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4/2005

大蛇痾尿(13/12記三)

(題出此處

世貿的遊行仍然非常快樂。這次我在人民戰車隊裡,(唔覺意又黐到大長毛搏上鏡!),前面是持木屐的韓農,後面是(缺席的)中國農民橫額,再後面就是鼓隊。長毛固然比較有趣,但與韓農相比,還是相形見絀。韓農有木屐和音樂、鼓隊真係贏晒、贏晒贏晒贏晒!還會突然在銅鑼灣大街上坐下,仰天臥倒,煲飛煙(事實上他們一不走動就會煲上一飛)。呢d咪就係creativity囉。你住香港咁耐,有冇試過 /諗過o係馬路中心訓低煲煙?而且還有非常秩序井然的突然暴走。鄙人暴走咁多年,呢次都算印象深刻。

韓農下水,他們很多年紀都大,難免擔心;便拍拍他們背脊,他們回過頭谷個老鼠仔俾我。「游往世貿會場」,這多麼象徵性——而它真的只能是象徵性的,怎不叫人搖頭氣惱。(這麼溫和你還想要怎樣?為成報設計頭條「暴力第一擊 韓農跳海 燒棺 衝會場」的人士。)我該說,sorry,我們沒有好好打理我們的海港,要你們跳入這麼髒的水裡。又或是,各國人士長時間集會,領袖激憤,周圍的人包括我在內一句都聽不懂,這種情況有時真的叫人很難過。但這當兒韓農突然起身,發喊(我們都馬上豎起渾身汗毛),衝過去,一起向警察鞠躬,轉身離開。於是大家都鼓掌。

人家幾pro,你睇你呢d靚妹淨係識sentimental,都冇幽默感!


1. 如果香港媒體整體對世貿事件的報導取向在未來幾日內有所改變,我會記住作為先行者的明報和蘋果。

2. 好悲涼:「人聽John Lennon我地聽John Lennon,卻沒有聽出個參與社會的行動來。」

3. 回來聽鳳凰的晚間新聞,說拉米對通過協議有信心,心中一冷。大家都有點接受放軟手腳,是因為賽前預測不會通過,咁就當豪俾香港人長見識。如果真的在香港通過了,我們放任會議順利進行,這怎麼對得起遠來的朋友。可正如某人嗚咽著說的:香港七百萬人,零動員。
activist:http://www.targetwto.revolt.org/

2 comments:

李智良 said...

小樺好,

寫了篇筆記,見
http://oblivion-1938.blogspot.com/2005/12/wto-3.html

Son Lee said...

謝你的詳盡報導
我在自己的hompy link了你的blog

人手trackback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sonlee/20051215#%E4%B8%BB%E6%B5%81%E5%AA%92%E9%AB%94%E4%BB%A5%E5%A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