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2/2006

旋轉肥沃的裙袂

女孩們發愁
臉色轉綠
整個晚上
女孩們 全城的
女孩們
進退失據
只有一隻小白鼠的食量

——夏宇,〈南瓜載我來的〉(節錄)

因為鴻鴻的到來,就有了以上的情況。今日和每一個人通電話,都被問「你怎麼了」,我也沒特意壓低聲音。只有劉某沒有這樣問,因為我們通話的時候,正在談鴻鴻。Orz,就需要一個仰望的動作。

大家都抄詩作宣傳,劉某抄的是這樣年年抄的是這樣我抄過這樣的。下面再抄一首。

〈六月〉 鴻鴻

一年中的六月
透過月曆不良的翻譯
顯露出來
吞噬過多死亡
它讓自己顯得特殊
——我不也在緊握那些特殊的事物?
對某一手勢的記憶 某一產區的香料 一只有缺口的手鐲
和上升星座
為自己的錶帶選擇
藍色或黃色
miffy兔或蠟筆小新
發明一個理由
以免沒頂
找出某種一致
以便從中逃脫

六月
在無刻度的空氣裡
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
想起該隔岸對峙
一起醒著
壯膽
然後你會說
六月過完了
我會說
那麼該剪指甲了
你會說
決定了沒有
我會說
從此我只吃(或只不吃)野蘑菇
你會說
最壞不過如此
我問沒有選擇嗎
最好不過如此你說
終究我們會變成
一種無法回收的物質
排除體內一切水分氣體
變得無比堅實

然後變得透明
想念那些呼喊過但不記得的句子
變得抒情

於是我們只能
繼續盲目追隨
那些可疑的定義:
酒變壞是自然的
微笑是懦弱的
寫詩是殘忍的
自由是侷促的
愛上你是漫長的
革命是反革命的
而六月
在一首kate st. john的歌裡
六月是不存在的

1999(寫於「六四」拾週年)

4 comments:

陳志華 (gucao) said...

看《與我無關的東西》時,就很喜歡〈六月〉。

TSW,或鄧小樺 said...

那時我最記得還是〈風過隆達〉。

不過這個句子也很好:

「對已經去了遠方的風雨
屋子用整個胸腔共鳴」

ahsimsim said...

臨近掛線時,也想問,你怎麼了。

不過明天就要見到你,見面讓人感到安心。

明天見吧!:)

TSW,或鄧小樺 said...

劉某
有時我想
把自己切成碎塊
方便讓你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