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0/2005

才子play-list

唱k時詩詠姐姐點了陳昇〈恨情歌〉,勾起我們一代(我強調她比我年長)的才子殺手名單之記憶。好多像詩詠姐姐般的女孩子都喜歡〈恨情歌〉,我都唔知點解。但彼時我已經費事深究,因為我點了陳昇的〈風箏〉。當年煲呢隻歌煲到爛左,好慘呀好慘呀。repress trauma 會以日常生活的崩潰之形式回歸,於是尋日就忍唔住用電腦個半破喇叭播竇唯啦。我一隻碟通常只聽兩三首歌(但不斷播幾個鐘),今次如常煲〈窗外〉和〈艷陽天〉。〈風箏〉唔敢聽勒。嗚嗚嗚,「我早已忘懷 /是從哪裡來/也只能相信/你比我明白」,仲唔係symbolic order?但我繼續嗚嗚嗚……正當此時,做野做到發癲的機械人周某破天荒深夜來電,著我幫佢搵書目。

以狹隘為特色的本站才子playlist:
1.〈恨情歌〉(竊以為喜歡伍佰的女孩可以delete)
2.〈風箏〉
3.〈窗外〉
4.〈艷陽天〉
5. 周某

喪煲此play-list一週,任教草木土石也必發癲。

7 comments:

Kwok Sze Wing said...

哎也,什麼是像我這樣的女孩子呢?

大概你想像中的情人/準情人都與你志同道合得很,不用你改變自己遷就他。又或者,你不準備為任何人改變。這大概是所有「拒絕成為他人」的人之苦惱。

〈風箏〉我覺得好幸福喎。「所以我將線交妳手中,而也不敢飛得太遠。」如此有交帶,你還想怎樣?

廢事講啦你都估到我係邊個 said...

我發覺自己也是,不斷不斷聽一首歌。
我早排也勁播風箏...
竇唯的艷陽天和上帝保佑也是

阿三 said...

想不到會有記得《恨情歌》及《風箏》這兩首差不多十年前的歌。我剛還在聽。

阿野 said...

敢問周某可以如何喪煲?

TSW,或鄧小樺 said...

詠姐姐:何必勞氣,我所指的「像你這樣的女孩子」,不過是具有文學知識、比我略高、頭髮長度中等和看來文靜這些外型上的特徵罷了。我大部分認識的女孩子都在處理異性關係上,都恰可以《神雕》的句子來理解:「凌厲剛猛,無堅不摧,弱冠前以之與河朔群雄爭鋒。」或「紫薇軟劍,三十歲前所用,誤傷義不祥,乃棄之深谷。」非常懂得遷就之道的女孩子,我還沒認識上許多。(相反,懂得遷就的男孩子是認識一堆的,俗語所謂鵪鶉。)

我不喜歡〈恨情歌〉是因為我不太知道這首歌說什麼、態度如何;而這似乎是陳昇的特性(讓阿三來指正我吧),因為〈風箏〉其實也是這樣:既說不敢飛得太遠,又強調自己自由。不過這首歌裡面有一種清楚的契約性:即如果有一天扯斷了線,「你」必須要來尋找「我」;對一個「容易擔心的小孩子來說」,換言之,這等於你在請一個衛護來保護你的性命之同性,亦把自己的性命賣給對方。所謂交帶,是這個意思。古龍話齋,最好的朋友亦是最大的敵人,之類啦。

阿三:其實有一群人聽來聽去都是聽那些歌,再者還有精選碟文化呢。

阿野:我若在此公開喪煲你的方法,不知你是否能夠承受得起。喪煲閣下還不簡單:上往來丁的yeahayeah.blogspot.com煲你那些以速度為表徵內核為延緩的文章,《四十年》裡閣下的文章,回看家藏報社刊物中閣下的文章,打電話撚你,打電話與人講你是非,在其他人的blog中講你是非,在inmedia中講你是非,不一一而足。若這些行為看來像是發癲,是因為「喪煲此play-list一星期,任教草木土石也必發癲」。

TSW,或鄧小樺 said...

更正:「上往來丁的yeahayeah.blogspot.com」
應為:
「上往來無白丁的yeahayeah.blogspot.com」

形容版權歸於陳姓朋友。

阿三 said...

小樺:
說得對,陳昇有時想說甚麼連他自己也說不準。不過,這兩歌的內容不知所指,是因為這是「派上台」的歌。這點很明顯。派上台的,明顯比其他的「不同」。
另,聽歌不同看文章,有時音樂的部分比文字重為,尤其是陳昇喜歡吟歌,有時完全唔會有人知佢依依哦哦d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