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1/2005

趨向與張望善良

我們都害怕衝突
害怕傷害敵對的善良的人
害怕這種害怕
傷害善良的人

善良的人

善良的人

善良的人對著善良的人
坐下
交談
一些坐下的人交談
並不足夠善良。

善良的人與善良的人
便一起站了起來

(下文請廣傳廣貼,一定要送到真正的警務人員手中。)

告全港警務人員書:

世貿協定殺人不淺 勿為財團充當劊子手

十二月世貿部長級會議在港舉行在即,社會氣氛漸趨緊張,而我們一班市民,政府雖亦承認舉辦世貿無甚「實質」好處,但可「提高形象」,故在發放誤導訊息廣告的同時,亦向警隊施加強大的壓力,而警方高層亦有意識有步驟地向傳媒發放「將有暴亂」的訊息,我們恐怕此舉為前線警方員工製造壓力,亦在你們腦中製造強化某些形象,讓你們屆時誤將示威遊行的人民定義為「瘋狂的暴民」,造成前線警務人員極大的壓力。我們恐怕,你們將因而採取極端及非常之措施,最終會釀成不必要的緊張氣氛及暴力場面,產生無謂的暴力,而首當其衝的亦必是前線的警隊人員,而不會是那些有意發放誤導訊息的高層。

因此,身為一群對世貿有認識的市民,我們深感自己身為香港公民的責任,是把另一方面的訊息發放給你們,希望你們明白那些反對世貿的人民,不是無故發瘋,而是一群因為世貿的不平等條約而扼殺生命及尊嚴的無辜市民。由於世貿自始就將保護環境、勞工及一切弱勢社群的條約視為世貿的屏障,故聲稱為保護自由貿易的原則,而迫使參與國取消上述所有保護性法例,令本來生活無著工人、小農及普羅階級生活雪上加霜。

就舉今年世貿最受爭議的議題為例:為何美國政府就可以每年以鉅額補貼美國大農企,只要巧立名目便不會被世貿裁定「違反公平貿易」?此舉令到美國本身的小農都難以生存,更枉論其他東南亞和南美洲小國了──大家如何與那些因補貼而變成極低廉的價錢來「公平競爭」?許多發展中國家官商勾結,輸送利益,為開拓工業產品的國外市場,便無情地犧牲農民生計,農村的破壞──將來當全球糧食都操控在歐美等大國手中時,大家要怎辦呢?大家可以想像,本來已經難以回本的韓國農民,又怎受得起開放三倍大米市場的傷害?人不是齒輪,不可能國家說「經濟轉型」,就會忽然變了另一套機件內的齒輪。上次世貿部長級會議,韓國農民李京海先生不惜自殺抗議,就是要警醒世人:世貿殺害農夫──事實上已有數不清的農夫死於世貿的不平等條約下,可惜,眼見李京海先生以生命換取停止世貿會議的成果,今年就要在香港化為烏有了。

今年十二月的另一爭議性議題,就是版權法與公共服務業的私營化問題。

各位不要以為版權法就只是簡單地保護作者,其實最主要是保衛有能力購買某產品或發明之版權的大公司的利益──而未必是其作者!最嚴重的問題,其實近日在無國界醫生四處張貼的廣告中可略知一二──發展中國家每四分鐘便有人死於可醫治之疾病,因為缺乏藥物。無國界醫生的廣告比較含蓄──為何會無藥物?只因為藥物的版權為大藥商壟斷,藥價貴不可攀,才有那麼多人會死。至於公共服務業私營化的問題,其實已在香港漸漸發生,大家想像一下:一個地區的醫療、教育、福利、公共設施、環境、房屋等等,都一一開放給企業管理,這會是一個怎樣的世界?西隧加價,連政府都不可以說什麼,這事件,其實已經在向香港人亮了私有化的警號,可惜,公眾還未察覺到。

各位可以想像一下:假如五十年前,在倫敦召開國際會議,決定將中國變成名存實亡的國家,決定令中國在經濟上淪為美、日等國家的附庸國,身為中國國民,又會簡單認為倫敦「只不過是一個開會的地方」嗎?

希望各位前線警隊人員,可以多花時間去了解反對的世貿的人為何會反對?到底世貿做了什麼讓一些工人、小農不肯安坐家中,而不惜千里迢迢而來到香港,誓要阻止世貿開會?而香港這個提供會議場地讓強國和財團在高貴的會議桌上決定窮人窮國命運的城市,在受害人心目中,又是怎樣的位置?

我們不知道政府和警隊的高層為各級警務人員提供了什麼樣的資訊,或者是否過份強調「恐怖襲擊」或「瘋狂暴徒」的可能性。當然,在十二月的反世貿示威中,如果發生任何事,也是前線人員首當其衝和背黑鍋,大家是否需考慮,是否需要如此為大企業來賣命呢?

我們誠摯地希望,在明白這些事實後,各位警務人員,請你們認真考慮屆時的工作性質和執行態度,當你們面對每一個黃皮膚、白皮膚、黑皮膚或棕皮膚的示威者時,除了想像他們可能會做的行為,也請你們同時想起,他們每個人因世貿而受的痛苦和壓搾,他們肩負的家鄉父老的眼淚和血汗,他們的下一代將要面對的淒楚,還有,當這個世界日益受到這種不斷追求效益發展的全球化下,我們所有人將要承受的惡果。

一群香港市民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

9 comments:

鳳凰藍 said...

人手trackback:
http://ablazephoenix.blogspot.com/2005/12/blog-post.html

Eric 'Spanner' said...

一直相信,自己不太懂看當下的語體詩,也不敢多寫,因為自信自己未有詩人寫詩時的思維模式。

但躁動不安感愈發滋長,這個下午,想寫一點像詩的文字。


臉慈心狠
或是臉惡心善
都敵不過
一塊表面

我們拼命在表面游弋
卻不願深潛
有說水下盤根錯節
無法即時辨明
無法舒舒服服

於是
我們避開了盡忠職守者善良的心藏著的向上向上力求脫穎而出
我們避開了欲圖中止者善良的心藏著的守護大地寸土不讓
沈醉於渴望成真的狂喜暴怒
然後擁抱盡忠職守者信守的秩序
在冬至的火窩蒸氣邊
在耶誕的四海盛宴邊
默默地繼續歌頌
並消費欲圖中止者和同伴的成果
喃喃自語說為甚麼仍那麼貴

TSW,或鄧小樺 said...

喂講真
肥力
好ok喎呢首野

(係咪真係你寫架………)

Eric 'Spanner' said...

小樺,我邊度可以摷一篇出來塞呢 :p

TSW,或鄧小樺 said...

不如拿去投稿吧……星期日明報好像有詩頁
或者投去秋螢都可以

Eric 'Spanner' said...

出埋街,日月知道就係咁先。不如我先練多幾篇再講。

子山 said...

靜靜link了,來通知一聲。

子山 said...

在此:
http://www.sasapark.com/dec05blog.html#01

TSW,或鄧小樺 said...

何俊仁那段話我也有聽到。我對身邊的人說,快點走。佢係咪黐左線,佢係咪黐左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