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8/2008

潮語起哄

(刊於週三「730視角」)

會考中文卷出現與「潮語」有關的題目,報章報導師生抨擊,還有考生發起黑衣抗議。以前考試一完,同學常會一起「對卷」,即評估一下自己答成怎樣,比較有自信的同學會反過來評估卷子出得好不好,反嘲一下不信任的老師,這都是古已有之。考卷錯解「屈機」、「潛水怕屈機」有點胡亂堆砌,這是確是考試局出了糗,被考生和歷史嘲笑,也不算過份。然而,要用嚴肅的集體抗議去反對這種出題方式,卻未免有點過態。

其實正如報上一位受訪考生指出,「潮語」雖然是新事物,但其實題型非常傳統,我看過考卷,所謂「潮語」,底子裡根本就是十多年前就有的「書面語vs.口語」的論爭嘛,熟悉極了,論點都一樣,我相信很多考生都接觸過,冷靜一點絕對可以應付。中文科考的是語文能力、閱讀能力,危機應變能力本不是主角,然而許多考生反應卻顯示了,他們並不是語文能力不足,而是被陌生的潮語打亂陣腳,導致滑鐵盧。

危機應變能力為何會這麼低?恐怕是太多貼題「捉路」、考試操練造成,學生在揣摩題意之餘,卻不能靈活應變,也不具備真正的理解能力。某些老師主動出來抨擊「題目令學生手足無措」令人詫異,因為老師應比學生更有能力發現這其實是傳統的語文題目之變奏。不去安撫學生、幫學生理解語文問題(書面語vs.口語/潮語),卻反而鼓動學生去要求考試局以更傳統的方式出題,其實還是揣摩心態作祟——而且還不能接受自己揣摩失敗。如果不斷出最符合預測的題目,「揣摩上意」的文化根本不能改變。別起這個潮語哄吧。

學子考試壓力大,公開試成績影響學校命運,我都同情。香港社會太過以考試定生死,才是真正的結構性問題。而許多報導和專欄,喜歡大用潮語來攻伐潮語浮上水面,這不太公平。這樣做的多是上年紀的作者,不知六七十年代殖民地報章習俗的遺傳:許多話不能直說,只能通過抨擊的方法讓人看到、留痕歷史。以前這是為了保護弱勢本土文化,現在卻變
成了打擊青少年文化。


***

另,艾未未發話,說火炬讓北京盲目,什麼「神聖的火炬」,神聖甚至不是一個共產主義的概念,故其有謂「我不認為自己是個異議藝術家,我看他們才是異議政府。」


所以這是最近的閒書首選。

9 comments:

思存 said...

那本書呢...看封面以為是兩人對談,但原來是由一位「訪問員」分別訪問二人。而那位訪問員呢,全程都被陳丹青奚落,她卻一於少理,堅持文藝腔,一條問題接一條,雙方好像沒多少交流似的.... (我就想: 哎, 搵鄧去訪問就好)

不過D相確係靚~

熊一豆 said...

鄧是全能新人類。

ms a said...

哈哈哈!
睇到你blog入面的entry,覺得同你真人真係好唔同!
個feel好奇怪!
哈哈哈!

(我是你的學生啊~~)

a said...

之前說過看到過有些blog很好看:
對我來說啊!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kivo

看看吧!
一番心意.

TSW,或鄧小樺 said...

人太好的思存,我想法跟你相反呢,我是突然福至心靈,覺得國內記者一般都有了共識,陳丹青嘛,不要和他對話,就由得他,半獨語的在那兒,狠狠的漠漠的不留情面,全國人都等聽他開罵,根本就是愛受他罵,一搭一檔的在那兒。你看《八十年代》裡查建英和他算是平輩了吧,不見得比這些惹火他的訪談有更大成果。若換了我,也願意讓他開罵。

有時距離是一切神秘的根源。今年書展據說陳丹青會來,希望千萬不要編派我做主持或什麼的,我一定當場精神崩潰。

熊一豆,這是新綜藝節目不成?怎麼我好像聽過?

ms a ,說我的blog和我真人好唔同,你都差不多是第一個,我甚感欣慰。

hystericireul said...

這篇寫得真好,真的。 

熊一豆 said...

新綜藝節目?你呢期追亮相唔通?
黑底白字,書到用時。

a said...

哈哈哈!
這裡的你太正經.
平常的你太癲喪!
哈哈哈!

Frostig said...

對啊,覺得你很正經......

當然,我也不覺得奇怪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