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6/2008

湯禎兆

冷笑話:以前讀心理分析的概念「sinthom」,季廣茂譯為「徵兆合成人」,當然馬上想到「湯禎兆合成人」——再翻一翻,就是今天的《全身文化人》了。出自選集,好型。

湯禎兆新書對談會 如何全身.怎樣四國 》(05.17)

者感言:

08年是我的出版年。5.17 是頭炮,《全身文化人》是回顧,《情熱四國》是前瞻。對於一個長年以寫作為目標,出版為職志的作者來說,知出版及文化工房携手合作策劃是次發佈會,是我的莫大福份。若各位友好在當天有空,我衷心邀請你到來賜教並分享箇中的喜悅。寫作是快樂的,尤其出版正是收成的一刻......

 


日期:
2008517 (星期六)
  

時間:下午3:00 - 5:00

地點:三聯書店(灣仔莊士敦道141 )3

講者:湯禎兆

嘉賓講者:葉輝 鄧小樺

主辦:知出版 |文化工房

場地協辦:三聯書店

 

** 書籍將有折扣優惠,歡迎讀者購後索取作者簽署。


更多資訊請到阿湯的blog


***

今日大家都以為湯禎兆是日本通和影評人,都以為他專研日本或者電影(或者AV),但其實他昔日曾是中大中文系傳說中的才子,一時無兩;後輩學妹都欲一窺風 流面目,而余生也晚。見到阿湯(其實我慣持中文系習俗,至今仍叫他湯生)時也沒有以學妹身份相認,乃是覺得慚愧、不好意思沾光。倒是很久之後,他私下跟我 說,其實他的日本研究、流行文化研究,底子裡還是中文系時學的理論。我暗暗彈跳:相認!
[...]
創作是湯禎兆「小時的營生」,今日他好像不再做了;可能是因為,今日在學院以外,可以用這些跨界而對讀者具挑戰性的文字創作,來換取浮生微薄酬潤的園地, 已幾近於無。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由此想來,湯禎兆今日以其小時營生所勾出的文學輪廓即是:某些所確曾擁有過的能力、志趣、情感、記憶,種種殘 餘,不見容於殺機處處的商業社會、大眾媒體,所唯一可去之處,便是文學——文學,一如每個人的影子,是外於此身、不能失去的一部分。

——節錄自〈文學作為影子〉,全文見《全身文化人》,或5月12日文匯報書評。

1 comment:

dbdb said...

嘩,睇到好似森巴巡遊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