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2005

羨慕

事實上,有很多參與了17日晚抗爭的人都覺得今生無悔。而到過中環的人比我這些懵性性留在灣仔吹風、又入唔到告士打道的人,更為無悔。

寫得好呀

6 comments:

林輝 fred said...

對, 無悔。
現在我們都患上了後示威亢奮/憂鬱症了。

洛謀 said...

後示威亢奮/憂鬱症症狀包括:
覺得需要大量購入噴漆、地拖棍、保鮮紙在家,及行動時要帶上,以備不時之需...

朱凱迪 said...

係中環廣場呀。

智海 said...

我的症狀有:
1. 晚上聽見鼓聲;
2. 在多人等紅綠燈的路口,感覺人群排得特別迫特別齊整,像衝突的戰線;
3. 街上每有不尋常的聲響如叫囂、高聲說話、汽車引擎轟動,都想起示威場面;
4. 每見實用工具如木板、地拖等,會設想它能否改做成示威工具,像韓農用救生衣擋警棍真是一絕(超卸力!)
5. 心情真的有點憂鬱,做事提不起勁。

智海 said...

6. 還有,常常感覺手機被竊聽。

pat said...

其實我們(姑且包括眾blogs和inmedia吧)會不會像其他香港傳媒一樣,花了太多力氣處理眾人在示威方面的分岐,而忽略了世貿協議的結果?

當然我同意處理前者比較緊急,但完全不處理後者有好像有點兒那個,as if世貿會議好像未完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