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2006

從來沒有這麼傾斜


畢業的歌
原來是我這麼天生 我這麼悠閒 
攀一個最挺的山
從來沒有這麼傾斜 有太多毒蛇 
穿一個最曠的荒野

然後是我東奔西撲 我每天思索 
終於我變了堅壯
然後又故意失方向 修鍊到我的擅長 
捉一隻最美的孔雀

沿途上我顧盼自豪 怕你不知道 
我要好風光不畏高
讓我眼睛一掃 牽動眼角跟眉毛 
拋一個最闊的圈套

含笑去到日落 我愛四出搜索
隨興致去蕩 習慣開拓
如你也覺寂寞 抱緊我的肩膊
來騎著時日過 同做快樂牛郎

沿途上我顧盼自豪 怕你不知道 我再追一隻公兔與雌兔
我眼睛一掃 這是最美的前途 拋一個最闊的圈套
含笑去到日落 我愛四出搜索
隨興致去蕩 習慣開拓
如你也覺寂寞 抱緊我的肩膊
來騎著時日過 同做快樂牛郎

游來蕩去到處望望 我愛四出搜索
入山谷出山崗 一路去開拓
如你也覺寂寞 抱緊我的肩膊
來騎著時日過 同做快樂牛郎

——〈快樂牛郎〉,詞:周耀輝 曲:黃耀明+梁基爵






懷疑為史上最多錯漏之signature page。(話音未落,連signature都串錯)
















前言

初讀到王小波的時候,心裡相當詫異:這個嬉皮笑臉的人,為什麼感到這麼強烈的絕望呢?他寫的東西大部分幾乎接近常識,為什麼他那麼認真地覺得孤獨?那些以耳熟能詳的話來闡釋他的人,難道不覺得奇怪嗎?在非常偶然的情況下,我覺得自己可以寫出一個與別人版本不同的王小波來,並欲以此代替與死者對話。

這個碩士念了很長時間,其間學術興趣轉換過幾個方向,在最後一年,我正在後馬克思主義的書裡亂衝亂撞。也許是因為自己身在香港的關係,份外覺得經濟本來就是政治操控的一部分,最成功的意識型態幻覺就是讓你覺得自己並無受任何意識型態操控。(是以,其實被幽靈糾擾的,是我。)至於如何將各種不同的思想和理論匯融貫通又同時讓我說出想說的話,則是延續到這篇論文以外的課題。愈到後來,愈覺得這份論文未完成,最好從頭再做一遍。真是個可怕的念頭。

在趕寫期間,不少時間其實幾乎無法思考,只能不斷寫寫寫。這種機械狀態當然是不理想的,但它助我渡過了不少難關。某些深夜,感到自己像植物一樣毫無感傷不會崩潰,詭異而安全。

我的論文指導老師陳麗芬教授敏銳親切,不但在學術上對我諸多啟發,並以師長的可敬朋友的親切,包容我諸多莫名其妙的錯誤和愚笨。高辛勇教授學貫中西,相信上過高先生的課的人都感到一生受用不盡;而高先生為人溫厚毫無架子,並義務審閱我的論文,實在感激之至。我會一直記得他上課時信手甩動眼鏡。陳建華教授風趣幽默,胸中大有丘壑,但時時舉重若輕。必須感謝鬼神莫測的三位對我的論文提出的寶貴意見,及對我的寬容。我將會一直記得面對三位的意見時的恐懼——那便是無盡的知識之海吧。

另外危令敦先生也曾對我的論文提出過寶貴意見,並建議了非常有用的參考書。在科大求學期間,許多老師都對我深有啟發,我會一直記得。同學們如翁賀凱及陸基洋都曾對我提供過非常重要的幫助,上至建議書目,下至幫忙還書。謝某提供的實質幫助不多,但她有時能夠提供我存在的理由。也必須感謝以各種形式支援過我的各位朋友,尤其是支援形式最為直接的李智良和陳淑鈴。

鄧小樺
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一日

只有以完全不切合氣氛的方式出現的歌是快樂的——。就連這篇前言,都因為太趕而無法寫好。我四點57分衝上office交文。

1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交論文的早上我還在沉睡的森林, 收到電話," 你的論文亂碼, 有2頁變了怪獸", 然後"碌"返去拯救論文. on the way, 好心的室友打來說, "你老細坐在外面(我office)在等你回來呀", 讓事情變得更連滾帶爬.
最後交掉論文的十小時後, 發現論文目錄, 註腳, 書目諸如此類的錯多不勝數. 彷彿"事情不得不如此".
喜歡你的前言, 無力無能如我只能在論文前面說一遍公式的謝辭了事.

jass said...

上面果個係我>.<

TSW,或鄧小樺 said...

jass, 能夠改正的錯誤、可被容忍的錯誤,就不算錯誤。我那篇東西寫得這麼差,這篇前言要寫成〈寫在《墳》前面〉那個程度,才能拯救我的(自我)形象。現在,整體還是落後合格太遠。

阿三 said...

過了就算啦。
又,我會引以為鑑。

be said...

恭喜你!!那你趕得及十一月的畢業典禮嗎?
高生好嗎?聽說他的身體一直不好.陳麗芬是一等一的好老師,她的書花花的寫滿筆記,見證了她的教學歲月...陳老師,他的見解新穎獨到,我跟不上他的思路啊.真懷念上課的日子...

陳志華 (gucao) said...

不知可以說些什麼,我這陣子也是Orz,總之交了文,算是完了一件事吧。

Eric 'Spanner' said...

恭喜。當下只能這麼說了。

阿晨 said...

遇上好老師,真的令人感動,在香港,不容易呀!

文寫好了,請保重身體。:﹣)

妳畢業了,我卻繼續自投羅網,最近在做 DFA proposal,人還好,只是很累。

祝好。

李智良 said...

終於完成了!
那年我也是因為諸多甩漏,例如連導師簽名讀過通過論文那封文件,都唔記得帶!Printer頁數錯晒...

導師簽名那封文件,梗係得智海救左我啦。

老土D,祝 前程綿繡!

E said...

恭喜你終於完成了!!!很驚訝自己的名字在你的blog上出現。我大二時已喜愛讀你的詩及散文,可以為你的論文出一分力,感到很恐懼及興奮,尤其是那次在旺角見到你的時候。我想我是幫不上忙,反而錯漏百出,有時想起實在很抱歉。

TSW,或鄧小樺 said...

謝謝各位。美麗老細係真係好好的。

e:你完全沒有出錯呀。沒有你和李智良的幫助,是不可能完成的。你不要這樣客氣,又講到我好老咁。你大二我也不過……是粗長你兩歲而已………

Anonymous said...

小桦你好。我下学期可能去科大人文学部念书了。希望向你了解一下情况,如果可以的话。


xin
msn: xinzo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