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8/2008

因為手頭上的單行紙用完了,突然就好像hang左機那樣了。工作已經像俄羅斯方塊壓下來,我則好像跌在另一個次元裡迷迷茫茫,大概是到頂了。只有鏗鏘如h,教我儘管是崩潰邊緣、到頂瀕死彌留,到底是滿口噙香的。這篇看來看去,十多次,終於全篇引用如下,如果我過勞猝死或者終於瘋掉,可作墓誌銘。

可笑的X(一)

我 叫你豬頭炳,我又叫自己做豬頭炳。由有頭髮邊個想做辣哩,到話俾人知自己係辣哩,大約係由筲箕灣赤腳行去上水既距離。好攰又訓唔到中間又隔住什麼。我們跟 他們又隔著什麼。我地以為坐到最後果行,上堂望出窗外面,聽Discman,教孟子時讀蘇軾,教蘇軾時讀戀人絮語,以為可以避過,避過,避過輕蔑,避過崩 口碗,避過被剃眼眉,避過兜口兜面,避過照頭淋,避過被遺憾。後來發現D野跟人,我同你連命理都不研究。佢地好似篤串魚蛋咁易,篤完仲可以諗,諗完又可以 嫌。你知我成世人,就係羨慕人地好開心好無辜咁篤魚蛋。

引自看不開

(據說我條命多小人,再加上D野跟人,咁唯一辦法,就係遇到小人時,令自己仲開心過未遇到個陣。讀理論致令感傷,學邏輯帶來歡笑,猝死或瘋掉為無上至福,我超級平安。)

5 comments:

TZ said...

咁想問下你依一種超級平安0既0既心態係由幾時開始訓練出梨0既, 同埋你有冇任何秘笈可以傳授?

tsw said...

是豆友tz嗎?

就是很辛苦很想死但無法死去的時候訓練出來的。秘笈?或者是讀zizek吧。

TZ said...


是douban tz
你的list中那麼多人,
以為你不會記得我。

tsw said...

嗯,因為你加入了有關精神分析的小組
我們以前有沒有談過話?
抱歉我現在老人痴呆

tz said...

有。我未grad已經見過你。你見到我就會認得我。互相極度不熟。在中大四十年見過一次, 不過之後你(地)冇再搵我。在文星巧遇一次。又於某晚係皇后見過你背影, 你應該剛由大會堂出梨, 不過冇叫你。打網球詩人教授及清秀台籍教授都曾/現在係我地0既supervisor。我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