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2008

閉關哀鳴

上一次忙累到流眼淚是在大騎劫發佈會之後的朗誦會上,聽到葉輝的〈A1頭條〉裡那些燦爛的謊言,忍不住悲從中來。廖偉棠向葉輝取笑:「你一讀詩,她就感動得哭啊。」葉輝叔叔眉精眼企輕描淡寫:「佢攰得滯姐。」都對。

這就是〈上一次流淚〉了:「如能為你哭/哭得出眼淚/失眠,至少能睡」。簡直比論文時更糟。中女悲歌是,每一晚睡上床,腦中大亂一小時後,再開燈搏殺,搏黎搏去都係茫茫大海,根本不可能做得完,而且比平時更慢。別的工作不算,如果每天只寫出一篇稿,就萬劫不復——我何德何能呢,怎麼會來到這種生活方式裡的呢。連流淚宣洩的福份都沒有了,祈禱時間停頓吧,或者乾脆讓我猝死算了。你看願望一個比一個大,正是「be realistic,demand for the impossible!」

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本blog十日不update的話,可以代我報警——不過到時都有異味傳到隔離屋了,想來也不用勞煩大家。大家都忙呢。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

1 comment:

積克森波 said...

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