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5/2006

逆轉還是兩難

比較容易被理解的是這些:

星期二晚朋友哄我去維園看南韓隊。一來累,二來剛剛宣示了全面拒絕世界盃的姿態,一時間放不下臉來,還是拒絕。在家裡看無線新聞,赫然在被攝入鏡頭的南韓人中發現了兩個反世貿的朋友,而一位受訪者則肯定是在世貿期間擔任翻譯的。於是那些在鼓聲裡行走的感覺又輕微地回到我皮膚上,我已經忘記那些節奏了,只記得用文字翻譯了的那些不能翻譯的反應。遠方的未曾相識的友人。那些不能割斷但先天後天都多樣缺陷的關係,那些不能離棄的目標。我該說些什麼好。因為我選擇的方式而放棄以至錯過的這些。

難以被理解的是這些:

所謂多愁善感林黛玉型,在無線重播捷克對美國時滿臉淚水。我和捷克。我目睹捷克兩次失敗。00年歐洲國家盃的事不提了,04年我一個人在網吧看捷克對希臘。列維特傷出的時候砰一聲就流下淚來,到完場時捷克球員倒在草地上,真高拿拉著龍門網像一隻羊羔般哭泣,普波斯基、還有我不甚理會的巴路士等等。足球賽是緩慢的,但失敗還是不能接受。我在黑暗裡兩行眼淚直直地流。教練布克拿我確實認得他,記得他從座位上衝出來跳起來和垂頭的樣子,安慰球員的樣子。我確實記得。那間網吧叫宇宙網吧,5蚊一個鐘是旺角最平,在我最窮困又不能上網的日子裡的去處。它已經執笠好耐——是的我們在金融風暴期間覓得的各種小小避難洞穴,都在經濟復甦之後被逐個撲滅。我確實記得。事後我在科大的辦公室裡提起賽事聲音走調,一位浸會靚仔男同學不禁在銀包裡掏出一張七仔的歐國盃捷克咭,嘆道「我都有日日裝香架。」我怎麼能夠離棄這樣的失敗?不知誰個球評員說捷克球員霸氣,其實他們一直都這樣,清爽、敏捷、專注,以及漏洞,同埋唔錫身囉仆街。像植物自然向光生長一樣,只看著眼前而忘了自身——你看真高拿第一場就又拉傷了。我怎麼能離棄這樣的失敗。

今天終於聯絡上高智能叔叔,為了討好他而談及世界盃,但我說我只會看捷克。他嘿嘿笑道:咁你咪淨係睇三場?高智能叔叔以其高智能,在關鍵時刻轉向希臘,整個04歐洲國家盃可謂滿載而歸。這就是勝者。而我是失敗者——無法放棄即是失敗之一——我會放棄我的目標,但我不會離棄我的失敗。尤其是因為它將持續失敗。失敗才是力比多的真正漩渦。我們,所有的失敗者,都因為孤單,而不孤單。就算是軟弱的淚水,它也可以匯集如洪水衝擊勝利者的文明,或如食水一樣滲入自以為完整不缺者的胃部深處。失敗者萬歲!

就是這樣,因為南韓和捷克,世界盃無法驅逐。朋友們可以一齊睇波。睇三場咪睇三場囉,哼世界盃早點完結有何不好?

2 comments:

樂小姐 said...

並不特別喜歡捷克,但我喜歡尼維特。可捷克總是悲情的,猶記得尼維特話呢世都唔會原諒哥連拿判佢地十二碼。但那時候我喜歡荷蘭,所以……今屆依然好出色,但缺點係佢地年紀較大,仲要同誓要爭氣的意大利爭首名呀。真高拿餘下賽事都唔知踢唔踢得,捷克出到線都要對巴西果組,但點睇都冇可能得三場卦,否則真係太太太悲情了。btw, 呢家南韓小姐首名呀﹗小樺,波真係圓架。

tsw said...

可能波係圓架啦,可能佢本身係圓架啦,但我一望過去,佢就變成方既勒。針對我。

所以,我呢世都未見過波係圓既。

南韓小組首名都可以論證波係圓既?未免太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