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3/2006

像他一樣閉咀

《百年孤寂》裡與美美熱戀的巴比隆尼亞,身旁有神話般美麗的黃蝴蝶圍繞,在與美美私會時被當成偷雞賊打下來:

「子彈擊中他的背脊骨,使他終生殘廢,必須在床躺一輩子。他從不呻吟,不抗議,矢口不出賣美美,黃蝴蝶始終困擾著他;他在床上受盡黃蝴蝶與記憶的折磨,卻又被當作偷雞賊而受世人排斥,片刻不得安寧,在孤單中老死。」

巴比隆尼亞是一個非常平面的人物:首先,《百年孤寂》那著名的全知上帝型敘述者,罕有地幾乎不進入這個人物的內心;他和美美的愛情只是糊塗青春,說不上偉大;而在他泛泛的表面看來,說他會當上偷雞賊亦無不可。於是最後他真的被當成了偷雞賊。這個片段讓人難以忘懷,是因為敘述者看來昧於角色內心,不過是要讓我們挾帶著訝然的悔恨來為角色的遭遇悲傷——而悲傷又反過來讓角色,與人,擁有尊嚴。

1 comment:

outofplace.cham said...

我好後悔無帶本百年孤寂過來。前排,直到依家,都勁想重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