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9/2005

摟打小劇場:什麼人明寸什麼人 (世貿小息)

1.沮喪的人

有些東西亙古不變:腹中空空,深夜醒來,總令人異常沮喪。便去做剪報,清理滿地報紙。慢慢感受,年少的各種積習在身體遺留的痕跡。否定自己是可能的,徹底的改變則是不可能的。

以上這麼惡劣的句子,一看就知道是未清醒的時候寫的。

謝某說,你這樣,會搞到自己很麻煩。被一個常常搞到自己很麻煩的人這樣訓示,有多沮喪可想而知。

可是,若不是經過這番折騰,你叫我一開始便認輸,我還是做不到的。經過一番折騰,我承認事情應該有更好更直接的路徑,但,我沒有抱持錯誤的價值。

2.可憐的人

在徹底的丟人之後(莫忘記先撩者賤),可憐的人把自己隱藏起來。可是某本詩集的出版,又讓可憐的人滿心憤怒,不得不重貼don’t fuck me mr lawerence 01,並新填古詞(嘿嘿)。對待不同的人、不同的情況,都只有黔驢一技,這就是真正的絕望與脆弱。有時我真是想和可憐的人談談。

可憐的人總想把「為錢」抹在出版個人作品的年輕作者身上——我們且就和應他一次嘛。現誠邀各界人士參與「(團契式)溫馨送暖到旺角」,在任何時間,到旺角——或在任何街頭見到我時——請我食飯本月突然只剩700元,做野做了整個學期,點解冇cheque到我手。

4 comments:

Eric 'Spanner' said...

估佢唔到。

之不過,佢想再試劍,的確係白底黑字。各位請多多鍛練。

hans said...

我想不通你這個人是到低甚麼想法,或許你更喜歡多人來罵你才快樂。本來我沒有想過要澄清,但不想一些對我沒有意見的人誤會。

1. 我根本不知你出詩集,也不知你寫詩。
2. 我連留意本地出版界的興趣/時間也沒有、且我很少看繁體書。
3. 那天寫了一首不知甚麼的詞,正因我是廿九歲生日。入大學始,每年生辰,我也會亂作詞一首。你看不到幾位特別的好友向我祝壽嗎?只是你自己對號入座,把自己想得太大。

自從上次和你討論事情過後,我學會了更大的包含、也學會了不甘於和一班繼續寫垃圾以為已知天下事、送萬暖的人爭拗甚麼。

當然,近日有你身邊的舊雨新知關心你,和我談起你來,這學我更了解你。所以若有誤會,我會向你說個對不起,且祝你可以多心平氣和一點。

並祝你的詩集出版順利。

TSW,或鄧小樺 said...

可憐的人:

嘩,你連「新知舊雨」呢條橋都抄埋,我真係好驚呀。看來這裡真是你最大的學習場所?
黃子平先生對你的評語是什麼你是否想知道?

你那三點通篇大話,而且你自己可以將貼過出來的文del,根本你玩晒。mr lawerence01(現稱02)突然貼出來,就是因為你「學會了不甘於和一班繼續寫垃圾以為已知天下事、送萬暖的人爭拗甚麼」?

可以自我感覺良好,可以在口中當自己聖人,別當人白痴就好。

而證明你是/不是垃圾的,就是你自己的文字,例如那首有趣的詞。我是不是垃圾不要緊,你亂罵人垃圾也只與你有關,總之可以證明我與你不相同的東西何止千萬,你不用時時刻刻出來踩人捧己。

謝謝你的祝福,和「我想不通你這個人是到低甚麼想法」這樣的奇趣句子。學懂了祝福,下一樣應該學懂不要開口閉口垃圾,除非自稱。否則,一切依舊虛偽。

恕我直接,像你這種人,連跟你認真討論的必要都沒有。好了好了,就當我誤會好了,別激動別激動。你「志在、四方!」嘛。

為免讓你曝光太多,恕不再回應啦。

Anonymous said...

What a great site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