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4/2006

圓形的父親

文明單位:職業!前途!
嘉賓:呂大樂

呂大樂先生笑起來十分甜美,而我每次看見呂生,都會感受到某種「hku的高貴」,一種帶著尊嚴的距離,把我的無聊吵鬧像罩層紗幕般隔起來。但看呂生的文章,總是感受到那種冷面裡的熱情與關懷——翻一翻《唔該,埋單!》的序,就對這個人感動起來。a typical intellectual(middle class) ideal father.

4 comments:

Ishtar said...

小樺

還記得文理書院嗎
三四年前
您出現在我面前
教我寫新詩
那時我只是個中三學生
有些印象吧

因為最近在執拾房間
重拾到你給我們的筆記
憶記起您
一個給人活力感覺的作家
再加上之前在網上尋獲一個叫小樺的博客主人
於是我起了好奇心
直覺告訴我她就是您
最後就讓我證實了您就是我的新詩老師

小樺老師您好

TSW,或鄧小樺 said...

文理是一間好學校
回想起來覺得去上也挺開心的
那時候比較富,可以買很多書送學生

那些筆記看來很久沒被翻過了
偶然翻翻它們吧
你現在高中了,是不是快要中七?
平時都在幹些什麼呢?

用「你」就可以了,haha

Dead Cat said...

星期六才上RTHK.org.hk聽星期一的節目,中間還夾著舊天氣預告,很時空交錯.

聽得我百感交雜...我就是你所講的2x/3x才又跑去讀書的人, 不過不幸地, 要晚上讀,不能辭工.弄得半生不死.

對於當初選讀零背書、零壓力, 100%興趣的xx系, 而現在stuck 在一分勁勁憎的合約工又轉不出去, 很感慨. 原來一個太general 的文科degree 是會死人的.但我想,若果回頭,也許我也會作同樣的決定.

TSW,或鄧小樺 said...

死貓,最近這樣半途逆轉的人真的很多Z
我現在還trap在這裡,只有羨慕的份兒
不過,同樣
就算再重頭選擇一次
我想我也還是會trap在這裡
(sorry,自己亂up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