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8/2005

要臉不要臉

要臉:

李明逵晚上聲稱,拘留在告士打道集結的900人。

被拘留期間,被拘留人士載歌載舞,激叫口號。打出來的電話說好開心。應該是世上最自由的被拘留人士。我們幾個兜了好多個圈,想盡辦法都進不去。應該是世上最想被拘留的人士。(後註:原來有韓國女農因為想回告士打道而向港警下跪。不好意思。)

不要臉:

星島頭條:港島大暴動

大佬,好多外國傳媒在場架,你玻璃都冇爛一塊,打砸搶冇樣有(勉強燒左個棺材),偷竊強暴冇聽過,車輛好好地,冇人威脅過當地政權(係就好咯),暴乜鬼動,搏出位都唔好笑大人地個口。顯得太鄉巴佬了,嚴重破壞香港國際形象。為保形象,應該強制全港傳媒睇兩套紀錄片:《there is what democracy looks like》同《七彩布拉格之秋》。都話文化緊要架啦。

人經常會因為要臉而不要臉:

誇下海口話拘留左900人喎,點收科呢?警方想破頭,想到三點,終於想到要怎麼清場和處理人群了。於是以違犯國際人權公約的「公安條例」清場。除了今日盡力衝擊、受了水炮的遠方朋友,我們還有多位朋友在裡,包括周某、matthew、阿藹、bobo等等。所以,一定又要去聲援和要求放人了。來這裡

hkpa終於出了比較硬淨的聲明,好彩,唔駛打埋佢。

民間監察世貿聯盟回應12月17日的事件

1 世貿第6次部長級會議已經進入談判的第5天﹐富裕國家在取消農業出口補貼問題上,一直態度強硬,拒絕立即停止傾銷, 並同時企圖強迫發展中國家接受服務業貿易總協定,讓跨國大財團壟斷民生, 置全球億萬農民工人的生計不顧。過去數天香港有數以十計的和平集會和遊行, 南韓農民更以三跪一拜的遊行方式獲得全港市民的支持,但富國部長竟然依舊鐵石心腸, 示威者集中於這個關鍵日子表達強烈意見﹐是可以理解的。

2. 今次事件的本質, 是示威者企圖衝擊警方防線﹐儘量接近會議場地﹐希望在這個關鍵的時刻, 向場內各國部長施壓, 要求顧及全球數以億計人民的利益。示威者的目的是為了接近會展中心﹐向與會者表達意見﹐整個示威並沒有破壞任何店鋪和公共財物﹐警務處長將事件定性為” 騷亂 ”﹐與事實不符﹐極有誤導成份。

3 在遊行過程中﹐韓國農民高呼“我們愛香港﹑我們愛和平”﹐沿途得到不少香港市民的支持﹐有市民向示威者派發食水﹑紙巾﹑照明工具﹐甚至加入遊行, 和協助救援工作﹐場景令人感動.

4. 可是, 警方在事件中不必要地使用過份暴力﹐在事先沒有任何通知市民﹑記者的情況下﹐突然發放催淚彈﹐導致多名示威者和支持的市民受傷﹐連記者亦被水炮、催淚彈波及, 令人遺憾。

5. 在多名示威者受傷後﹐救護車遲遲未到達現場﹐同時也不准許義務救護人員進入受傷者所在地﹐而且禁止有意離開現場的示威者離開, 報警熱線更一再詢問報稱受傷者是市民還是示威者﹐15位剛出院的受傷者又立即被送往觀塘警署﹐被控非法集會﹐這些行為非常不人道。

6. 我們慰問所有受傷人士, 並呼籲警方儘快解封被困者﹐和釋放所有被捕人士。

22 comments:

custudent_no_wto said...

人民絕望呼告
警方無理拘捕
——請聲援及廣傳!


十二月十八日凌晨二時多,九百名留在告士打道西行線的示威者,被警方以任佢講的《公安條例》無理拘捕。

當中包括大量韓農、多名八樓朋友、錄影力量朋友(包括至少兩位還在唸中學的參與者)、工盟朋友、綠色和平的朋友及獨立媒體的民間記者。(還有常常跟我們讀者見面的阿野君!)

澄清一點︰本報的四位中大同學並不在被捕行列,明天想來也是跟大家一起互相支援的同路人。

明天誓將有聲援活動,必須要求警方盡快釋放市民,並向當權者說明市民即使被逼害,仍舊不會退讓。聯絡人是楊樹雄,2397-7231或 9474-0188。大家亦可多注意獨立媒體的報道。

http://custudent-no-wto.blogspot.com/2005/12/blog-post_113485152462294733.html

陳志華 (gucao) said...

看到明報標題「灣仔淪陷」,想死!

TSW,或鄧小樺 said...

哈哈,呢個標題已經被網友貼中左了喎,咁冇創意?

到最後都係攬住《蘋果》。

譚 said...

李峻榮證實了的︰

walker 與 elaine 不在現場

aahsun said...

人手trackback,thanks.

鳳凰藍 said...

人手trackback
http://ablazephoenix.blogspot.com/2005/12/blog-post_113483606961491228.html

阿三 said...

香港傳媒係咁,只會作大。
昨天我也在場,都唔係咁!
小樺,我知道你識走位,不過都要小心一點好。

阿三 said...

小樺:
昨天我跟其中一隊人最先到中環廣場,之後成個鐘頭才見到另一班人到達。被射水炮、示威者差點推翻警車是不是都在另一邊?這些 我無法親身看到。

Eric 'Spanner' said...

小心建聯,或者保守派某o的人,乘機抽油水:鈺成同市民送心意咭可以係好意,但係難保其他更右o既人,開始補上,要求反擊。

ahsimsim said...

係咪無電話用呀你?我在旺角有個舊的,你先拿去用吧!明天晚上我會回旺角去,可來找我,或你去找楚,請她翻出來給你,用住先。

TSW,或鄧小樺 said...

劉某
又善良又美麗又聰明如你,
竟然今日明報中被稱中女
天理不容啊

熊一豆 said...

鄧小樺,我想我真的要檢討一下,為何雙李的粉絲,盡只往我那邊跑。

ahsimsim said...

我曾經作出強烈抗議,不過都無用!算!世界對中女的睇法各有不同!公道自在人心!>0<

你拿到電話未?唔識用就打俾我啦!

TSW,或鄧小樺 said...

熊一豆:

因為你朋友多,又或者敵人少;
又或者,是因為,你update不夠快
update快是很重要的

路人isa said...

係咪物以類聚呢, 幾個網上熱blog 的blog主也在這裡出現

還是低調好

小春 said...

小樺

透過閃的網頁來了你這裏
想轉貼你的網頁和你的片段
給學生多一個角度看世貿這事情
不知你介意否

小春

波子 said...

我坐在家中唯一可以收到WTO即時的消息就是電視。
記得星期6 tvb直播灣仔區的情況,
用"白痴"這個詞應該不過份,
整個畫面的情況就是 數輛警車走來走去,
警員站在警車前面動也不動。
示威者揮舞旗幟。
虧那個主播說「照現時的情況大部份的示威者情緒很激烈。」
之後可能因為太悶吧,播返之前d片~~
攞命的傳媒,誇張失實..整到好戲劇性。

這裡比報紙還詳盡真實

kchken said...

"你玻璃都冇爛一塊,打砸搶冇樣有(勉強燒左個棺材),偷竊強暴冇聽過,車輛好好地"

海邊的圍欄被拆掉, 並被掉下海中, 是公物嗎?

陳志華 (gucao) said...

看了新聞報導就以為韓農好暴力的人,且看看別人怎樣報導吧:

「不少示威者輕易搶去香港警察的警棍,盾牌,但他們大部份都很克制,基本上都在一段時間後主動交還警方......香港警方表示,他們晚上在會場附近扣留了約900人,但沒有把他們帶去警局;若果農民方面不合作,實在很難想像警察的能力足以扣留他們在現場......記者現場所見,南韓農民當時雖已推開一個缺口,但他們立即紛紛歸隊;反而是警察方面有人很衝動想跳出來,而警察方面也有人立即把他們拉住。就在此時,香港警察使用了催淚彈,一些在天橋觀察情況的警察,對於有同僚此時投擲催淚彈感到十分奇怪。另一個例子是,有警員在逆風方向投擲催淚彈,結果催淚氣體反而吹向警方自己。」

全文: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11454&Itemid=47

路過的人 said...

我認同示威者並非暴徒,但既然那麼多人聲稱懂得在不同角度分析事件,也請花時間站在另一邊想想,轉貼一名警員在網上發表的心聲(雖然部分內容我並不認同,但我理解):

我是在17/12於杜老誌道J/O駱克道與韓國人激戰的其中一個警員,
事前遊行表現十分和平,示威都都如事先協議的由駱克道右轉入馬師道,
一切都如常進行,韓人唱歌打鼓,不時友善地邀請途人加入,
突然遊行隊伍不依指示轉灣,一班蒙面戴眼罩的人帶頭,
衝擊在路口第一度警察防線,為了緩和示威者情緒,
那道防線全是tango coy的女警,而且沒有武器,
所以一下就給示威者沖散,有的被示威的木板所傷,
甚至括花了面,即使是police,她們畢竟只是女仔,
落荒向我們方向回防‧我們守在杜老誌道J/O駱克道,
由於不是要地,我們只是輕裝上陣,
於是立即將我們兩架trooper横放以抵擋暴徒,
幾百人如洪水一樣向我們湧來,夾雜鼓聲,唔係講笑,
當時感覺好似魔戒3剛鐸被敵人進攻的情形一樣,
講真,我們只不過係廿幾歲的後生仔女,
真係有少少驚,兩軍交鋒,如來韓人衣內已穿甲,
並用長竹及拆下攔桿的鐵技向我們刺過來,他們更用彈叉發射鐵鏍絲,
打中超痛!有的淋不知明的液體,我們覺得"那那地"
事後我驗查頭盔都發現"那"到一達達!
衝擊了十幾分鐘,途中幾次後退,改由一些婦女上前,
展示一些黑白的相,博你火遮眼打女人被記者影,
隊伍龍頭已抵達鴻興道DPAA,戰線已被拉得很長,
我們兩隊人受兩面夾攻(因軒尼斯道已被暴徒佔據)
跟住他們就開始用繩綁住我們的trooper意圖拉倒它,
而我們灣仔環頭的同事也上前在車另一邊拉住角力,
可能因為benz的剛水好,車身重,trooper冇被拉倒,
如果唔係一定死好多人,後來我們守了個多小時,
韓人卒之退去,我們成功守住杜老誌道,
我喉嚨中了一刺,兩手青腫,而也有多位同事受傷。
騷亂到了夜晚,示威者都已被圍困於告士打道菲林明道橋底,
為了使18/12的遊行順利,所以不得已將這900人暫時扣押,
更何況他們已犯了多項香港法律無疑,
於是展開了長達11小時的拘留行動。
我們的衣服不夠,在寒冬下很多同事都病了,
有很多更負傷工作。我腳底的水泡也穿了,很痛!
在家是少爺的我重未受過如此痛苦,
足足工作了24小時才回PHQ訓地下休息。
我想話比何俊仁知,警察也凍,也痛,也冇屎冇尿疴~!!!
今次暴亂我們痛得甘心,沒有埋怨。
但我很沮喪,在大街上,香港人也罵我們,粗口問候,
我們在保護什麼?
這使我和很多同事都很迷惑沮喪。
我們公務員沒有政治意向的權利,
並常被市民當作宣洩怨氣的工具,
這個我體諒,正如前輩所講:呢d野,人工包埋~!
市民的想法,有其自由,但我只係想你地用心思考下:
1. 我也反對WTO,我也同情示威者,但示威者的憤怒代表可以破壞我們的家園嗎
?
2. 你是警察,會容許示威者帶鐵枝彈叉刀仔火水入去會展,而不採取行動嗎?這是刻意阻撓嗎?
3. 警察處處容忍,講真如要武力鎮壓,很快搞掂。但為什麼要到最後一刻在港灣道才用催淚煙?難道要在駱克、謝菲的民居間用嗎?警方真的唔夠打嗎?
4. 示威者也是很可憐的,但都不是暴亂的理由,這是和平示威嗎?如此破壞香港不止,還強詞奪理是香港警方故意阻撓,他們可以這麼便宜不被起訴嗎?
5. 香港人,懂得分辨是非對錯嗎?

Alex said...

一位現場示威者的心聲:
http://www.alexsky.com/korean_friends/IMG_4618.jpg

TSW,或鄧小樺 said...

謝謝各位留言,尤其前線警員的心聲,我會正面回應,見新的文章。

本網各位想link想點都得。引文章註出處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