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2008

鼠年夜慢兩拍的快樂

「陳丹青去講課,突然聽課人數暴增把講堂擠爆,然後還未開始講課,就有人舉手問問題了。是一位女學生。你猜她問了什麼?我先上洗手間,回來再說。」
(鄙人精神嚴重紊亂數分鐘)

「那女學生問:陳老師,請問您結婚了嗎?」
我衝口便答:「結了,夫人叫小寧。」
「你猜下一個問題是什麼。」
(抱頭撞牆精神崩潰)
「第二個問題是:那請問您什麼時候離婚?」
(完全崩潰)
「這才叫瘋狂的女粉絲。跟人家學學吧你!」
(說不出完整句子)

鼠年的清晨想起這些,獨自笑不可仰。訓勉,訓勉啊!我是不合格的粉絲,唸了點書就這麼多包袱,錯晒!

批評我為不夠格的粉絲的這個人,是梁文道。


***

關於師生關係,陳丹青這樣說過:http://6.cn/watch/3209665.html

於是我又想著要試試打坐。《大長今》裡常說,民間學習帝王的生活方式是正常的事!


***

圖為抱抱。張開雙手表示熱情,立於邊緣,並始終因為腼腆的包袱而側側面對鏡頭。

2 comments:

小荷 said...

我平常也有看鳳凰,雖然有時頗為偏頗,覺得還是有意思的。最早知道陳丹青,也是在那兒。

又,你看劉索拉多索,嘩嘩嘩~

TSW,或鄧小樺 said...

有時鳳凰對我來說太多
小荷你大概明白我意思
我們就不必挑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