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2006

重開記事

於是我收到了電郵,於是在msn上被迫問。我都以兩個表情符號來回答:扶牆和趴桌子。(貼不上來)

最易打發的還是謝某,兩日間打來三次,問:「你做乜closeblog?」「你都唔睇,關你乜事。」「我雖然唔睇,……」blah blah blah,然後我提起她某些痛處,她大吵大鬧了一頓(「哇哇哇我唔要我唔要」),就收了線,完全忘了為什麼要打來。

那些事我都是明白的。熊一豆洗blog那時我坐立不安,手足無措,著急得要像小孩子一樣哭出來。而我搞不懂我怎麼做才是對的——我長久地致力於將自我與他人、內在與外在、以及各種因果關係攪混,一旦出事,就要承受所有方面來的相反結果,沒有任何空隙。是我的也不是我的東西,毀掉是錯,不毀掉也是錯。

在關掉blog之後的,時間感是這樣的:一開始覺得年輕了五年,人要飄起來。四個小時之後,覺得急速地老去,好像樹要枯萎,覺得活不過明天。第二天醒來,又覺得年輕了不少。如是類推,夾雜昏睡、失眠、伍佰、宇文所安、醉酒、《退稿信》、筆戰、玩uno的聚會和mark廣告的行政電話。對於一星期就死去不知多少次的人,最不能解決的問題總是,慣性。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以個人與個人之間的關係為基礎的。當我們遇見無名的死者時,我們會發現,我們對他們缺乏足夠的了解。不知道應該同他們建立什麼樣的關係。有了身份,有了在我們世界中的『位置』,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人。因為五官隨著肌肉銷蝕殆盡,因為墓碑已經風化磨滅,因為記憶變得模糊不清,所以,當我們面臨要我們承認骨骸中已經不存在的人性的這種不曾衰減的要求時,要令人滿意地作出反應,是非常困難的。因此,我們就同它們交談起來。你是令譽滿身還是臭名昭著?——這樣我們可以知道應該贊頌你還是譴責你。你是壯年夭折還是壽終正寢?——這樣我們可以知道應該憐憫你還是尊敬你。你是男的還是女的?是漢族人還是少數民族?也許你就住在我們城裡,也許你還是我們的遠房親戚?這些問題屬於這樣的範疇:回答了它們,才有可能在人與人之間建立聯繫。死者緘默不語。可是我們克制不住要同他們交談的欲望,控制不了想把他們套進人際關係這張大網裡。」

——宇文所安(stephen owen),《追憶——中國古典文學中的往事再現》(remembrance),鄭學勤譯,第二章「骨骸」,頁48

然後,我就在這裡。

11 comments:

潛行者 said...

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
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

和大怨必有餘怨,大小多少,多易必多難,如不能以德報怨,以怨報德又何如?

自為你道,又有何難哉?

jass said...

小樺,
我大學畢業後第一份工作便是寵物雜誌記者,需要定期到愛護動物協會替待領養的動物拍照,然後每期在雜誌上的"領養區"刊登,以便佢地再搵主好人家。依我所見,愛護動物協會的職員和嬸嬸都很仁慈,每次都千叮萬囑叫我影靚D,等佢地快D有人要可以離開果度。其實愛護動物協會的人都OK,不過制度和人的價值觀不改變的話,再多的SPCA都吃不消。
香港地實在唔多適合養動物,我做完呢份工,只係覺得心淡,愛動物就唔好養動物.

路人甲 said...

太好了。
剛剛見女王一文不允許留言,有了真好。
習慣...呵

陳志華 (gucao) said...

回來了,就好。

Justin said...

wa..

一黎就幾篇文……

tsw said...

潛行者:你好武俠小說啊。在你的blog裡那些關於恨與恕的文章,我是有看的。對於有世上存在著不同方法去繼續除某些「除不盡的餘數」,讓我們唱一句花花世界.鴛鴦蝴蝶。

jass:其實我不是很清楚愛協的情況,而「動物地球」大概是因為小貓「多士」的枉死而對愛協懷疑起來。在大環境的扭曲下,愛協這個組織總難免是兩面受敵的。我記得我在電視上看到愛協將狗隻人道毀烕的廣告時,我是覺得他們還算真誠的。而據張婉雯說,年代轉易,愛協也不同了。

路人甲:沒有啊,一直都可以留言(除非設定有錯)。本blog不允留言的文只有一篇。謝謝你來。

孤:如果好,就好了。

少爺仔:你個blog輕輕地,仲有相添,好睇過呢便啦。其實你真係應該keep住寫野,我意思係,你快d在it界撈出名堂,再用一個it人的身份去寫,就真係可以脫脫脫穎而出勒!然後再來帶契我丫。

阿晨 said...

送妳一個動晝:
more by mark osborne
http://www.gethappy.com/more1.html

我,快樂嗎?
其實,是什麼令人(我)快樂?

祝好。

Ishtar said...

小樺
我總算找到了您
那時中三教我寫詩的其中一位老師

您還好嗎?

於無意中發現了你的博客
感動
過了數天
失落
今天
終於重見天日

Anonymous said...

咦, 乜原來有咁既原因牙
我仲以為你係響東 touch 個專欄介紹自己時落左條 bloglink, 先至開返咋喎

sidekick said...

我長久地致力於將自我與他人、內在與外在、以及各種因果關係攪混,一旦出事,就要承受所有方面來的相反結果,沒有任何空隙。是我的也不是我的東西,毀掉是錯,不毀掉也是錯。
<-說得太好了!

TSW,或鄧小樺 said...

謝謝各位。

Ishtar ,你是誰?我上網search你的名字,好像是化粧品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