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2008

烽火台是抗爭地,連結左中右

1. 中大學生會反對拆卸烽火台聲明,任何人都可以聯署

引文:

中大校方拆卸烽火台的決定,由頭到尾都是黑箱作業。學生、校友甚至教職員,竟然都是在傳媒揭發後才知悉整個計劃。校長更稱「這些工程傳統上不公開諮 詢教職員和學生」,並且因為工程已經批出,不準備再作任何諮詢,一意孤行。中大的象徵,竟可在無諮詢持分者的情況下,輕言拆卸。是可忍,孰不可忍?

更有甚者,中大校方一意孤行之餘,說詞卻不盡不實。校方在回答同學的提問時,稱已經諮詢了大學圖書館讀者小組的學生代表,卻遭即時揭穿這次工程根本沒有在該小組諮詢過。如此前言不對後語,說詞不盡不實,他們承諾烽火台將在拆卸一年後原址重置,又如何可以取信於我們中大人?

事實上,要抒解新增學生對圖書館造成的壓力,我們可以有更多的選擇。例如,逸夫書院多年來都爭取建立圖書館;如果只是為了令同學有更多地方學習,可以在中大其他地方加建夜讀室。可見,在烽火台下擴建,根本不是惟一的選擇,甚至不是最好的選擇。

聲明半夜一點發出,早上十一點有460幾人聯署,聲勢好誇張。劉遵義積惡,保育風潮深入民心,中大民主化望能在此事上得力。什麼是民主?民主僅僅是剔除最壞的選擇。日前見到吳志森,他當年在烽火台對峙的是馬臨,我在書上看回來的盛世是圍高錕,但親身參與的只是圍李國章——我的意思是,在這張list裡,甚至比李國章更壞的,最壞最壞的,是現在這個劉遵義。


2. 上wsienews一看,情勢突然了然。陳克勤說烽火台要不遷不拆、一磚一瓦不能移之後,大公、星島紛紛轉軚。現在保烽火台是主流意見。摘引星島報導:

校友議員:烽火台不能移

中大因擴建圖書館可能須暫時遷拆地標烽火台,引來一眾中大學生及校友抗議,日前盧駿已打探過作為校董兼校友的陳克勤對事件的看法,陳克勤話一定要保護烽火台。另一校董黃毓民亦堅持烽火台及台上的雕塑不能移動,即使只是短時間「郁吓都唔得」,他說自己已經身體力行與校友評議會就事情討論,以配合他們的行動;最近亦去過中大校園了解學生對事件的看法。不過,毓民話雖然身為校董,但亦只是八十個校董中的其中一個,發揮的作用可能好有限。

不過,另一名中大校友民主黨張文光則認為,如果劉遵義已承諾會保存烽火台,「一磚一瓦都不會少」,因為擴建而短時間遷移烽火台亦可接受,但若果同學不信任劉校長,那就沒有討論的空間可言了。「張文」認為大學的回憶固然重要,但圖書館是一所大學的心臟。

---

1. 張文光先生與高等教育界看來隔膜太大,竟然建議信任劉遵義。劉遵義是個怎樣的校長?一上任就將中大英語化,弄得學生校友要哭中大,六七十年代畢業的老校友要成立校友關注組、多次出版來紀錄抗爭;然後瘋狂斬樹,把中大建得鬼五馬六,這更是個多年的發展/破壞規劃;中大情色版事件,先於淫審處給學生發警告信,前後矛盾見風駛舵,到高院判學生勝訴,突然學董建華話「情色版事件早已結束」;頒法學榮譽學位俾董建華,然後自己榮升全國政協委員;除了將書院院長由選舉變成委任外,近日又傳要取消教務會中那幾個微薄的學生代表議席,當左中右都聲稱自己支持普選時,瘋了一般開民主倒車。民主黨的張文光,連陳克勤都倒戈的時候,你是不是還信任這樣的人?

2. 星島這樣position陳克勤、黃毓民、張文光,箇中亦有玄機在。主流意見怎樣,哪個是有著數位哪個是死位,好清楚。烽火台原來在香港人心目中這麼重要,原來中大人在烽火台做過的事能讓大家記住烽火台的意思,一早起來,皮膚乾硬眼眶發澀,但還是亂感動得不行。

3. 關於抗爭的命運,還有皇后碼頭上最後一人阿草被判罪成(周思中報導〈一份令人心寒的判詞〉)。阿草是個輟學的文藝青年,這個年紀,文字能力少有像他這麼好的,字花不止一次登過他的東西。他留在碼頭上的行為是比較超越成年人的想像,但法官仍然不應把他那些看似悠閒的行為,視作已無必要地阻礙執法人員、從而把示威定義為警察要幾時完就幾時完。


2 comments: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劉遵義和李國章差太遠了。

李國章EQ不高確係事實,但李國章有英國人尊重對手的傳統,以及知道勢色不對,不會把明明不對的事仍然堅持下去,死撐到底。

劉遵義,與他對話是浪費力氣。

小奧 said...

一句總括校方身有屎,鬼鬼祟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