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4/2005

人群之內及之外(13/12記一)

1. 是日金句:「全世界的示威發生暴動,都是因為地頭蟲搞事,香港人好怕死既,所以入鄉隨俗,呢次示威會好和平,冇事既。」——無線新聞(馮佩樂)訪問灣仔的報紙檔阿叔。

真係希望在人間呀。阿叔係我地既希望。

2.警方出動9000人,而在場與警方角力的,不過百餘人,且有過半是記者。所謂「暴民」,赤手空拳,被胡椒噴霧噴個滿頭滿臉,連水都冇枝。我希望大家透過電視看到所謂很激的衝突場面時,會同時發現強弱懸殊之荒謬。這就是所謂「最低限度的暴力」:不用警棍,不顯得暴力,但使用會有長期影響的胡椒噴霧。

3.不知為什麼那些噴霧是漿狀的。

4.就我觀察,警察除了對個別單槍匹馬去踢撞他們所手持的長盾的人士使用胡椒噴霧,有時還會甩一大pat出來,制止集體衝撞他們的各國民眾——唉只有韓農才會勇敢地單挑,他們視為一種承擔,不想我們這些業餘的冒險——那種噴灑則是時間的,大約我們湧3分鐘,最久的一次不過五分鐘,隊裡就會飛出一pat噴霧。他們不肯讓絲毫壓力累積。

5.說到這裡難免是傷感的——強弱的懸殊是絕對的,是要對方,即國家機器,放你、讓你,你才能動。

不過在進行中,其實並不絕望的。

6.開始燃燒的棺材推過去其實冇賺,然後傳媒影野,夾在人群和軍警之間,突然發生湧動。大家都話係傳媒衝,我地只係執雞。

7.執雞呢d野又點少得鄙人呢d鐸叔精。連忙拋下遲鈍的學院派張某,在後面幫忙推幾下(咁你都已經唔上前線勒,響後面幫忙推幾下,都算答謝人地遠道而來丫。)。推推下,前面飛出胡椒漿,警員rotate之餘示威者又rotate,換出中招者。(咁有人中招時你走人,好冇雷氣姐)

8.咁樣搞搞下,慢慢咁我突然就上左第一排了。(咁唔通一上第一排就即刻縮咩,衰仔左少少卦)。我係女仔警員不會對著我噴,又生得矮不會中很多招,只沾了一點很小很小的胡椒噴霧,其實一d事都冇,仲吹噓「戴眼鏡係著數d!」點知多手抹左一下,眼突然就睜不開了。於是被換出來洗眼。咁低b,真係好唔好意思。

在大場面下,鄙人之瘀皮依然不改。但在湧撞的時候高叫「come on!」激勵士氣非常自然,叫到連聲都開埋,渾不似又傷風又唔夠訓。在人堆彷彿像在海裡漂浮,搖搖晃晃,無法完全控制,但你其實可以捕捉它的韻律,在某個位置你知道——可以推前了。感覺非常好。有時會被擠得離地,但不知為何,我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會跌倒。在生命危險將生未生之前我總是心中一片澄明。仲繑住左素有畏女症的周某好耐添!

9.在第一排時睜不開眼,對面的警員大叫「小心女士!唔好跌倒!」我好像是答他「我唔會跌的。」唔記得有冇唔該佢。唔知點解我遇到的警員都對我不錯,以致我不夠革命。

10.衝撞了90分鐘左右,一場球賽的時間,共推前4米左右。傳媒在前排時衝得最容易,一下子推前兩米(10分鐘)。之後咬了很久,韓農幾波衝擊,才推前1米(45鐘)。我說如果能夠把軍警推過那個紅綠燈就當贏左,那時衝擊已經完畢,傳媒汹湧而上影相,輕易地警方就退到紅綠燈之後。

以上經歷希望說明兩點:1.其實所謂衝突,主打的是傳媒。2.傳媒和軍警,都勁到冇得鬥——所以難免令人想鬥 。

11.為什麼電視新聞的鏡頭都在這麼前線?因為角度是很重要的,衝突線佔地不過三米,退後一步,就可看見大片空地。而故作嚴肅的靜坐對峙,後面其實有人在載歌載舞。無線新聞記者戴著頭盔做直播,引起了在場的示威人士很大不滿。無線的直播不斷被打斷,而到最後晚間新聞,出現了非常lyrical的近鏡,捕捉頭盔後的警員面容,大特寫堅毅的雙眼!我們在電視前,應聲拍起掌來,高唱「憑浩氣……」

不知為何,現在看來最希望發生暴動的,像是傳媒。

話說起來,本來都說世貿期間別看本地傳媒,不過今日《蘋果》算有少少良心喎:「南韓農民: 『我 們 沒 有 擲 石 也 被 噴 胡 椒 噴 霧 , 如 果 這 是 南 韓 , 我 們 一 早 跟 警 察 拼 了 !』 他 埋 怨 現 場 有 太 多 記 者 , 為 免 傷 及 無 辜 , 示 威 者 才 『點 到 即 止 』。」
寫的人也算交足了,標題就……………




數下係記者多定係示威者多。當然警察一定最多。

3 comments:

林輝 fred said...

今日明報同蘋果都算係咁o架喇,至於東方太陽星島就仍然係一貫仆街到爆。

TSW,或鄧小樺 said...

咁係咪算係因為尋日

蘋果將事件定性為「抗爭」嘛。要為蘋果歡呼。一下咁多,啦。

譚棨禧 said...

呼喚呼喚,一千個呼喚!

「錄影力量」。真正有力量。
http://swtop.blogspot.com

「瞄準世貿」。目前唯一的直接行動連結。
http://www.targetwto.revolt.org/

「媒體行動」。唔甘心扮客觀的韓國朋友。
http://www.gomediactio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