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2008

願望與力量



今年異議聲音的一段自由jam歌。遲了開機,聽了半晌你會發現那是熟悉的歌,後來你會發現,那是我們共同的願望。純為紀錄,畫面搖晃(upload後黑得看不見自由戰士的翅膀),因為我不唱歌不與人同坐只在黑暗中流眼淚。北京來的南方周末小組組長淡雪說,北大的同學會從六月三日晚開始,徒步從木樨地走到天安門,就那樣走,就那樣坐,於是我想把這段錄下來給國內不相識的這些朋友,僅僅是為取暖。有朋友來電郵說,明年,她不想到維園了,想到天安門去,就那樣坐著,抽煙等天亮,於是我想讓她聽到video裡最後兩句歌。同一世界,同一夢想,平反六四。

附:廖偉棠:來到文化中心廣場回到維園

中段唱到:我們都依然一無所有/我們要在廣場上歌唱——兩句之間有何因果關係呢?由是我哭。n離開維園時跟我說,看情勢只怕兩岸統一比平反六四還容易。啊,六月四日,距離北京奧運64天——同樣都是沒有因果關係的,然而竟然冥冥中是有安排。我竟然訴諸天命了。這就是願望的樣式吧。

2 comments:

dbdb said...

這是我喜歡的短歌:

何處有仁,何處有愛,何處有仁,(xx)必常在!

(括弧內可隨心願填上)

她 said...

聽見了。當然也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