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2006

剪舊

突然在網上看到一篇陳惜姿收山後客串的訪問,訪問許仕仁的。well,有一點點避重就輕並給許臉上貼金,尤其節錄版;但其中高手的機鋒偶露,因此而更如寒芒微閃,之奪目。

這不是最精彩的一段,但短,適合分析:「只求完成工作,不求邀功。這樣的左右手,任誰都夢寐以求。」後句提供語境來低調扭轉前句的讚美,這就是機鋒——一落下乘就成了刻薄。而且,有度:這樣一個迴環過去,只覺訪問者和被訪者平起平坐,和一般庸手那種「絆馬腳」的寫法,在整體層次上相去甚遠。直身平視而不會踩低人地抬高自己,是為有度。

羨慕。

2 comments:

陳志華 (gucao) said...

謝謝小樺推介。

記得多年前在灣仔一影音店見過許在選購影碟。據聞他曾經是電影愛好者,三十年前做過「第一映室」電影會的主席,協辦過第一屆電影節。

TSW,或鄧小樺 said...

不敢說推介啊,咁慢……

係啊係啊,佢好似藝術家咁架,講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