線,其行動actualize兩者的立場的差異。而我們是在整個大環境(不一定是見面)中決定送湯還是搬鐵馬的。

還有,但丁那句話的重點並不是「懲罰」或「恫嚇」(我不知你是否刻意誤讀[非負面用語] ,大家都知社運人士大把無神論者啦),而是表現一種強烈的姿態,揭示在好幾世紀以前,有一個倚仗文字這種抽離工具的著名詩人,如此強烈地感受到表態的重要性。之間的距離,則需要我們自己挪用自己的原有脈絡去理解,在這個時候我們的。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東西是,我們除了被自己所一直認同的東西啟發之外,更重要的也許是在無法完全理解的他者身上找到可理解和不可理解的地方。反用你自己的話,我非常珍惜我們「不如願地找到的自己不得不相信的東西」。(原文:「或是如願地想著支持/反對某些東西是合理,也不見得好逃避的人多少。」)講到如願,難道環境不是比較不如人願?

至於「消費」,我的理解是「不上身」(消費性的娛樂著重「感官」,而「感官」和情緒之間有差別)。「情緒式消費」應該是指沒有長續付出、只為滿足一己慾求地揮發情緒,而不是著重情緒就是消費。不是只有理性冷靜思考,才是付出。

對於中立的人的指控,不是說他們懶於思考,而是他們竟以為中立就是於事情沒有影響,這就像有些香港人說「我對同性戀問題持中立態度」的效果一樣,和所謂客觀中立報導的問題很類似——我們以為不說話就是0,其實世上的重要問題,通常都只有正和負。

我所介意的,是為何你對某種強調與環境互動、強調強烈姿態的論調,其批判如此格套,而對其之捕捉又如此捉錯用神,連召號和威脅都分不出。如果不看你個人經歷那一段,簡直有點報章社評的味道。少少姐少少姐。我認為你的脈絡無法捕捉你所批判的對象(除非你的對象是那些低到一眼即見的人,而不是持實踐論的行動者activist)。我從來不懷疑你在思考上花的力氣,但這有時反對者的重要性不但在於那些我們可以用本身框架理解的部分,還在於那些不能被框架框住的部分。

3.有一個人,真的很笨柒。本點同adrain第1點。

三上 said...

呢個moment, 我只係諗到: 爭咩呀爭 溝埋一齊做瀨尿牛丸呀苯

就正如d千基戀, 人鬼戀, 黎基戀, 震車賤男, 郭羡妮隨處開大, 許志安咀韓虹(嘔)... 哈哈哈 睇完咪老舉埋年囉!

唔洗攪到重激動過自己攞全年女歌手撻q

Jessica said...

re: adrain
我同意你所說,我們常以中西文化不同來美化了西方,從而貶低了自身文化的價值。
也許我這樣說不對, 但我想的是香港抑台灣的傳媒對這種事的接受程度是比西方低。

re:tsw

是罷. 也許我還是不明白你不喜歡她的地方
應該說是我將她的優點放大了


這樣看來,我們真的放大了這件事。

Adrian said...

tsw: 第1 點:深表同情,雖然我唔知你講緊邊樣,我投訴過既野太多。

第2及3點:我不太明白為什麼要求一點具體的例子去表達如「中西文化差異」等論點被認為會變成滅聲器。我反而認為訴諸空泛的文化差異是被廣泛應用,而又常常用得太隨意的地方。因此,我才指出這點。

另外,如果真的有這個差異存在,我會希望知道是怎樣,讓我也留意一下英國傳媒的娛樂版,看看能否作出這樣的觀察。如果談不出差異所在,你們也大可以放棄這個話題,繼續談你們關於容祖兒的問題(不過這個我沒有意見)。我不太關心容祖兒的問題,只是觀察某一些我感興趣的事,扯一扯開話題而已。

至於你說市場size 與寬容的問題我也不太理解中間的關係,如果你說因為可做新聞的明星多一些,所以沒那麼著意捕捉那些細微的說話內容,我倒可想像,雖然這未必是你的意思。事實上我從來也不看英國的娛樂新聞,報紙也只是看網上的guardian(雖然基於好奇,都買過太陽,但實在太悶,無心機睇,其實guardian 都好悶)所以不知會有什麼可能的分別。

Jessica:其實我少睇娛樂新聞,所以實在唔知,不過香港報紙既刻薄我大概理解。事實上香港傳媒係對漫罵係有一種obsession,就算係港聞,我發現每次有判抨,標題都係「XX被轟」、「xx狠批XX無腦」諸如此類,件事係點,呢個意見岩唔岩反而好似唔重要。至於台灣係點我就唔知。

葉某 said...

TSW,攪錯呀!你而家唔識我喇...我是俾你話冇POINT個個呀!哈哈!

小西 said...

小樺:我指你段"杜汶澤在叱吒中,劈頭就說「我們終於突破了警方的封鎖線,來到會展!」當時台下,沒有人能把這個諧擬當笑話"中"當時台下,沒有人能把這個諧擬當笑話",那個場面好zizek式的uncanny下!

;p

張學友支持者 said...

唱得好唔好唔係淨係把聲的問題,仲有一個詮釋力的問題,即係你點樣理解原有作品又點樣引出新意,呢個就係sense同個腦的問題。而張學友翻唱人地的歌一d power都冇,黃耀明次次都開晒巷就係咁解。

我有個演奏級而且識指揮的朋友,好唔鍾意李克勤同張學友,話佢地唱歌冇感情。佢話鄭伊健感情好好。我唔鬼鍾意鄭伊健,但係似乎就算在專業角度來看,唱歌都唔係聲同唱功咁簡單。
-----------------------

唱歌要睇有冇感情呢個道理,使乜使分咩專業唔專業角度睇呀!你位「演奏級而且識指揮的朋友」憑咩話張學友冇感情而鄭伊健有呢?唔係有咁上下專業知識既人就講乜都係從專業角度出發架!
原本唱歌好唔好聽就有一定主觀成份,但你夠膽死話張學友翻唱人地的歌一d power都冇,似乎就同普遍意見相差得太遠。遠既唔講啦,04年既演唱會live,佢翻唱傷追人同小城大事就廣受好評,未聽過咪即管聽下有冇感情囉。係咁易搬個「專業角度」出來就諗住可以一次過踩低容祖兒李克勤張學友,呢個世界冇咁便宜卦!

三上 said...

其實番唱唔出奇
但我都唔係好同意話張學友番唱好

就正如你提及o既演唱會, 你可以聽番:-
- 愛很簡單
- 星晴
- 聽海
- 天黑黑...
真係只係可以

但點都排除唔到張學友下列經典:-
- 每天愛你多一些
- 天變地變情不變
- 藍雨
- 月半彎
- 吻別
- 只有情永在
- 祝福
- 離開以後
- 遙遠的他...
叻到e神許志安咁都唱得唔係好好

至於黃耀明都唔見得係首首番唱好聽:-
- 劃出彩虹
- 再見二丁目
- 約定
- 友情歲月 (無江湖味)
但唱大隻佬身外情就十分精彩

番唱出碟我個人覺得susan wong某些歌 哥哥o既明星同趙學而優先位置算幾好

當然同唔同意, 其實見仁見智, 需要介懷嗎?

三上 said...

【把悲傷留給自己】 陳昇
曲,詞,編曲:陳昇

能不能讓我 陪著你走
既然你說 留不住你
回去的路 有些黑暗
擔心讓你 一個人走

我想是因為 我不夠溫柔
不能分擔 你的憂愁
如果這樣 說不出口
就把遺憾 放在心中

把我的悲傷 留給自己
妳的美麗 讓你帶走
從此以後 我再沒有
快樂起來的理由

把我的悲傷 留給自己
妳的美麗 讓你帶走
我想我可以 忍住悲傷
可不可以 妳也會想起我

是不是可以 牽你的手呢
從來沒有這樣要求
怕你難過 轉身就走
那就這樣吧 我會了解的

把我的悲傷 留給自己
妳的美麗 讓你帶走
從此以後 我再沒有
快樂起來的理由

我想我可以 忍住悲傷
假裝生命中沒有妳
從此以後 我在這裡
日夜等待 你的消息

能不能讓我 陪著你走
既然你說 留不住你
無論妳在 天涯海角
是不是你 偶爾會想起我
可不可以 你也會想起我
可不可以 可不可以
可不可以
========================

【情深緣淺】 黃凱芹
曲:黃凱芹 詞:林夕 編:盧東尼

終於也知道 誰令你傾慕
然而別讓他 來向我轉告
終於也知道 如何才是痛
如蒙在局中 被旁人運送

* 就算是分手 仍然可以
在某個佳節 對我親自說
如何地婉轉 如何決絕
全部在暗示 日後別留戀 *

# 舊日藉著呼吸接觸
這晚卻要借他說舊夢結束
但願是另一種慰解
你怕看見我因你就地痛哭 #

@ 由他引路 由他代勞 由他透露
旁人奉告 也許更好
從他態度 從他自豪 重溫往事
難過又羨慕 @

終於我知道 如何才是痛
如蒙在局中 被旁人運送
Repeat * # @ @

註: 如果未試過認真失戀, 你們不會領略到普通歌詞真正可以給你的痛

11 said...

等我同Joey說句公道說話。

我都唔鐘意佢,但佢今年表現的確比HOCC同千嬅好。商台再對抗英皇也很難做馬到比Paco之將千嬅得金牌。

而在場人士(包括Joey)其實個個都知Joey會攞金獎。但當宣佈時, 觀眾又勁噓佢。

佢得25歲, 明明係覺得自己應該得獎又俾人勁噓。其實佢係受住委屈咁講:你地唔係噓我吓嗎?

而且明顯眼有淚光。

香港觀眾真係太絕。你如果陸運會攞金牌比你噓(而又唔係做馬), 你一定會喊。



我細個都同你打排球,體育精神係要有架。

三上 said...

打錯, 趙學而番唱係叫最佳位置!

TSW,或鄧小樺 said...

張學友支持者:

係呀,「唱歌需要感情」唔駛專業都識講,但係有d人就係聽到一d靚聲就以為係感情囉,就好似有人見到秋水盈盈的眼睛就以為對眼個主人好有感情囉。你可唔可以形容下張學友點有感情?

首先「我同普遍意見差得太遠」,雖然呢樣野冇乜所謂,但我並不同意喎。我正係舉我朋友個例子,去證明吾道非孤。

我再重複一次:張學友翻唱人地的歌,一d power都冇。

三上:我都係第一次聽見有人話黃耀明翻唱〈劃出彩虹〉唔好。你真係好誇張。
另外你可以冷靜少少,而家係好普通的討論,不要急著停止爭端。謝謝合作。

11:我唔係好肯定你係邊個,但係我都咁講。大家噓容祖兒,係因為英皇。當英皇以壟斷式的資本、扯到盡的經營方式和旗下刊物去抹黑其他藝人,根本係一黨獨大。都唔公平,鬥乜野?所以體育精神不是一個適當的聯想。

而且,噓容祖兒的不(止)是輸給她的楊千嬅和何韻詩啊。別把容祖兒想得太委屈太弱小,忘了梁思浩為什麼被掌摑嗎?

三上 said...

黃耀明唱[劃出彩虹]好? 我真係開始懷疑你識唔識聽歌! [劃出彩虹]原唱陳百強, 係電視劇[劃出彩虹]主題曲, 故事藍本係講天煞孤星成成奮鬥史; 番唱變成blue 唔似blue, acid jazz 唔似acid jazz

就正如容祖兒今年唱得真係(好feel)過楊千嬅, 如果夾硬話佢似李笑好, 佢公司質地唔好, 去話佢唔應該得獎! 個個人係咁, 呢個世界有無公義? 唔信你有時間睇一睇容祖兒最新concert 同林一峰/楊千嬅concert dvd; 再唔信? 寫信去廣管局同平機會投訴囉!

每日, 專注談論呢類無聊事情都, 對自己對社會無好處! 磋跎歲月+對唔住自己同阿爸阿媽

三上 said...

重有:
『三上:我都係第一次聽見有人話黃耀明翻唱〈劃出彩虹〉唔好。你真係好誇張。
另外你可以冷靜少少,而家係好普通的討論,不要急著停止爭端。謝謝合作...』

我諗落都係重手d打: 好你個屎忽!
唔冷靜唔理智果個一定係你

TSW,或鄧小樺 said...

本blog開埠以來,都係第一次有人話鄙人唔冷靜唔理智。睇黎三上真係好清楚咩叫冷靜同理智勒。咁不如你正正經經解釋下咩叫冷靜同理智,呢兩者同鄙人或閣下或任何人的屎忽之關係如何,還請指教。

仲有,誠如閣下所言:「談論呢類無聊事情都, 對自己對社會無好處! 磋跎歲月+對唔住自己同阿爸阿媽」,可惜,三上閣下在本blog參與過討論的話題,都係同娛樂圈及流行曲有關的。仲貼左兩首好普通的歌上來。閣下還可以討論些什麼,尤其可以討論些什麼對社會有好處的,鄙人拭目以待。

我直接少少講啦:我最憎人得閒無事人地討論多兩句就話「有乜好爭o者」,因為這種人只是偽和平主義者,實際上不懂得面對及處理不同意見。

如果「多謝合作」唔岩聽,咁另一個講法係「唔該收皮啦」。呢度係鄙人地方,鄙人點都有少少say去決定呢度既氣氛,唔該你閣下,唔好成日講埋d「唔駛激動」、「爭咩呀爭」去停止討論。至於你要講屎忽或者任何器官,悉隨尊便, 不過未必有人理你了。

你唔想傾人地想傾,人地傾乜關你乜事,唔想睇唔岩睇咪唔好睇囉,扯乜鬼冷靜理智呢d你唔了解的野出黎姐,唔該,收皮啦。

TSW,或鄧小樺 said...

為方便各位冷靜及理智咁討論,鄙人就解釋多兩句。

本人原文係指責容祖兒蠢。並無指其得獎應該、合理與否。唔知係邊個將個問題拉到佢應否得獎。當然我在場的話我一定冷笑,噓唔噓睇心情。

至於得獎與否,唔該,先不提造馬分豬肉呢d咁行既講法,一個歌手所謂的表現,係指唱片銷量、受歡迎程度、曝光率。(唱功則好其次,否則twins從未「表現得好」過)呢幾樣野當然與其公司的資本及投注在其身上的資本有關,英皇愈壟斷,旗下歌手就愈易表現得好。在資本極度傾斜的情況下,所謂計表現其實係冇意思既,正如你唔會比較(反對足球中心主義)首富球會車球士同一隊香港波的表現,唔係因為「表現」差太遠,而是他們的運作資本相差太遠。呢d係好簡單的問題。

楊受成一日手握幾本周刊、可以開拍專for英皇的電影、以極度不合理的方式苛索旗下歌手,在香港樂壇計「邊個表現到應該得獎的程度」,都係「對自己對社會無好處! 磋跎歲月+對唔住自己同阿爸阿媽」。所以我咪唔討論囉。

咁樣,係咪真係要討論「番唱需要乜野元素先係有power」?係的話當然可以奉陪,given鄙人有足夠時間。

唔駛你冷靜、唔駛你理智、只要你知道人地同自己講緊乜就得勒。面係人地俾,架係自己丟。多謝合作。

三上 said...

話不投機半句多
你完全唔洗回應我, 因為我開始唔想睇你打o既任何一個字

TSW,或鄧小樺 said...

致除三上以外所有的讀者:

話題依舊開放,想講野即管講野。呢度唔係話任何一個人想睇或者唔睇任何野就可以既,連鄙人都唔可以100%控制訊息流動。鄙人亦無意控制。

你認識的i said...

小樺,真係好勁呀!有po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