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2006

冷靜而愉悅

今天不知是什麼運氣,一大早就跟李某在msn口角了兩句,然後接連在網頁上找到一些令人歪嘴的東西。既然人家都不怕丟臉在網上寫出來了,那我也寫兩句,以正視聽。

後面還有;幾點意見說在前頭:

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唸過福柯就不否認權力的存在(當然它的運作型態必須細考),讀過布爾迪厄的人也不敢否認文學亦是一個多種 力量與價值在其中操作的場域。因此,每次的受賞識或不受賞識背後都有多層的原因。問題是,不要把自己不受賞識的原因單一地外化為陰謀或人際關係的結果。更不要一邊背地裡目空一切地嘲諷,一邊又要向「有勢力人士」靠攏。這種行為叫輸打贏要,這種態度叫犬儒。

作為一名寫作者的意見是這樣:把作品寫好了再說——或者,再退一步,寫了再說。對自己受/不受賞識的原因深入之分析,應該是成為自己更堅實地堅持探索寫作的原因,而不是為自己的失敗開脫的藉口。就日記所見,這位網主madbody好像寫得不錯,請寫了再說。不要將《字花》作為你的藉口,作為失敗的藉口猶自可,作為不創作的藉口,則只對你自己有害。《字花》創作稿不是我審的,我無權影響創作版編輯決定,而且,你現在罵了《字花》,為了面子,可能更會登你呢。

另外,說別人出了名成為品牌這種話永遠錯不了,但如果在批評的時候其實連人家的作品都未看過,那麼也只是丟自己的臉而已。

誰的什麼名聲都不重要,倒是我城年輕人、寫作者的心態應該要更加健康。我竊以為我們應讓堅持自己、同時自我反省尋求進步的資源,而不是一邊很自覺地衝過去玩虛偽的遊戲,躲起來就目空一切。

原文在此,修剪如下:

Commented by lovely sherrie at 2006-06-12 18:56 x

荷西跟三毛永遠是一對的。小時候就很羨慕她,得到一個這麼愛她的丈夫。而且荷西的死又這麼淒美。很能滿足我當悲劇女主角的願望。
王貽興有十萬八千個靚仔!不過他很自戀,網上就能找到他的一大堆自拍照(啊果然跟我一樣招搖)。呵呵我找到他跟他女朋友的合照,我比她要漂亮多了,就讓陳婉容找機會把王貽興搶走吧。:PPPP(oh又自戀了,sorry )
關於字花--討人厭的才不是我呢。我想是我不適合他們的圈子吧。早前朋友借我一本《字花》,揭開目錄,就是一大堆舊雨故人的名字。也真有點唏噓。假若陳小姐「順得人」一點,大概名字也會出現在《字花》上。不過這也好,扭曲本性不像我。
baby,際遇有時比實力更重要。除非你想像vangogh一樣,死後才有人賞識吧。唉,陳小姐愈來愈勢利了。
不過我是認真的。你有興趣的話,介紹你不是一件難事。[...]

Commented by madbody at 2006-06-12 21:15
lovely ms chan chan:我就知道你喜歡轟轟烈烈的烈火青春......=.=如果我有荷西這麼一個老公,我就不會讓他死掉...(不過也不由得我)
王貽興!那些自拍好噁心...=.=他的女朋友臉上的粉可以用來幫我家上漆。不過和王貽興很襯。
陳婉容認識王貽興嗎?他都是《字花》人。
據我所知,《字花》人裡也有些很討人厭的人──自以為自己很有才華的自大怪。你和哪些人有仇呢?
唉!如果你「順得人」一點,就不用介紹我給他們啦,認識你已經夠了。哈哈哈。你看你的任性還影響我的前途呢。
我當然是有興趣的。...VANGOGH太慘了。死了後出名根本與他無關了。
那就麻煩你撘一下橋吧MS CHAN CHAN。我成了名一定不會忘記你的。呵呵呵。:P
不過要怎麼介紹呢?[...]

Commented by 陳小姐 at 2006-06-13 05:02 x
你兩個榜都放完了,辦好凡間的瑣碎事,我再把你的作品給《字花》中的有勢力人士吧
《字花》的總編輯鄧小樺,是一個重逾200磅的女子(對不起,這是她的標記),我是在04年認識她的。第一次見面--她在我深愛的周保松面前,在沙發中滾來滾去。對,就像一個笨重的陀螺,或大滾筒。我那時就知道自己不會喜歡這個人。不是因為她胖,是因為她不知道儀態為何物。
鄧小樺曾經在一個新詩比賽中擊敗王貽興。王貽興是第三名,鄧小樺是冠軍。第二名的,叫譚槃禧,也是一個傳奇人物。你很應該認識這些《字花》揸fit人,要不,恐怕我把你介紹進去,你最後還是會給人家硬擠出來。又或是,你也跟我一樣,再沒法忍受那些所謂文人界的混沌空氣。
唉,說來真可惜,本美人竟然不認識王貽興,倒是認識鄧小樺和譚棨禧。浪費了貽興呢 (:P)。不過,如果你收到我的msn msg--我應該有一個訪問他的機會。我希望能夠成事,拭目以待吧。
(點睇都係我同貽興襯d啦,你幫佢唔幫我都有架)[...]

Commented by madbody at 2006-06-13 19:06
陳小姐:哎,如果有勢力人士說我的文很爛那怎麼辦...555
果然是鄧小樺,我同學也不喜歡她。據我所知討人厭的人也是她。
原來肥的那個就是鄧小樺啊~~看起來很無害。
在沙發中滾來滾去?你們到底是在什麼情形下認識的?很少人會在沙發中滾來滾去吧....(尤其在別人面前=.=)
哎呀...我也很肥,你會不會因為這樣而不喜歡我?
鄧小樺出詩集的呢,不過我沒看過。看來我應該好好刨刨他們的文。到時候最好對他們讚美一番吧,呵呵呵。鄧小樺幾大?
文人通常都是最虛偽的呀......這樣說感覺很可悲.....
什麼MSN MSG?沒收到呢。如果你真的成功訪問貽興哥哥記得告訴我。
不過無論怎麼說,我都覺得你和他不襯。呵呵呵。不只是外型,性格也是。太相似的人通常都相處不好,我是為你好。:)[...]

Commented by 又是OL陳小姐 at 2006-06-13 19:35 x
鄧小樺,哼哼,連你的同學也說她討人厭吧。她的稱吮是文壇林黛玉,那我想,我也應該是文壇李嘉欣。
她從前是中大報社的老鬼,我們就是在莊房中相識的。她滾進沙發裡的時候,連茶几上的東西都給她震跌了。\__/我那時很想大叫:「周生,有危險,速逃!」
我就是胖到她這樣子也不會這樣沒儀態。你也不會的,我相信。
鄧小樺寫東西是很在行,不過做人就很不濟。她的詩跟她的人完全是兩回事。(我希望她不要search自己的名字找到這裡吧…)
我跟她襯呀!!!!!我唔制!他年紀只比我大六年,太完美了,他一天還沒有結婚,我就要繼續以他作為男朋友的指標(及目標),哈哈。貽興 :3[...]

Commented by madbody at 2006-06-13 20:09
陳小姐:我現在更不想她自戀地SEARCH自己的名字然後找到這裡...應該不會吧...
因為我現在想罵PK。原來她一開始也是想讀PSYCHO!!!
我呀我呀~~~~~~.......>.< 但剛在網上看了她幾首詩,是真的寫得幾好,而且感覺輕柔,像充滿憐憫的人。文行不一呀! 文壇林黛玉..........好寒....誰起的? 唉唉......看過幾篇關於他們的報導,突然覺得很灰。
忽然間覺得《字花》HIT起不是好事情.........是因為好文章而紅還是因為品牌而紅........
恐怕現在王貽興謝曉紅這些名字已經成為了品牌。
那你快點接近貽興哥哥吧XDDDDD。然後再勾引他,,卡卡卡。[...]

Commented by 陳小姐 at 2006-06-14 07:53 x
啊?以我所知,她不是一開始想讀psycho。她是轉系轉到中文系的。不是嗎?
哈,說起文行不一。其實我們又有幾個人是文行一致的?很多時候都是掩飾。不過,我們的粉沒那麼厚就是了。
都不知是誰起的。至於謝曉虹,是文壇蔡依林。真的很寒。
作家成為品牌也未必不是好事。在香港,寫作有自己的嘜頭,都算是一件蠻成功的事。你也想別人看到一篇文章時,會認出是你的手筆吧?總不好牛頭角的張師奶寫的都一樣。
對,勾引他……這也是陳小姐的強項。不過他好像很長情啊!他愈長情,我愈恨得牙癢癢。幹嘛這麼好的男人我總是遇不到?唉……(感懷身世了)[...]

Commented by madbody at 2006-06-14 15:29
陳小姐:我看到介紹說「她放棄了心愛的心理學,進了中文系...」
如果文字和本質一樣粗糙就糟了。除非你天生麗質啦。我自問不是。
而且經過大腦反覆思考的東西總是不同。:)
文壇蔡依林=..=...劉芷韻是什麼?
作家成為品牌對作家可能是好事,我怕對讀者不是。很多時候會讓人忽略了品質。
最後大家可能只是覺得潮所以才說自己喜歡某某某作家,而其實根本看不懂。[...]

***
事實更正:

1.《字花》迄今尚無總編或主編制度,據我所知啦。
2.王貽興並非《字花》編輯。
3.鄧小樺體重尚未抵達200。講真,與這位陳婉容小姐一齊秤秤,還不知誰輕誰重。
4.鄧小樺唸過一年心理學,之後轉往中文系。換言之,有現在的很多心理學助教都是我以前的同學。放心,很久沒聯絡了。



個人意見:

在本人的大力宣傳之下,本人沒有儀態已眾所周知。不過本人竊以為「儀態」這種具有階級色彩的意識型態是值得反省的,它不但將某個階級,尤其是統治階級的意識型態視為普世需要持守的價值,同時具有許多刻板的性別定型。同時,它也是許多建制機器用來鞏固統治的手段。一個嫻靜又有儀態的女子,可能比較傾向容忍家暴,也傾向放棄爭取人生,迴避衝突,遵守被主流所認定的禮儀。當然不是所有禮儀都錯,但對禮儀不經反省的遵守,才是禮儀的最大敵人——因為它令禮儀刻板化。簡單來說,離開這種「要高貴」的階級想像,在沙發上滾動有何問題?

此外,我認為文學應該衝擊既有的審美標準。我的意思是,如果真的要把我在沙發上的姿態醜化,那麼「笨重的大滾筒、陀螺」就是太沒有新意的修辭,因為它既過於一面倒,又重複而不增加新意。

「文壇林黛玉」源起本人,由謝某添加油醬,是一個不好笑的笑話。誰要藉此顯得自己惡意,或者沒有理解能力的話,也不由我阻止。不過值得一提的是,我對「介紹」這種場合已經非常不適,還要加上「讚美」?!請千萬饒了我。

一點補充:

這位叫陳婉容的小姐,是我在學生報認識的,交談不夠20句。學生報四月上莊,然後她六月之後已經不見了人,沒再上過去做野,但成為了星期日明報「八字頭點評」的寫手。我比較清楚是因為學生報太不夠人手,我這種畢業已久的也不得不回去,幫過好幾次忙。在僅有出席的會議中,她通常不發一言,從不正眼看她與一起開會的人,缺席會議毫無解釋,之後就成為明報「八字頭點評」的寫手。不知道在應徵期間有沒有提到過被她徹底遺棄了的學生報。

我相信《字花》裡除了我沒有任何人認識陳小姐,沒有任何人想請過陳小姐加入《字花》,談不上「我不適合他們的圈子」,此話若非搞錯,就是想像,假如不是抹黑。所謂「名字出現在《字花》上」,是指人山人海裡的扮路人拍照嗎?從這一點就可以推「把你介紹到《字花》不是難事」?本人不覺得與陳婉容小姐有任何交情。是否陳小姐這種虛構的交情落空,就可以推說是《字花》把誰擠出來?陳小姐還好像忍受過「文人界的混沌空氣」?我出席這麼多文學活動沒見過陳婉容小姐,看這麼多文學雜誌沒見過,近年來的文學獎揭曉也不見有。哪來一副歷盡滄桑的樣子?又要扭曲事實來抹黑人,又要招搖撞騙狐假虎威,人在做,天在看呀。

我喜歡筆戰的原因是,筆戰預設有對手,換言之預設了他人在場,就不會肆無忌憚地說一些丟人的話。本人歡迎與madbody或者陳婉容小姐討論文學,尤其陳婉容小姐的文章在下也看過幾篇,個人認為改進餘地頗大。至於陳小姐認為我「做人很不濟」,不知何謂之「濟」,是不是在背後罵了人又得好處才算「濟」,本人也樂意討論。

30 comments:

杜 said...

真係痴撚線的……

Mr. Y said...

oppps!

路人甲 said...

都是些自以為是的無聊人罷了。

Dead Cat said...

(sorry, 純屬八掛, 好好睇...) 小樺, 我正在office 吃微波爐飯, 讀到"她在我*深*愛*的*周*保*松面前,在沙發中滾來滾去。"(**我加的), 差點飯也噴出來... 但我總得佩服她們全無保留地把(性)幻想對像公開...

為什麼她們要執著於能不能擠入"字花"才算"文壇"一分子呢... 香港自古文學雜誌此起彼落,要麼她們可以自己搞一分.

圓形 said...

她們如此看重儀態--難道在網上公開說,自己比別人的女友漂亮、要把王貽興搶到手裏、說自己是文壇李嘉欣、以批評別人的外形來達到自我感覺良好……不比在沙發上滾來滾去更沒儀態嗎?

路人甲 said...

圓形說得對!
況且她完全說不上漂亮啊!

TSW,或鄧小樺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TSW,或鄧小樺 said...

我想向大家解釋一下「杜」為何要講粗口。因為他是被陳小姐遺棄的報社莊員之一。

deadcat,講到(性)幻想,我還記得那首辦公室詩產魚加英文歌啊,我常常想教那首詩。你寫得那麼好,被你加**也無問題。

其實若我一個人被罵,是不用這樣長篇回應的。不過,當我想到有人search《字花》而可以看到這種不盡不實(搞錯事實)借位攝位(扮同《字花》有關係)的文字,那麼我也不該浪費網路資源,寫上幾句。

我想補充的是,以中學生來說,這位madbody其實寫得還不錯,她有要求自己(選一個難運作的網站),也有反省權威(質疑謝師宴點解要著得grand),也不美化自己(買不到衫的時候怨自己肥)。可能是誤入歧途不幸有個這樣的補習老師之類,但她其實早早已經寫得比作為大學生的報紙寫手陳婉容小姐,好很多了。我是不想看見有潛質的人,這麼小就自覺的玩虛偽的遊戲。我參加比賽輸到數唔到幾次,到現在投稿還會失敗,在各個討論區裡單身鏖戰,還未嘗覺得人家針對我或排擠我。年輕人,健康少少啦。

(老實說,我想其他《字花》編輯看見無端的讚美,都會感到為難、想逃走。被這樣捉錯路,感覺簡直等同侮辱。)

路人甲:你這樣沒頭沒尾地說一句,不妨慢慢講清楚。這種點評式無主語句子有抽水之嫌,太像兩位小姐的八卦。

圓形:還有一點,就是「儀態+八卦」。若真的像《嘉比愛》(或《包法利夫人》啦)那樣被上流階級的禮儀束縛入骨,那到底也是一種藝術典型。但有些女子表面要求儀態,躲起來卻髒得很,根本違反真正的禮節——那麼,也是一種藝術典型:虛偽與庸俗。

我都識喎 said...

係呀,呢位陳婉容小姐,成日講到自己好唔順得人咁,但根據在佢D上司、長輩口中,佢都不知幾咁乖巧呢。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咪呢D囉。學野啦你班蛋散。

蛋散 said...

這種人不配寫字.

李智良 said...

又關我事!?那齣戲最後用$$解決了,不是有錢,而是跑不動,用$$換今晚安眠,恢復,並能於明天清醒。搞到妳覺得自己運程差起來,算我該死。

至於那些流言,若不是**忌恨**,我不知道是為甚麼,關於這位陳小姐惹人憐惜有很多人覺得不值的那種說話,要說我都好有資格講足三日,乜乜小圈子乜乜藝術圈,但公開屌人的說話應該講得有點水平,分清自己忌恨著甚麼,是"才"?是"色"?是虛榮?還是那種顧盼自身惡俗以為是才情不覊?

而且字花那麼幼嫩,才只不過出了一期咁多,賣得一千幾百本有找,如何成了一個利益圈?

明眼人看 said...

兩月一期園地有限,一蚊三/四隻字稿酬微薄,不過是萬眾期待像一個大舞會,而竟然自己沒份參加所以亂找原因假設自己被迫害被孤立。寫成咁,我就贊成孤立佢啦。

陳志華 (gucao) said...

關於儀態,如果說「在沙發中滾來滾去」就沒有儀態,那麼在網路上的公眾空間一邊無的放矢,一邊貓兒叫春,又是否稱得上有儀態呢?如果她說聽到「文壇蔡依林」這個開玩笑的稱號覺得「很寒」,我看見她公開表示要勾引王貽興,更寒……我寧願「在沙發中滾來滾去」了。

一樣米養百樣人 said...

修心養性才叫有修養。禮儀可以理解為修養外在表現之ㄧ,但遵守怎樣的禮儀才算恰當,在不同時空也有不同的規矩。「在沙發中滾來滾去」,如果在正式場合,我想再不注重禮儀的人還是不會這樣的。如果是在報社會址,「在沙發中滾來滾去」恐怕是「度橋」時必然的舉動吧。

被中傷者能夠心平氣和而且如此客觀地回應,真令人佩服。

BTW,這篇網誌真發人深省。

said...

小樺:

近日發現,很多人都不意識到,網路上說話(或任何形式的發表)是要負責任的。那兩位的「討論」口吻,充斥著一種「背後講衰佢」的快感。除了你和其他朋友指出的錯誤/毛病之外,還可見另一種無知。

無論如何,請先寫了再說--
贊成,如果真的想做什麼,就不應該浪費時間說三道四。

TSW,或鄧小樺 said...

其實如果我沒記錯,我當時根本沒有滾過,只是大力搖動頭顱。那沙發的布質根本不能讓人順滑滾動。而我會這樣是因為在場的周先生非常正襟危坐的樣子像give lecture,我想打破那氣氛。

所以根本連「滾動」,都是一個不正確的描寫,如果不是出於辭窮,就是誇張和抹黑。而我認為,就算連「滾動」這個描寫都豪俾你,又如何?「儀態」根本就不是可供佔據的戰略高地。

要靠扭曲才能罵人,而且扭曲的效果之拙劣又人所共見(我都講是非,講是非最重證據,這堆對話裡除了滾動和200磅之外毫無證據,而兩個本身都係作的,這種是非有何快感可言?),對一個好像總是要claim自己和「文學」有點關係的人來說,真可悲。

一樣米養百樣人 said...

認同楚君的觀察。我以為小朋友/中學生不明白在網上發言是公開發言,要負責任也還「孺子可教」;但是這種不負責任的流言竟然出於一個大學生之口,真是唉~

林越慧 said...

各位好。

我就是那位網主MADBODY。我叫林越慧。

來是想告知鄧小姐我已經在自己的網誌上貼了道歉聲明。這個責任我應該,也願意負。


另外也想在這裡說幾句話。


首先關於鄧小姐說我是個有潛質的人,如果這是真心話的話,我很高興,也衷心多謝鄧小姐。

不過我從來沒有補習過,所以也不會有什麼補習老師。和陳小姐是幾年前在很偶然的機會下認識的。

大家說我們在BLOG上說鄧小姐的壞話是沒有儀態兼且幼稚無知的事,我承認。也為此道歉。
只是希望這件事也能給其他人警惕,因為畢竟現在大家似乎在這裡做著和我們當初同樣的事情。


再者,在這裡數說陳婉容小姐的言論就像我們數說鄧小樺小姐一樣,都是因為我們對彼此只有片面的認識。
我承認其實根本沒資格說鄧小姐些什麼,因為我對她認識不深。對於這方面我也想說聲對不起。

所以請大家也停止對於陳小姐的種種負面言論。
或者先去深入認識我和陳婉容。

鄧小姐有朋友,陳小姐自然也有朋友。


我要說的就是這樣了。

阿野 said...

昨天讀到一則網上八掛新聞。說話英國樂隊radiohead日前到華盛頓開show,有唱到其之前大碟,hail to the thief的歌。這張碟的標題是作來諷刺早幾年小布殊選總統的——radiohead成日鬧布殊的。

點知,在華盛頓開show當晚,布殊個女竟來捧場,還帶備了六個保鏢。完場時又推人又夾人,開路比第一女兒離場。搞到同場的樂迷發火罵娘。

似是同這場討論,隱隱約約對位對到正一正。且聽聽主音thom york對第一女兒來捧場的回應:

“Hmm I don’t know if we should be: A. honoured; B. amused; C. bemused; D. ask if she had a valid ticket; E. object belatedly on moral grounds; F. ask again if she had a ticket and question whether this [is] really what our gigs are about; G. don’t blame the daughter for the father; H. shut up and smile; answers on a postcard”

同小樺那句「此話若非搞錯,就是想像,假如不是抹黑。」,係咪有啲異曲同工?

TSW,或鄧小樺 said...

林同學:

你的那篇道歉我會在你的網頁回應。不過有一點很清楚的是,這種gossip太脆弱,它不能傷害我,只能傷害說的人。

你似乎把這件事的不正確看成「在背後說了人壞話,壞話只基於片面認識」。這並非我的看法(這裡的另一些我認識或不認識的留言者之想法,我不能控制),回應如下。

1.評論是否成立,除了「認識是否片面」之外,還在於證據本身的強度。我不用很認識陳婉容,但我很清楚「把你介紹到字花不是難事」是謊言。

另外,除了一些好像私下認識陳小姐的言論之外,這裡絕大部分的評論,都建基於你們的發言。而且,有些發言者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談論的也是公眾問題。

所以,請勿用「負面評語」、「缺乏認識」這一共通點來將這裡的整體討論氣氛和質素與你們的gossip等同。這裡的論證方式和結論的具體內容,都和你們的gossip不同。

2.談論的內容和談論的姿態對這次事件有絕對影響。as a critical being,評論他人是必要的。我已經在你的網頁留言中說過,誰都會討厭人,但你們談的是儀態、體重、樣貌。你們受到指責不是因為不認識或不考慮在體重儀態樣貌之外的全面的鄧小樺,而是因為你們竟然覺得這些可以嘲笑。

相反,如果你們真的在背後評論了我在倫理上或者思維上的問題,那麼可以真正傷害我,也沒有人能指責你。所以,請反省一下自己腦裡面常常想著的價值標準,是什麼樣的。

3.有些你們的gossip涉及抹黑。鄙人重逾200磅是鄙人標記?鄙人是《字花》總編輯?要道歉的不是你,而是造謠的人。這些謠既微末,又明顯惡意,因此道歉是沒有用的。

4.陳婉容在不再上學生報之後,獲得八字頭點評寫席,過程裡提及學生報的履歷,這是她自己主動在系裡爆響口的。她對同處會議的其他人什麼態度,我有份目睹。她的文章寫成如何,明報每週呈獻,有時間有需要的話可以分析。最難以原諒的是,她在這個gossip裡扮演了提供錯誤資料、和鼓吹向有勢力者靠攏並人前人後各一套的角色。我認為,我對陳婉容小姐的所有評論均有事實基礎且具一定客觀性,無須收回,不會收回。

再說一次,你可以一世都不用認識我而對我作負面評論,這完全合法。需要檢視的是你訴諸什麼價值標準來評論,及推論過程的合法性。

TSW,或鄧小樺 said...

周某,唔得。呢個聯繫接近完全睇唔明。

outofplace.cham said...

林越慧:

我並不認為以上對陳小姐的批評與你們對鄧小樺的批評有任何相提並論之處。問題不在於片面——又有誰可以有上帝式的全知角度?批評的正當性在於其合理性。陳小姐以最普通、最主流、亦最庸俗的方式擁抱儀態,然後以之攻擊別人——這就是錯誤,亦是罪過。而以上回應,均是嘗試指出這點,或是常試透過種種形式突出陳小姐的荒謬。這是基於事實,合理的評價。嗯,兩者可謂風馬牛不相及。

其實我很欣賞你肯道歉的態度,亦佩服你在這樣的情境也為友人辯護。你(大概)是一個好人——不過說得出這樣的話的陳小姐,就看來不。你實在無謂幫她撐,亦唔到你撐得住。你實在應該學習一下慳番淡氣暖下肚的傳統智慧。

話說回來,陳小姐倒是維持了她的一致性。這些既撩交打卻又低能的說話,倒像出自她的口中。保守、擁抱主流的熱情,還如昨天一樣。她的莊——formally speaking——也落了,但她還是如此的狂浪不堪。還真是桃花依舊笑春風的另類展現。

按:本人乃學生報前編輯,亦是於報社裡認識了這麼的一個人。唔算熟。理所當然之餘,亦是幸甚。

林越慧 said...

如果你們是衝著陳小姐而來的,那我也沒辦法說些什麼了。

是應該慳番淡氣暖下肚。

原本我並不打算回應,但這件事在我的版發生,我也有份,而且我們有錯,我覺得我有責任。


我亦知道我撐不起,如果硬要撐,無疑是螳臂擋車以卵擊石。不過陳小姐是我的朋友,她有我欣賞的地方,而且在我的面前她並不像各位所說。...當然,有些歷史我是無法知道的。


你們的客觀,我不知道有多客觀。
我自己從來不敢說自己的言論客觀。
當然我這個中學生和各位的程度差得遠了。


鄧小姐,不用在我的網頁回應我了,我7天後就會刪掉。

另外對於陳小姐的種種看法,我無法替她作出回應。

TSW,或鄧小樺 said...

林同學:

我是說「有一定客觀性」。一樣米養百樣人的謬讚我亦受不起。

我想問,為什麼要七天之後刪掉。當然在你的地方,你有你的處理方法。只係問下姐。

stray_monkey said...

作為madbody的朋友,我的身份有欠中立,應理避嫌。

但是一直默默的看著這件事發生,特別是看到生氣得罵髒話的訪客,便想在這裡說一些話。

我所認識的madbody絕對不是那種卑鄙,到處亂講人事非的人,她平時會亂說話但是絕對無心傷害任何人。

記得前些年學校有徵文比實,有同學竟改了劉芷韻的"心的全部"去投稿而且還贏了獎。

那篇詩在走廊上的小壁報板上飛揚了許久都沒同學/老師發現,然而madbody一看到就找來原作對證,並立刻聯絡負責的老師,希望能取消該人的得獎資格並公布原作者的名字。

這樣小小的一個校內比賽當時跟本沒有太多人去留意。現在還記得她說那個人時咬牙切齒的表情,她對文學對創作的態度絕對不是如上述對話所反映般輕率的。


然而看過所有陳小姐和madbody的對話後我覺得那的確是帶有人生攻擊的gossip。此後我努力代入鄧小姐的角色,如果換了是我被兩個陌生人在公開的地方這樣一唱一和的無端攻擊
(說不上是批評,因為批評是要有理有據的),我肯定會氣瘋了,而且絕不能像你現在那般平靜。

而且對於剛剛崛起的"字花"更是最大的傷害。在香港辨文學雜應該不輕易,如果還要被這種「似層層」的流言蜚語所傷害,實在不公平。

不認識陳小姐,不好說什麼。只是我相信madbody並不是真的認為"字花"的編審不公平,不然她不會在這之前就去了投稿,而且在"字花"剛出的時候她就第一時間去買了。

只是她說過 —「看來我應該好好刨刨他們的文。到時候最好對他們讚美一番吧,呵呵呵。」,這也是無可否認的事實。這一大堆半抹黑的話語確實有問題,但我想她是因為想表現一種憤世嫉俗的態度才這樣說的(當然,基於任何原因說出這種不負責任的話都是不對的。),而不是真心的認為"字花"的編審制度不公。因為在日常表現上,她從來沒有攻擊/批評過"字花"。


難聽的話己經說了出口,而且在這樣不當的場所。而作為中七預科生即使未夠成熟,也未至於分不清青紅皂白。所以我有點明白鄧小姐要的大概不是單純的道歉,那沒什麼意思。而是不希望她們日後仍抱著某種不正確的觀念和態度去審視每一件事情吧。

我無意替madbody辯解,因為我也認為她的做法不對。

只是這件事讓我重新意識到,很多時我們都會跟據極表面的印象去「講」別人,正如逛書局時經常聽到不少人批評王貽興說他商業化,有時我也會這樣想....然而有幾多人曾經真正努力了解他,即使只是從他僅能接觸的文字、閱讀會和個人網頁等。

所以我在這裡說了這些話。

我並不希望大家就我所說的作回應或反駁,(在我而言事件能盡快平息是當然最好的),而只是希望你們能更加了解我所知道madbody,而不會像madbody或其他人一樣誤解鄧小姐一樣,誤解madbody。

抱歉,我大概說得有點亂。


另外也附上我自己的網頁,盡量為我自己所說的話負一點責任。

TSW,或鄧小樺 said...

stray_monkey:

你的網頁我已經看過了,事實上涉事週邊的網頁我看過不少。讓我分神並保持冷靜的其中一個原因是,「這些網頁都還算不錯。」

我同意焦點不應該放在madbody身上,事實上她明顯地有些真誠的地方。她拍照不會舉高鏡頭扮面尖尖,和人吵架直接寫出來,不會一邊在會議時不正眼望自己的莊員而在xanga裡講到大家守望相助溫馨熱情。

而真正做得絕、不負責任的就是徹底縮起來,扮這事沒發生過,lock埋 xanga。madbody受壓,是因為有人逃避責任。

而那人不得不逃避,因為她的世界完全是用謊言砌出來的。當年認識新莊的時候我也上過各人的網頁,陳婉容小姐的xanga總是令我膽戰心驚——為什麼它可以和我所看見的差這麼遠。

而少女要嘗試、要寫下去,就讓我們暫時忘掉這件事裡一個女孩的名字吧。我還有話可以說,不過也可就此打住。

沒有理據的攻擊只會傷害自身,與人筆戰多年,這話百試不爽。我也再差一點點就習慣了被人誤解——誤解我以為自己很有才華——不過我確實有些地方很討人厭,嚴格來說這不算誤解。還有人說,《字花》有負面新聞,才算真正紅了。所以這事並不嚴重,但我將會一直記住,文章不好+扭曲+抹黑+拉關係+扮邊緣+鼓吹向有勢力者靠攏+扮冇事要細路女揹黑鍋,的陳婉容小姐。

護友之情總是令我不忍,何況stray_monkey 你說話實在大體。希望你不是那個滿口影響前途的朋友。madbody那裡留言的限制令我打漏了一首詩,在這裡也與你和madbody分享:

people here
have become
the people
they 're pretending to be

---Sam Shepard

(轉引自謝立文《誰來搬走這督屎》後記,部分文章可見這裡。http://rhetoricalpain.blogspot.com/2005/10/blog-post_03.html)

我認為,兩面三刀的人並不叫人慨嘆和悲傷,叫人慨嘆和悲傷的是不能兩面三刀的人卻要靠向兩面三刀,然後就是Sam Shepard的詩。

阿三 said...

小樺,我剛剛才知道這事。
唉,又是這類無聊人。從文字中感覺到,很典型的學生想法,n樣野錯但又以為自己的感覺岩晒,資料又錯,看法又傻。
佩服你有耐性跟他們對話。

想告訴你,《字花》在文學節的活動,我多數都會去,觀摩一下。

stray_monkey said...

鄧小樺小姐,謝謝你的詩,應題而且很有意思。雖然我不太懂得讀詩。
也謝謝你有耐性把我這個旁人的長篇意見讀完,並且用心的回應。

-

「很典型的學生想法,n樣野錯但又以為自己的感覺岩晒,資料又錯,看法又傻。


小三(先生?/小姐?),雖然這樣插嘴回應你很不禮貌,但是一如你所言我們的確有很多地方或者想法都錯了。

年輕就是犯錯的年紀,而所犯的錯有程度之分。

這次可能很惹你反感,只是希望你不要認為典型的學生都是這樣的。因為我遇過很多同齡的人,他們都是有思想有才華的人,只是缺乏歷練和時間去琢磨,也會偶然出錯。
不過你會生氣我也是明白的...

stray_monkey said...

啊...是阿三小姐/先生,抱歉打錯了。

Anonymous said...

無聊!小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