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2009

拒絕

幸得高人指點。

我曾在豆瓣,因為貼幾句紀念六四的詩,而被一個小組的管理員,網名范子s的,指為政治立場偏激、危害小組生存。本來我一直與范子s激辯,但當他使用「政治立場偏激」來label我,我就馬上退出了小組。結果那帖子連豆瓣都沒有刪掉,小組的活躍成員卻因辯論而大多與我一起出走,轉向了「香港與文學」小組。(按:豆瓣的帖子突然被豆瓣官方刪除,有關記錄請見這裡。)

范子s是網絡上有點人認識的文學青年。書讀得不少。那次辯論,網友如陳某、思存、伊卡等都參與過。我認為范子s長篇大論、亂引理論然後亂解、在語言和邏輯上有繁密不可勝數的核心錯誤,而且喜歡把責任全推到別人身上,這些看法普遍得到參戰的網友認同。例如當有人說他沒有好好運用管理員的權力、擔當管理員的責任時,他作出以下解釋:

「管理員」:有個人叫 「陳樣衰」,雖然佢個名叫樣衰,係唔係等如樣衰?他有「樣衰」的權力,但如果佢個樣一點也不樣衰,單憑他的名字就把它歸納為樣衰,是簡單而充滿偏見的表現,更是「沒有觀察力」的表現。我是一個管理員,我也不是一個管理員。以為管理員是我唯一的身份 (以為管理員是我有perform的一個identitiy) ,並作出無理要求,是你不能意識到身份只是一個意識形態下的建構(construct),並非一種可實體化的「本質」(intrinsic essence)。
  
以上不是特殊例子,類似巨型謬誤范子s可以一段製造一個以上。分析范子s的邏輯謬誤,給我們不少快樂時光。後來因為數量實在太多,玩到厭了。 有朋友懷疑,他一直在看我的blog——所以我一直猜想,本blog讀者裡恨我的不少。我從來就是背負恨意在維持這個blog的。

但我今天想改變做法。以前大學時上莊,六四是基本檢驗點:如果六四立場沒達到基本一致,這支莊就不成。現在看來,這真是一個良好例證,教我們如何把人群分殊、看清自己的路。現在是消費社會,讓一個人無法消費就是打擊其在社會上存在的主體感。所以我要很衷心地說:那些會認為紀念六四就是政治立場偏激的人,我沒當你們是我的讀者,本blog不為你們而設,我沒責任及興趣去cater或entertain你們,過主啦唔該。

貼紀念六四的詩都被扣「政治立場偏激」的帽子,這是荒謬的事。確實,范子s和陳一諤,都是港大社會科學院的。這次關於陳一諤的筆戰,因為被轉貼到反陳一諤的陣營,所以惹來不少話都講不好的人,有的突然一付顧客口脗,有的有「妄想陳一諤被迫害症」,一個不好彩,可能都是港大同學(必須指出,陳一諤的語文能力比這些人都好,怪不得受他們擁護)。我不是港大人,不知道港大發生了什麼事。不過幸好這些人都來得有因,是因轉貼,是因舊仇,不是隨便就可以遇到的。前天與前輩談通宵,他淡淡道,左派陣營這些年來對港大做了很多滲透——前輩不是什麼死硬民主派,「滲透」這個詞都會出於他口中,看來只能是事實。他繼續淡淡道:我有生之年也應該看不到六四平反;再過十年,要求平反六四的人可能已經成了異端了。我一時大慟,說,不要這樣說,不要這樣說——但一如陳滅我轉瞬又反彈:既然將來我們可能會成為被打壓的異端,而此刻我們留手對方將來也不見得手下留情,那麼現在就把握機會,去到盡!所有壞消息我們都消化了。

7 comments:

Kongkee said...

我是讀者!我是讀者!爭住認~~~

李智良 said...

如果香港大學曾經是殖民大學/殖民地大學、培育管治階層「菁英」及他們的僕役,它本身就是一種政治地標、也是管治機器的一個構成部份,進行「第二次殖民」的人要拿下它,戰略上很「理所當然」。問題是,我們抵抗的條件、可能在哪?我們手上、心裡有甚麼可以與之抗拮?

隱約覺得,在支持和「反對人們反對陳同學」的種種意見中,水份很高。那水可以淹沒、可以覆沒好多事情。於是我們抵抗的條件、可能在哪;我們手上、心裡有甚麼可以與之抗拮,變成非常廹切嚴峻的問題。

歷史,或歷史上發生的事可能、可以沒有道德、違反道德、非道德或超道德。實在人類歴史就是血的歷史與反抗的歷史。

但,今人對歷史、或對歷史上發生過的事,有道德感、有道德責任。因為將來一代二代只有從今時遺下的憑證與存記,嘗試貼近歷史、傾聽死者、也看見今天的人。那個道德感、道德責任必須是現世的、政治的。

如果說記念89年六四死難者的人叫「政治立場很偏激」,我們不如說,政治已經離席,而這個事態非常偏激。

夢圓 said...

唉,對於平反我也是非常悲觀,是因為那個政權的本質問題。

借用忘了最近從哪裡看到的文章中的一句:人間正道是滄桑

Anonymous said...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蒼桑。
詩寫在毛澤東驅軍千帆過江之際,當時的正道,下開文革、屠城之舉。
那--甚麼是「正道」呢?

paulymh said...

我一向用我寫我爽,我管你死的心態去看讀者的。

vampire-kiki said...

而此刻我們留手對方將來也不見得手下留情,那麼現在就把握機會,去到盡!所有壞消息我們都消化了。

極同意以上看法,對嗰班poor guy仁慈是對自己和自已的理智酷忍。

kin ko said...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345150/

呃...你想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是不是沒有了?想看。。

﹣新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