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2008

母親節文章(美少女夢工坊五game評網上詳細版)

(刪於上週星期日明報,趁母親節,把game評寫到報上去。題目為編輯所擬,不知美少女系列是否也是陳姓編輯心頭好,最後一節的小標題可謂人同此心。)

母親的超現實結局


小時看柴門文一本短篇漫畫集《半熟家庭》,主題是「未成長的父母」,描畫自己心理還未完全成熟,卻已被父母的責任與社會角色追迫而徬徨無措的年青人,小時頗被書中的細膩感情打動,深感父母其實脆弱動物。有天想起,與我同齡的女子,不少已經做了媽媽。facebook裡看到她們擁著嬰兒的歡欣相片、她們上載的育兒趣事(如嬰孩第一次成功翻身的片段!),我百感交集。育兒與家事心得我是無從分享,作為姊妹,我嘗試繞個圈子接近她們。

《美少女夢工場princess maker》(下稱PM,第五代易名為「美少女夢工坊」)系列,是單機電腦遊戲的長壽經典作,第一代1991年推出,2007年第五代面世。這是一個育成遊戲,玩家將養育一個女孩8年,為之訂造生活日程、學習打工交友等生活細節,至女孩18歲迎來結局。遊戲有超現實成份,管家來自魔界,女兒可以學習魔法、與魔界的人交往,不吝「比真實還好」。PM系列的革命氣質在於有「父嫁」滿足一系列男性玩家,玩家與女兒無血緣關係不算真亂倫——而和自己培育的虛擬女兒結婚理所當然,如同把布毛熊視為情人不算人獸戀。有夠酷兒(queer)。歷代中最受讚譽的是PM2,其魔幻與酷兒色彩最高:裡面最貴的衣服是「國王的新衣」,大家自己想想那是什麼,據說男玩家誓要到手;還可以玩出SM女王的結局,魅力、氣質、罪孽超高而智力、道德、信仰是零,難度很高,昔日某秀麗乖巧虔誠的女同學C便以成為SM女王為榮。

Pm系列象徵了養育的神奇,那就是超越我們現實的人生限制,讓養育者與被養育者都可以有神奇的結局。PM4換了製作班底,遊戲設計亦無特色,擁躉失望;PM5重召歷代人物造型畫家赤井孝美回巢,大量增加細節,並首次讓玩家當母親,這女性意識的抬頭,乃因現在單機遊戲以女性客戶佔多。

PM5裡養女兒真成一門學問了,玩家對女兒的控制非常嚴密,與女兒對話的種類增加,教養方式由原來的兩項增至七項,新增讀書及遊玩、禮儀態度、對陌生人的信任、聽別人意見的程度,還有門禁。門禁出現標誌了設計中的家長色彩——門禁是屬於家長的,青少年一般只想門禁消失;若青少年也想著門禁,大概青少年就愈來愈像家長。學校角色也較前遠為吃重,以前是一個月十天上同一門課,現在學校課程不完全由玩家控制,玩家便全力設定課外活動、校外再讓女兒學別的才藝。這大概切合了許多家長的「履歷焦慮」:誰都知可以選自由粗放、任孩子閒遊,但既有選擇在,便把孩子的日程填得滿滿的。

要幹的事多了,遊戲結局的魔幻性質卻減少,PM5中等結局是女演員和模特兒,怎麼竟然要沾明星養成遊戲的光;至於音樂教師和書法教師、泳手和馬拉松跑手——呃是有分別但分別不大,像人生一樣沉悶。我以前常玩到的「國王的寵妃」、「富豪的妻子」等黑暗系結局,可一不可再。PM3流浪漢可以養出公主,PM5最冒險的父母是自由業(包括作家);遊戲地圖有大量消費點,分出中產生活與平民消費。這是現代都市的現實,迎合大眾的遊戲,自動消滅了昔日人魔混雜的古代世界。我這PM信徒有點興趣索然,卻在裡面看到了今日母親面對的現實:要比以前花更大量努力,但神奇結局的可能性卻減少,誰也不願冒險。

讓家長回到常識

《十六歲後才上床?》(下稱《十》)是一本關於性教育的書,但不是給青少年,而是給父母的。中產母親Daisy發現鄰居十五歲少女在家中私生嬰兒,轉而擔憂自己一對嬌滴滴的女兒行差踏錯,千辛萬苦開始了家庭性教育,防止少女過早失身。書裡以頗為漫畫化的筆觸,描繪對女兒失身恐懼到精神快崩潰的母親,懦弱逃避家庭性教育的父親,是喜劇也黑色。家長不願面對現實,又將青少年和性妖魔化,口裡提醒的性根本就是洪水猛獸,想像少男全是餓狼,女孩則都是白兔全不懂抗拒——委實有點像出自恐怖份子的大腦。

現在的家長有這麼頑固封閉少見多怪頭腦簡單嗎?我想想見過的家長網民,嗯,說不定何念慈是對的。家長的確非常難以說服,常常把「你沒有孩子,你不會懂」掛在口邊。所以書裡有大量「專有名詞」,什麼「信念危機哭泣症」、「爸媽通報機制」、「無助媽媽信託社」…不少應是作者杜撰,模擬一副中產專業口吻,說服裡夾雜半真半假遊戲調侃。

《十》是肥皂劇,充滿cova蛋糕、智利紅酒之類的中產消費品,有點俗氣,但偶然你會在不顯眼處看到可稱美麗的句子。作者提供一條這樣的電影路線圖:《早熟》、《麻將》、《天地無倫》,雖然Daisy媽看完《天地無倫》的反應是「想嘔」,但畢竟由電影開竅,簡直是藝術的救贖。她不再假想女兒入大學才拍拖、結婚前仍是處女,反而主動向孩子提出「十六歲後才上床」協議;《十》教母親以退為進,小心翼翼、步步為營、主動開放,是免她們控制森嚴神經過敏、卻被兒女蒙在鼓裡錯到徹底,像書中的太平紳士何太。控制愈嚴密、愈與現實脫節,後果就愈不堪設想。

《十》夾雜著政治不正確與最政治正確(正如家長會同時無比現實和不接受現實),可算是《誰說家長一定是好人?》的家庭肥皂劇版,可謂苦口婆心,作者且是口甜舌滑。覻人不覺,書中Daisy媽的智囊不婚主義者Miranda還信口說「其實香港少年絕對應該荒淫,[...]平均說來這個城市還是性活力偏弱,所以經濟是搞不上去。」給母親偷偷塞一小把激進。書裡一再重覆背誦十一條「提防阿女過早失身守則」,幾乎接近教育電視,但對於本來掩耳盜鈴口是心非的家長來說,已是赤足走過紅海到了新天地。而所謂新天地,不過是一個「兒女不由你全部控制」的現實——即是常識。


按下F12+R+N+Q 後,再按住F10

年前女同學C也舉行了甜蜜婚禮。我那些成了半熟媽媽的女同學們,那麼特立獨行背後一段輝煌史的女子們,日後會否真像《十》裡的母親團那麼神經衰弱?我還在想望神奇,懷念PM2那個「按下F12+R+N+Q 後,再按住F10不放」就會出現的神祕商店和職業介紹。那些明明是我們所經歷過的,不是說要走捷徑,而僅是相信,除了刻板主流式式一樣的人生,母親和孩子也還可以有別的選擇,在現實裡尋找超現實。


4 comments:

楚你養母 said...

養女,我好鍾意呢篇。

Lina said...

I love it so much. And the fashion one too.今天做NUDE MODEL, 做做下D ARTIST聽收音機, 聽到你做緊電台,講女工合作社.

Anonymous said...

嘩,Princess Maker 2,好懷念呢!多謝分享。

TSW,或鄧小樺 said...

就是寫給你們看的。

我以為還會有更多pm迷回應呢………嗚,我連pm迷同伴都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