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2008

一件小事

因為在豆瓣看到了許多朋友突破網絡禁制、還有不相識的國內朋友想紀念六四的熱情,我在香港文學小組發了一個叫「冒死發言」的帖子,將廖偉棠去年的一段話,隱去日子,地點改名,逐字分行以避過網警,跟大陸朋友分享。豆瓣沒有刪除我,卻是小組管理員冷言指責我不負責任令小組蒙受風險,順帶附送大量「政治立場偏激」、「徒添傷亡」、「自high」之類的嘲諷,這位管理員是一位香港大學生。

蟲豕不能造成多大傷害,正如一些連邏輯三律都干犯的指責。但讓我耿耿於懷的是,這些話真是只有香港人才會說的——以我經驗,大陸人不會認為「不妥協者要負全部責任」,只有香港人會認為,犯禁的後果全是犯禁者的責任。香港的自由,反而令一些人不知道自由是需要捍衛的,比少享自由的人更保守。不明白政治、拋出一大堆主觀判斷(偏激、沒有effect、徒添傷亡),但同時卻拒絕討論來保障自己的安全。無知、封閉、卸責、不懂與人溝通,香港很多這樣的人,叫人意興闌珊。也覺得丟臉,是因為同時看見梁文道小組(http://www.douban.com/group/wendao/) 組員二千多人,討論熱絡不絕,收藏大量小組資源(不止是缺乏討論的書籍),曾經出現過刪帖(關於四川大地震),活躍組員C貼出與那件事有關的視頻 LINK;而無論刪帖事件、貼LINK,大家都是指出刪帖是豆瓣不對,貼LINK不會被刪,從來沒人說過那種港式嘲諷。香港人保守起來,是可以比大陸朋 友更保守,更不理解規則,更不懂得管理一個好的網上討論平台。

在豆瓣的官方電郵裡,解散小組、封禁、封號,都語氣禮貌;觀乎其它組,其它大陸網友,就算呼籲不要犯禁,語氣都是友善的商量(「珍惜社區之存在」)之類。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大家其實心裡有個共識,網絡言論管制在本質上是不合理的,妥協是請正確者屈就,主事者有難言之隱。這不只是出於理念,而是從自身的自由被禁 制中體會到的。而這位大學生管理員那種無禮、自己什麼都不用幹而責任全由別人承擔的姿態,比豆瓣官方及大陸網友更不將言論自由視為原則或前提,因此 是更不正義的。
      
大陸的網上社區運作之好令人羨慕,也許是因為它們有比較好的板主。高登討論區,管理員被架空、嘲笑,就是因為他們進行自我審查,不尊重使用者,因為使用者的政治立場而ban戶口、刪post。「高登admin」因此還被立為香港網絡大典嘲諷名詞。

而且,我的留言連指責政府都沒有,只是提供一個悼念的方法,已經被指摘為政治激進。我但願不要再於有關文學的事情上遇到這樣的人了。

2007年1月,因為聽了陳滅在皇后碼頭的演講,回來寫了一篇文,認真加入香港文學小組。歷一年半,收藏書籍數十,認識友鄰數十,發帖48、討論難以數計。2008年6月4日,意興闌珊,退出香港文學小組。另立「香港與文學」小組,邀請有興趣的朋友參加。而那位大學生,已經若無其事地參加了,並同時繼續在原小組大言炎炎。在夜裡我跟自己說話,要自己調整心態:1. 遇到無邏輯、厚臉皮的保守怪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2. 就算人人都看到真相,也總有某些人會落到近乎孤立的位置(而這本來就是六四的情況);我不應該指望文學世界比別處潔淨。

3 comments:

Martin Oei said...

你對這位大學生管理員太斯文

對這挺香港膠人,必須斬首示眾之。

(香港很多討論區的縱容土共,與五毛同流合污的硬膠管理員,我都想逐一示眾)

TSW,或鄧小樺 said...

思存本想建議我和他一起做管理員,該位大學生管理員扭曲他的意思:「如果整件事是因為有人要做管理員,也太醜陋了吧。應該不是的,應該不是的。/現在沒什麼不好,有人反多元,不喜歡任何反對聲音,把某些行動神聖化,無禮對待其它外地會員,可能也比我更無禮。/現在有人另開小組,矛盾地證明了本人一直支持的多元,是好事一樁呢。」

我真是訝異,怎麼可以有這麼滿腹惡意而又口是心非,並對自己的虛偽沾沾自喜、視為勝利的人呢?這是政府打手的level了。

小狼 said...

>無知、封閉、卸責、不懂與人溝通,香港很多這樣的人,叫人意興闌珊

未必是「不懂與人溝通」,而是「不肯與人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