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1/2005

跪拜之前,都係要怒小警方

有的朋友有點憂鬱,但我仍然憤怒。相當無力地。敝站看來已無擁護警方者留言,也算表面鎮壓成功。但我仍然憤怒,因為我們的城市竟然有這麼沒有用、不要臉的警隊,而我想不到要怎樣discredit它,才能令我們的城市的天平稍稍傾向平衡多一點。

1. 誇下海口

清場何止11小時,有位外國朋友叫derek,他直到19號早上9點,才到達警署。其實一晚拘捕300人,已經可以癱瘓整個香港的警署。李明逵偏要面子,聲稱拘留900人。其實還不是一到警署就放。其間完全不能為照顧拘捕人士的基本人權。警隊是執法機關,執法機關應該確保牽涉其中的所有人士的基本權利,否則該執法機關就是殘廢的。因好大喜功而暴露自己的殘廢,這不是香港之恥是什麼。

2. 陰

過度使用武力我已經談夠了。各種武力之中,我最接受的,是在肢體衝突時的短兵相接(不包括胡椒和催淚氣),因為情況混亂,重手難免,何況我們的警隊已經被公認為「欠缺處理示威的經驗」(荷西波夫語),也該給予一點同情心。可是,我實在不能容忍的是,在對方束手就擒之後,警方重新掌握絕對權力之後,反過來對被拘留人士作出無視人類基本權利的侮辱。包括對修女和性工作者領袖的凌辱。

這裡有一地的黑材料
還有阿藹很好的文章
星島咁保守,都報到咁
(一些剪報,請見comment。)

短兵相接時完全給比下去,一切倚賴精良裝備,而在對手放棄反抗之後,才大發神威。這就是我們的警隊。

3. 聞名遐邇的小動作

我曾訪問過警隊高層,其間的感覺是,他們的思維根本與所謂黑社會沒有分別,都是很理所當然地為自己開拓特權,劃出禁區限制普通市民的行動。而警方為自己的行為所提供的理由更為奇怪:

星期一我們在觀塘裁判署等候外來朋友釋放,等了好多個小時,終於旅遊巴出來了,我們喜極而泣,有朋友越過路邊鐵馬拍dv,警員拉開鐵馬讓他走過來拍。然後旅遊巴走了,拍dv的朋友還在路邊,有警員就過來跟他說,你現在很危險,不如你番上路邊啦。此語引來在場的朋友破口大罵:路已經被警察封了,除特許外不會有車行,而在場有逾半百警員,還會有什麼危險呢?這明明是希望限制他人的行動,因為鐵馬的這一邊,「應該」是警員站的。可是「危險」這藉口太荒謬了。該警員被罵得極度沒趣,我見他有些可憐也想幫幫他——但這種荒謬的藉口,我唔識幫佢兜:除了以限制對方行動來顯示自己的權威之外,我想不到其他原因了。

以上不過一件小事。但機場無故搜韓農行李這種行為,豈非純粹意在騷擾——如果不是事先已栽了贓。出動了「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總督察鄭福全」——人家農民聯盟,關你有組織罪案和三合會什麼事。出動了總督察,還說搞錯了,誰會信——信的話,也是丟臉的:咁大粒都擺烏龍。只要懷疑就可以搜你的東西,在警權面前人無私隱可言,這種具爭議性的權力它們竟然運用得這麼面不紅氣不喘。

你被懷疑為罪犯,就活該沒有尊嚴。這是積習,積習。做這些事的人,連羞恥都不會懂得,只以為是天公地道,分分鐘平時還是個好人。建制在其中激烈的介入,把一個好人扭曲為惡棍,這麼難看到嗎?

4. 洗澡

另外我還想呼籲大家注意被捕韓農的消息。他們17日至今無法洗熱水澡,為此要鬧上高等法院。周某在聽court時睡著了,而在昨天再上高院之時,周某大怒,大怒的周某總是說無法反駁的話

昨天代表律政司的律師在庭上回應辯方有關還押荔枝角的要求時,其中一個重點就是警方會安排洗澡、膳食等基本生活所需。
當然,律政司的代表律師在庭上說會「安排」,她並沒有當場說清楚是一天三餐還是三天一餐,還是怎樣;洗澡也沒有說是任洗唔嬲,還是要待把所有關心的市民都觸怒才可以洗。而事實上,至今還未安排洗澡這種純粹妒恨的小動作,也絕對可以按辯方律師和示威者的壓力而稍稍收歛。
換言之,若警方立即安排被拘留人士洗澡,重新開庭的要求也許便會被否決。
但可否有個真誠的人可以答我,有甚麼恰當和有說服力的理由,警方需要折騰十四位被拘留的人士?就當甚論點都可以讓步,就當把他們繩之以法是伸張正義的最終表現,但折磨他們是維持治安,伸張正義的必要步驟嗎?
律政司的代表律師,你會臉紅嗎?寸土必爭地為警方爭來點點空間,然後讓警方失控對待被拘留人士,這是甚麼操守?警方,你們的對待被拘留人士的倫理到哪裡去了。基本的公道完全不顧,我想不到我們還有甚麼理由要相信政府的說話。


這段話說得極好。但因為不是我說的,所以我始終無法解決我的憤怒。我說的文字能力不足,就是這個意思。

可不可以,不要再丟香港人的臉了。還有退休警員向陳日君抗議「香港之恥」的說法。縱有千般不是,一被指責就先撐飯蓋,這就是我們的警隊。而他們可以一再做丟臉的事,是因為有很多盲目支持他們的人。不要再講那些「俾人拉,就預左」的傻話。小時沒做功課,老師罰你抄書你可以預左,但過程中老師不斷拗斷你的筆,則始終是荒謬的;又如在比刀劍的時候放暗器,大家停手之後偷襲,古往今來都是可恥的

13 comments:

TSW,或鄧小樺 said...

星島日報
2005-12-21



餘波未了
70人法院抗議控方允改善 示威者羈警署無暖水沖涼



以非法集會罪名被起訴的十四名反世貿示威者,前晚被飭令還柙警方羈留,由於警署羈留室沒設暖水淋浴,違反聯合國規定,昨晚資深大律師李柱銘代表被還柙的示威者,在高院申請更改由懲教署羈留;但副刑事檢控專員李定國庭上保證,各被告可到附近警察宿舍淋暖水浴,並容許食用探訪者帶來的韓式料理、閱讀韓語書籍雜誌等。法官暫令各人繼續還柙警方看管至本周五。

六七十名韓農代表、民間監察世貿組織、陶君行及台灣示威者,昨日下午五時已在觀塘裁判法院聚集,要求釋放被檢控的十四名被告,大叫口號,約一小時後,因悉辯方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和大律師潘熙,晚上六時四十五分在高院內庭申請更改羈留條件,部分抗議人士轉往高院聲援。

由於緊急申請正過了法院辦公時間,已離庭的當值女法官貝珊要專誠趕回法庭,律政司委派副刑事檢控專員李定國資深大律師代表控方。

內庭申請轉解懲教署

代表被還柙示威者出庭的李柱銘,在內庭爭拗約一小時後,他事後在庭外表示,各被告已被扣留達七十二小時,「雖然他們有時會跳海」,但以現時寒冷天氣,加上部分人曾身中胡椒噴霧,警方至今一直未提供暖水洗澡,有違聯合國規定須給予被監禁囚犯的最低待遇,故申請將被告轉由懲教署看管,還柙於荔枝角羈留所。

不過,控方保證,十四名被告現分別扣留在黃大仙、慈雲山和秀茂坪警署羈留室,並已得到該署的三名分區指揮官同意,黃大仙及慈雲山警署將在附近警察宿舍,借得淋浴設施供被告使用,而附近無宿舍的秀茂坪警署,該分區指揮官昨晚聯絡上後,亦願作同樣安排。

沒暖水洗澡違聯國規定

另外,警方又會為被告提供更多毛氈、讓他們穿鞋襪,及容許進食外人帶來的韓式料理、韓語書籍雜誌,並強調若依辯方更改羈留中心,認人手續勢將被拖慢至需時三周,為了「速戰速決」,辯方終作出讓步。

該十四名世貿示威者前晚在觀塘裁判法院,分兩案被控各以一項非法集會罪名,他們包括連同南韓全國民主勞總副主席梁暻圭的十一名韓籍人士,一名日本人、一名台灣籍人士及一名內地人,全暫毋須答辯,案件押後本周五下午再提訊。

南韓國會議員姜基甲、南韓領事館職員、長毛梁國雄及支持台灣籍被告的「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昨到高院支援,當中自稱曾被警方羈留四十八小時的吳永毅表示,即使被扣人士要求食水,警員往往也要在三、四小時後才送上。

要求食水三四小時送上

聲稱曾被羈留的女子鍾君竺表示,聽聞有被扣留女子要苦候三小時後,才獲警方供給一片生巾。案件編號:觀塘刑事八八三三、八八三四──○五。

TSW,或鄧小樺 said...

星島日報 2005-12-20
韓農綁入院 警被譴責不人道

民間監察世貿聯盟,指責警方「不人道」對待被捕示威者,包括掌摑、脫衣搜身及鎖在戶外候查,要求警方停止虐待行為及道歉。此外,一名被捕韓農昨日因身體不適,被警方「五花大綁」押送醫院治理,警方發言回應時指出,迄今未有接獲被捕者遭不人道對待的投訴,促請有關人士盡快向警方提出。

要求停止濫權並道歉

民間監察世貿聯盟指出,自警方採取拘捕行動以來,被羈留人士不斷受到嚴重虐待,部分被捕人士遭到包括脫衣搜身等不人道對待,他們批評警方忽視示威者基本人權,要求警方立即停止任何濫權暴力行為,並向受侮辱示威人士公開道歉。

民間監察世貿聯盟代表林英卿稱,警方對示威者的虐待從未間斷,包括掌摑、長時間被鎖於天氣寒冷的戶外地方等候查問、不准被捕示威者自行如廁,以及脫衣搜身等,聯盟強烈譴責警方這種不人道行為。

一名被指涉嫌非法集會的五十餘歲韓農,昨晨九時許,在觀塘警署被警方查問期間,透過翻譯員向警方報稱因涼感到身體不適,要求送院治理。

慣常「五花大綁」押送

警方召救護車將他送往聯合醫院,由兩名警員負責押送,一名翻譯員陪同,韓農當時被警方以慣常處理重犯的「五花大綁」手法押送,雙手鎖上手扣腰纏鐵鏈,由兩警員一左一右押送入院,其中一名警員還手持鐵鏈末端,以防疑犯逃脫,韓農經治理後押返羈留室。

另外,原扣押在旺角警署的數十名韓農及泰國人,昨晚獲釋離開警署時分稱不慣警方提供的本地食物,亦有人不適只能服用隨身藥物。

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律師指出,警方押解疑犯一向有指引,若評估疑犯有可能傷害自己或他人時,或因應押送時疑犯是否有暴力傾向,會採取更安全的方法押送,不涉歧視問題。

TSW,或鄧小樺 said...

明報 2005-12-19
韓農領袖: 要求警方齊道歉被拒

前晚直接跟警務處長李明逵談判如何結束警方跟示威者對峙局面的韓農領袖姜基甲,昨日透露曾向警方開出條件,要求警方與韓農一起就事件道歉,但不獲警方接納,而姜基甲昨日已為前日的破壞事件向香港市民道歉,強調行動只針對世貿,並非刻意與港警作對。他又感謝香港人的支持。

舉標語要求釋放示威者

昨日下午告士打道進行最後清場行動之際,「韓國農民聯盟」(KPL)創辦人兼韓國國會議員姜基甲獨個兒現身世貿會場,高舉「立即釋放反世貿人士」的標語,得到志同道合的各地非政府組織聲援及支持。

有份與李明逵作「最後談判」的姜基甲透露,前晚9時韓國駐港總領事、韓國農業部官員及韓國農民聯盟總秘書及他自己4人,與李明逵在一間酒店會面。

姜說,當時港方開出條件,指若900名示威者和平散去可免於被捕;但韓方則提出兩項反建議,一是要求港警與韓農一起就事件道歉,另一項建議姜基甲以仍與警方周旋為由,不肯透露。據悉,韓方要求警方要公開肯定韓農示威活動得到市民支持。不過,姜的談話明顯與警方的說法不同,因前晚警務處長李明逵已公開表明,警方已拘留900名示威人士,並會依法辦事,

姜基甲又引述警方指出,昨凌晨行動的過程已被拍下照片及錄影帶,可作為起訴證據,警方現正確認有份參與暴力行為的個別人士,再考慮會否提出起訴。

45 組織聲明指警用過分武力

45個來自世界各地的非政府組織昨日發出聯合聲明,向警方行動表達不滿,指警方「使用過分武力及不人道對待」示威者。示威常客法國農民聯盟創辦人荷西波夫(JoseBove)昨亦現身會展聲援韓農,他批評會展給逾千警員包圍,壓制示威者表達訴求,同樣是「暴力行為」。

TSW,或鄧小樺 said...

明報
法遊行之父:拘留人數破世貿紀錄

激進法國農夫荷西 波夫(JoseBove) 說,警方於騷亂中在灣仔告士打道拘留近 900名示威者(大部分是韓農),是6 次世貿部長級會議中警方拘捕示威者人數最多的一次,批評警方拒絕容許農民進入會議場地表達訴求,才引發今次事件。他將要求會見世貿代表,要求香港警方盡快釋放示威者。

荷西波夫昨日率領「農民之路」數十名成員參與反世貿遊行,沿途高叫反世貿口號,及要求警方盡快釋放被拘留的南韓示威者,其間秩序良好。

「衝突因警拒絕放行」

日前韓農與警方爆發激烈衝突,荷西波夫表示,南韓農民的目標是進入世貿場地,由於警方拒絕放行,或容許代表進入會場,才引發進一步衝突。他指出,在墨西哥坎昆及美國西雅圖等地舉行世貿會議時,當地警方只會針對最激進的示威者採取拘捕行動,不會大規模拘捕,但香港警方卻將多達 900名示威者拘留在告士打道,拒絕放行,做法十分過分。他將會以非政府組織代表身分,進入會場與世貿代表會面及施加壓力,迫使警方盡快放人。對於世貿昨日協議於2013年取消農產品出口補貼,荷西波夫指時間太長,無法即時減輕對發展中國家農民的傷害,他會與「農民之路」研究會議協議文本,不排除在港發起進一步抗議行動。

Dead Cat said...

小樺, 打個招乎. 遇到你的blog真好. 話說當日我等人所以冇join你地行,否則濕身....

謝謝你的長文及剪報, 非常同意警方陰濕論. 拘留前我不太反警方.現在越睇越興。

sam said...

警「慌」之恥


世貿曲終人未散


醜態畢露警唔慣


報複義農鎖達旦


全球恥笑同聲嘆

sam said...

「有的朋友有點憂鬱,但我仍然憤怒。相當無力地。敝站看來已無擁護警方者留言,也算表面鎮壓成功。但我仍然憤怒,因為我們的城市竟然有這麼沒有用、不要臉的警隊,而我想不到要怎樣discredit它,才能令我們的城市的天平稍稍傾向平衡多一點。」

睇你興過火屎,整篇兩日前o既劣作比你,餵直同撫平下你燥動o既怒火啦!
冷靜 D !抗爭先致o岩o岩開始,保持適度o既張力,準備長期抗戰吧!

高「署」不勝韓
2005/12/18 23:48:08

睇左幾日,世貿黎到曲終人散o既階段,最後得到o既結果「香港宣言」,都係大部份人所預料到o既,富國以強凌弱o既協議,實質上對到達真正的開放市場,還有很遠的路途。


很多人都會說,韓農千里迢迢來到香港示威,其實是沒有任何作用的,他們的理由是,英、美、歐盟的達官貴人難道不知道農民的境況嗎?如果他們會為農民著想,如果他們稍有公義的話,早就開放了自己的市場,早就不用補貼自己國家的農民了,為何到今天還擺出這副姿勢呢?這證明了一點,就是英美強國本身奉行保護主義,和以經濟入侵發展中的國家,這些強國都是以自由貿易的名義,去傾銷他們過剩的產品。


若單以這角度來理解,韓農的一切示威行為都失去應有的意義,一切的付出都沒有任何效果,但是若我們從另一角度去看,基於英、美列強都是實行民主制度,所以他們元首作出任何決定,都會考慮到民意,考慮到選票,所以韓農的示威行為若能夠攻佔各大國際傳媒的版面,讓傳媒不停的報導韓農的苦況,反影各大強國的不公義行為,從而喚醒英美的人民,搏取他的的同情和支持,影響他們投下選票的態度,如果韓農示威的行為,真的能夠產生這樣的效果,韓農的行為就有他的意義了。


好啦!讓我們回看昨天的情境,香港警「慌」經過幾日的對恃,開始進入竭斯底理的狀態,手中的催淚彈和水炮也操控不了,讓它胡亂的發射,讓在場前線的記者和聲緩的市民都走避不及,韓農直覺上感到警察開始挑釁,於是將行動昇級,以較暴力的行動來回應,結果證明了,香港這群少爺兵,真係未見過大蛇痾尿,個個嚇到屎滾尿流,軍心大亂,o個個乜野保安局長走出黎講野,我諗連佢自己都唔知自己講乜,睇佢個樣重嚇鬼死,好似比人嚇到幾晚訓唔著覺咁,眼袋、黑眼圈重勁過懂亂華,唉!有 D 咁o既局長,就知有 d 乜野差佬。


比我睇, D 韓農有勇有謀,係亞洲黎講,佢地o既質素真係趕得上日本仔,但系係今次,如果比我幫佢地諗,我一定會教佢地走去天后同金鐘各區玩扮跳樓,先將個反世貿大標語掛係大廈頂,然後就企出去叫口號,搞到你 D 差佬疲於奔命,又要封路,又要氣墊,擾讓三兩個鐘頭先落翻黎,睇下你 d 差佬可以對我做 D 乜,其實重可以有好多方法,可以玩到成個香港反轉,而不廢吹灰之力。


綜觀黎講,香港 d 高官同署長都係贏唔到韓農架啦!所以我比今次個題目名叫做「高署不勝韓」。

Sleepmore KILIK said...

人手 trackback︰ http://kay.mocasting.com/p/27562

潛行者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朗天 said...

你小警方小得咁過癮,有有唸過小埋消防呢?
有無人跟過這單野?--
十七日放水炮的是消防員,但消防員是不該放水炮對付示威群眾的.
香港警方一直沒有水炮車,這次是借兵,妙就妙在消防署長在世貿開會前(具體日子可以check下)明言:香港消防員的職責是救火,不是維持治安,並保證不會放水射示威者,言猶在耳,為甚麼會出爾反爾?

sam said...

//十七日放水炮的是消防員,但消防員是不該放水炮對付示威群眾的.//

唔理係消防員定係差佬射水,都係要當時現場o個個指揮官落命令o既!所以始作蛹者睇黎都係差佬,矛頭指向差佬都無衰架啦!
差佬尼鑊野真係賤都無人有,人地韓農都識英雄重英雄啦!估唔到班尼原來係狗熊,的左人翻去重濫用私刑,o個頭講緊話要維持法紀,尼頭就知法犯法,咁咩就係曾突首講o既唔容許用不義o既方式去爭取公義o羅,而家班差佬咩又係用非法o既行為去維持法紀,其實都唔可以咁講,班農民已經克制到無人有,對你班差佬真係仁至義盡,唔係你班差佬唔死一百都起碼死五十啦!而家重係度恩將仇報,試問你班差佬重有無人性架?抵人地拎你地黎狂小啦!

Anonymous said...

當日,消防阿頭曾說,不會開水射示威者,之後就發生開水炮事件。

因為消防的立場是必須配合警方行動的,警方話要,就要。

消防阿頭亂講野,唉,只能說是白痴吧。

pat said...

消防處處長講野是11月中的事吧。不過講野的人十二月就退左休了,真係俾人當佢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