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3/2006

歌唱敵人留下的勝利歌謠

句子累贅交纏的好朋友有句說得坦蕩 :「現在是否九星連珠萬佛朝宗,來便來吧我是流放了的伊底柏斯我是亡命之徒。」

只揀快樂的來寫。
1.
文明單位:飲食
嘉賓:歐陽應霽

歐陽應霽真係滴水不漏針插不下。又付出,又認真,又隨心。你以為佢會埋怨的地方,輕輕一轉風光霽月。沒試過這麼強烈地被初次接觸的人化解戾氣。又加之想到食物心亂如蔴。雖然我記錯了好幾個菜餚名但仍然強力推薦本集。

2.
被串科班出身的文學碩士——
但我都叫科班出身?別砸自己的招牌呀自愛自愛。自然有理論是穿越形式之後把作者和作品拉得短兵相接的,但我也情願我徹底錯誤,身後蠢蠢欲動的精神分析大軍且就收起——唉說錯話都怪我單純又酸的饅頭,又係粉絲。愛虧待自己的粉絲,不知是浪子feel還是頭巾氣——不過有得攝位出場,我呢d粉絲都係彈跳之餘,也就引引魯迅〈我的失戀〉:「回她什麼:赤練蛇」,恫嚇作結。

3.
所謂秋雨綿綿,正好失眠。八個鐘才讀上三百頁,也算不長進。

太累,只能抄,不能細說,但又興奮不能不抄。讀科恩(LEONARD COHEN)的《美麗失敗者》(BEAUTIFUL LOSER),第一部的敘事者是民俗學家,研究「阿—族」:

「他們簡短的歷史,是以一連串的失敗寫成的。在所有鄰近的族群的語言中,阿—這個詞本身是屍體的意思。從相關的紀錄來看,這不幸的族群沒打過半場勝仗,而他們的敵人所留下的歌謠和傳說,簡直就是綿綿不斷的勝利歡呼。我對這群失敗者的興趣,洩露了我的性格。F跟我借錢的時候經常說:可愛的阿—族朋友,謝謝你啊!」

只讀得50頁左右,要劃警句的話大概就可以把書劃碎。他揮霍性地滔滔不絕,流淌熱烈且具想像力的性描述,你 知道你不能停下,前面一定還有無限風光。讓我們信仰、流連於無上美好的表面。秋夜街頭讀這種書口角噙香。一邊想著夏宇說「他寫的每一個字我都明白」。無限艷羨之後我笑起來:如果是,他寫的每一個字我 都讀錯呢?我能不能強大到這個地步,穿越其餘一切的聲音?我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扶著商店的玻璃牆,走出 我方圓七步大小的錯誤地圖。這一切無疑都只與我有關。

希望辜負我們,而悲傷未嘗。我已經30多小時沒有進食,狀態上比較接近流放的伊底帕斯吧。事實上我從來沒有為伊底帕斯感動過;除了現下,實在希望擁有他那流放自己的精神力量,單單只為贖罪,就可以自剜雙目、終生流放。(無疑,我在自己的BLOG裡比較接近美德。)好吧我就當當瞎子。

4 comments:

梁文道 said...

我又點敢寸你呢?小樺姐!
你知我份人,セ都玩玩吓,講笑啫。

TSW,或鄧小樺 said...

好變態!我都唔點名你做乜留言!好彩你咁多地盤人地都唔知去邊度搵篇文來睇。

最憎人姐、姐聲。呢個錯得離譜,令人失望啊,親愛的偶像。

呀,就黎15號了(親切地笑)。

無主體的結構 said...

篇文自己搵上文﹕

http://singpao.com/20060913/feature/874162.html

TSW said...

咦火燒後欄!來將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