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3/2008

難得

大家從工作堆裡爬出來,帶著一堆鬼五馬六的東西大鬧婚宴,迫男生綁上粉紅蝴蝶結,像黑社會吵著「接吻!接吻!」,旁邊文人雅士為之側目。把自己變成奇觀,擊倒沉悶婚禮!一靜下來,大家就埋首校對。大概很少婚宴桌上有這麼多的筆。

新郎致辭聲震;聞得被丈夫多謝,新娘就哭得好似是要嫁去南洋。我們訝然發現杜小姐用餐巾擦眼睛,她反瞪我們:「做乜?唔覺得好感動既咩?」婚宴簡約,而後來我發現自己筋疲力盡,彷彿也大哭了一場。

婚宴完結,我們在尖沙咀街頭開會;之後去酒吧飲野(內容仍然接近開會)。各位親愛的朋友不知能否明白,有時陪喝一杯酒對我而言代價如何之大:喝一杯pina colada,就失眠到次日中午12時(接著錯過所有約會),效力猶勝red bull。



我們夾份送了簡單到成為困難的花瓶,圖為陳列貌。迥異於一般的花瓶邏輯,盛水部份範圍大而深度淺。配合這樣的花瓶,要找到只須這麼少滋潤的花,實在是很難得的。





我還遺失了相機套。不知主家有冇執到?

5 comments:

陳志華 (gucao) said...

(細細聲)小樺,係pina colada啊。

TSW,或鄧小樺 said...

黐線
即改

Eric Spanner said...

來緊晚秋,阿L會嫁阿S,等o係喜酒上見你再展功力!

鄧正健 said...

係lor,冇理由飲野變左開會,應該風花雪月先係……

李智良 said...

澄清,蝴蝶結是自願戴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