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2/2006

斷章記

替別人打了一篇關於疾病的文章,整晚處於濃烈的死亡的氣氛當中。




陳某替我物色的cds,和周某偶然寄來的〈rock 'n' roll sucide 〉、〈rue the whirl〉(有錯請諒)都曾讓我的兩肩輕微放鬆過。但後來還是發現伍佰的《雙面人》真的能讓我一邊聽一邊連咀角都彎起來(須知我並不真的聽得懂閩南話),並且發現,有如此的照片可以象徵我無可無不可的劇烈失眠。


















不好意思,真的找不到更好質素的照片,但第二張因更為貼切而更為快樂。而我終於有望於五時之前入睡。

1 comment:

said...

失眠,不是小事,請保重。針灸是很好的,我們要有健康去做長遠的事哩(雖然不是什麼偉大的事)。

有做yoga嗎?

take care。

for your info:
針灸是如何治病的… …
http://aahsun.com/wpblog/?p=36

This doc helped me a lot last year when i was deadly sick, both physically and ment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