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2008

無論人數


一系列拒絕入境行為,一概回以「不評論個別事件」。這就是去除雜音的行為。無線前日報導了北京拾荒者的命運,這就是在全城被買起時,新聞工作者的一點心意吧。

傾聽雜音


年青人不熟識中國現代文學史,我便描述童年時一個忘不了的畫面。80年代中,廣州的電視台逢週日就會重播1962年林農導演的電影《甲午戰爭》。北洋艦隊戰敗,一名中國水兵身在海中,身邊漂浮船隻碎片,看著中國艦隊在炮火中沉沒,不可置信地痛哭。像是宿命,每週日早上開電視,都看到這畫面,一次又一次。小時未能明白,卻對那士兵的哭泣感到很害怕,那是絕望的崩潰,遠遠比一己生死更巨大。及後唸中國歷史,讀到甲午戰敗之後,中國讀書人望風涕泣,馬上想起黑暗海裡的傷心絕望。自許天朝大國,歷經洋務運動三十年,精良先進的北洋水師,竟然敗於國人沒放過在眼內的日本蕞爾小國,集體的無數的強國夢同一時間幻滅。我第一次理解到,虛妄之物的重量是何其之大。教科書上的不平等條約,校服裙子邋遢、逢中史課就魂游的我,幾乎可觸摸到溫熱的血淚。

建基於電影印象,對我來說,中國人的自強,從來都是由幻滅堆疊成的,絕望的反抗。從中學到大學的現代中國史教科書,都會說,五四運動是一場反帝國主義的愛國運動。那是說,對於持「開發」、「啟蒙」等堂皇藉口的征服和侵略行為、對弱者文化的清洗行為,表示反抗。中國現代史,是將西方數個世紀的現代化進程壓縮到一百年內進行,壓縮裡有斷層和扭曲的心態,五四運動也有其偏頗處,但作為中國現代文學的起點,我們必須研讀,並且應在研讀過程裡把五四的精神內化。我在裙拉褲甩的功課裡,也記住了「反帝國主義」。它很接近直接經驗,幾乎無待學術定義。

因此,遇見「西藏從元朝開始就是中國的領土」這樣的簡化論述,我都不禁有些微驚詫,怎麼能對元朝的帝國主義馳騁,如此安心地肯定?五四的反帝國主義精神何在?難道我們被帝國欺侮時就反帝國主義,一朝翻身成了帝國,就拋諸腦後?今日國人也抵制洋貨,世界卻像是反過來了。

魯迅在1930年代曾寫過:「落葬的行列裡有悲哀的哭聲,有壯大的軍樂,那任務是在送死人埋入土中,用熱鬧來掩過了這『死』,給大家接著就得到『忘卻』。現在『民族主義文學』的發揚踔厲,或慷慨悲歌的文章,便是正在盡著同一的任務的。」魯迅原文裡的「死人」,許是指為民族犧牲的英雄,他指責的是軍閥政府褒揚戰死者卻並不真正為民族爭取權利。時移世易,今日這段文字卻可有另一重隱喻:在喧天鼓樂之中,政治犯、維權人士、上訪者、民工,他們的境遇是愈近奧運就愈慘,因為典禮容不下反對者與衣衫破爛者,盛世急待忘卻,畫面必須完美。而魯迅總教我們傾聽雜音,凡被權力者宣稱為需要「忘卻」之物,都要加倍留心。我甚至想起,那些感受到欺侮而到家樂福示威的民眾,受官方鼓動,他們流著愛國的真實眼淚,操官方的傳統語言,卻還要被驅散。 人權不是與他們敵對的詞,在奧運期間為人權抗議,也是為了這些純樸的人民。不知他們何時會理解。而反抗者並不孤獨,所有五四時代的英魂一直同行。


下面是胡佳入獄和被判刑前的文章。

奧運前的中國真相離2008年奧運會還有332天

胡佳

  今年6月起,中國政府為了准備8月8日的奧運會倒計時,以及未來的十七大和明年的奧運會,反復指責國際社會把北京奧運會政治化。國際奧委會的副主席維爾布魯根先生也對公開要求人權組織停止對中國的人權壓力,以免影響到2008年夏季奧運會的舉行。而與此同時,中國政法機關空前的高壓降臨在各地的維權和上訪人士身上,大肆遣送、抓捕、軟禁各地的維權人士。實際上,從2001年7月13日我國獲得奧運會主辦權,中國政府許下“改善人權”的承諾起,所有與此承諾相違背的人權侵害事件都與奧運會有了相關性,甚至很多就是直接借奧運會之名進行殘酷“清場”。那麼究竟誰才在利用奧運會制造政治事端,我們用充分的證據來證明。

  當今時代恐怖主義肆虐全球,自2004年雅典奧運會起,反恐安保措施比從前任何一屆奧運會都加強了許多。而中國全面負責奧運安保的國家公安部,卻完全超越了反恐範疇,在全世界面前秘密違反奧運會奉行的開放參與模式,制定了所謂《關於嚴格開展奧運會及測試賽申請人員背景審查的通知》。而這些中國政法機關秘密設置的非法政治化鴻溝遠遠跨越了奧運安保標准。此非法規定已經在奧運歷史上最廣泛地剝奪了海內外許許多多合法公眾參與奧運的可能性。僅僅舉例其中的一條,即不准“對我黨和政府嚴重不滿人員”參與奧運會。而現實中中國最大的矛盾就是黨民矛盾,或者說是不受權利制約的專制體制與不斷受到政府非法侵害的公民之間的矛盾。至少數以千萬計的暴力計劃生育受害者,失地的農民、被拋棄的中小學教師、國有企業下崗工人、重大水力工程的移民……在此標准下,幾億中國公民都會因政府奧運安保規定而受波及,沒有任何可能親臨現場觀賞奧運會比賽,甚至根本無法進入北京。而且這些公民將隨時或已經受到警方秘密審查或被非法限制言論自由、人身自由權利。但,中國公安部至今不承認有此規定存在。中國政法機關實際上深知此規定本身就違背奧運准則、扼殺奧運精神。那麼誰賦予他們權力肆意制造這樣違法侵權的暴行,從中國公民到國際社會,能容忍中國公安部門的黑箱操作嗎?!

  如果按照中國政法系統的做法持續下去,本來屬於我們13億中國人的北京2008年奧運會將因政府造成的人權災難,而可能超越1936年柏林那界歷史上最不光彩的法西斯奧運會,成為集中營中的奧運,煉獄中的奧運。那將是我們許多中國人的失敗和恥辱,也是對奧林匹克精神的褻瀆。

  我們認為奧運會承載著人類和平的希望,證明著人類的力量和尊嚴。我們認為受到國民及國際社會廣泛參與和監督的奧運會能推動中國更穩健和平地走向民主、自由、開放。這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機遇。

  滕彪博士和我都生於1973年,他是維權律師而我是一名志願者。我們僅僅是兩個普普通通的中國公民。我們愛我們的中國,我們向往自由天空下一屆真正屬於中國人的奧運會。沒有任何人、組織、政黨、政權有權非法侵犯公民個體的自由。這份自由也屬於達賴喇嘛和六四群體等等那些在海外被剝奪了歸國權利的中國人,他們都有權利回家,他們有權來參與奧運。一切就從維護這塊土地上每一個人的尊嚴開始。

  沒有人權就沒有奧運。


胡佳
2007年9月11日
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拘禁的第116天 於BOBO自由城家中

3 comments:

鐵志 said...

小樺,謝謝你的這篇文章。真好。

TSW,或鄧小樺 said...

謝謝鐵志
這幾天左右手在翻《自己幹革命》和《一封給青年行動者的信》,也謝謝台灣朋友的工作。

little Alex said...

謝謝你的文章,看了後有點一言驚醒夢中人的感覺。上大陸的壇子多了,開始把他們的歪理也當成名正言順了。你對,哪能把元朝已是中國的視為正當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