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2008

少扣帽子,再談spin doctor

搞文學的人最怕重複,重複是因為被扭曲和無回應。扣帽子和假溝通的麻煩在於,它令所有的東西重複。不少人search「spin doctor,spin doctor」到此,大概很難接受世上真有人這樣姓屈,光天化日把人家沒說過的話塞到人家口裡。spin doctor, spin doctor原文見此。這次比上次說的多了一點點,可惜是略慢。

少扣帽子.再談spin doctor(28/2,明報論壇)
——回應蔡子強先生

蔡子強先生的〈除了天真和傻之外,還有對錯!〉(15/2,下稱〈天真〉)刊出之後,本人寫了〈spin doctor, spin doctor〉(18/2,下稱〈s〉),作了一些批評。蒙蔡先生不棄,在〈對不起,我仍然認為世上有對錯!〉(22/2,下稱〈仍然〉)一文中,兩度點了本人之名。蔡氏在〈仍然〉中,將本人歸入叫阿嬌不要道歉、更建議女性自拍慾照上載的婦權分子。 然而,本人根本沒說過這些話。我在〈s〉一文中的論點是:

1. 我樂見蔡氏批判只談包裝、迴避價值的spin doctor文化,但我認為,〈天真〉一文並沒有真正挑戰spin doctor文化,反而像是替mani出謀畫策。蔡氏要求阿嬌分享「切膚之痛」及「教訓 」,其實這種大談教訓的角色本來就是藝人的化粧之一,比如TWINS向來形象本就偏向保守(阿Sa在某年七一說「遊行這種方式一點都不文明!」)。霍汶希訂造的「很天真很傻」針對青少年消費者,蔡氏的「對錯與教訓」論則針對家長消費群,都是spin doctor的包裝手法。

2.慾照事件激出民間對「虛偽」的大型反彈,我認為這種情緒應指向整個娛樂圈工業的結構和風氣,而不是指向任何個人。英皇至今未就「移花接木」澄清或道歉,確是迴避對錯、不負責任;而當公司和娛樂化粧師把消費的大眾想像成極度保守、堅持要打造天真玉女的時候,阿嬌在鏡頭前自然很難透露心聲,也不能代公司道歉。〈天真〉明明指出整個記者會和聲明都經娛樂化粧師打造,卻把迴避對錯的矛頭,只指向阿嬌個人;〈天真〉稱讚霍汶希手段高明天衣無縫,卻對阿嬌窮追猛打,是對位錯誤、自相矛盾,而且也給人「杮子揀軟的捏」之感。

3. 蔡氏要求阿嬌負起的社會責任,一言以蔽之,就是要求偶像代父母教女。我則認為兒女總要由父母自己來教,不必偶像代言。慾照事件的價值之一是讓青少年看清,偶像不一定可以當人格典範。香港近年事事倚賴明星效應,群星合唱《香港始終有你》,更顯示政府打算把政治工作也交予藝人。然而其實香港藝人在政治、文化、倫理等各方面,整體而言素質不佳,亦欠有關支援,多是跟大隊趨吉避凶。慾照事件削弱藝人在社會上的影響力,未必是壞事。家長應珍惜事件開拓出來的空間,作開放、實事求是、將心比己的親子討論,以免買櫝還珠。母親確有資格擔心女兒;但作為第三者,應促進兩代互相理解,而不是單要子女順應母親。

以上三點並不著重性別角度,「婦權分子」是張冠李戴。我不嫻熟於性別理論、不活躍於婦運,未夠資格稱作婦權分子。 網上略作瀏覽,方知原來「婦權分子」是像暴民、刁民、保育人士之類的帽子,有人不問情由就來罵。

梁文道問「誰需要玉女」,蔡氏只回應「人格正派」的部分;〈s〉一文題目清楚指向spin doctor文化,蔡子強兩度點名然未有一言正面回應本人論點,卻沒頭沒腦地扣來「婦權分子」的頭銜,本人百思不得其解,難道這就是前輩知識份子的辯論風度?不禁想起政府的公關技倆:在面對反對聲音時,只扣帽子不理對方論點,只擺姿態,播帶一樣重複自己已說過的,在關鍵時刻推卸責任。可惜〈仍然〉像阿嬌記者會一樣力保形象,卻不再提spin doctor;希望蔡先生少扣帽子、正面回應本人論點,真正批判spin doctor文化。

4 comments:

TSW,或鄧小樺 said...

上面那個留言是病毒!!千萬不要click!

我想問那個自稱為xp anti virus的病毒如何搞?剛才上當click了一下!

好變態!又受攻擊!很奇怪,平時第一日post的文是不會受到spam攻擊的……

Martin Oei said...

小樺,很明顯你這篇文卯上了激進的反嬌分子,高登放雷之技,你現在明白我的博客何以有最嚴厲的保安政策。

不過,就文論文,你的文章焦點是對錯了。

spin doctor這東西,本來是戰術的東西,只要有鬥爭,便會有spin doctor,我不認為人類打仗可以不講戰術,那只淪為二次大戰時的波蘭政府,或清代兩廣總督葉名琛。

做spin doctor前,你要先問自己一條問題:你打這場仗,過不過得了自己的良心。

trojan.exe said...

鄧小樺君,你的留言設定是否沒有開啟字詞驗証?

往設定,意見一欄,在「留言顯示驗證詞?」選「是」,儲存設定,完成。

上面的病毒留言似是隨機發送,多於人為。開啟字詞驗証後就能杜絕。

TSW,或鄧小樺 said...

我討厭字詞驗證。我自己就總是無法通過字詞驗證。所以,還是算了……

martin,spin doctor存在,不代表spin doctor成為一種風氣沒問題。我沒有說spin doctor不應該存在。我當然同意做什麼事都應有戰術,不代表現時由spin doctor文化引發的,只談公關策略的文化沒有問題。你的論調很像60年代解構主義挑戰傳統哲學的進路;先不談現在已是40年後,更重要的是,在香港,spin docotr一向當紅、易被接受,從來不是40年代解構主義在哲學領域的邊緣位置。我們已經經過了那些論調,現在應該立足於自己的時代來超越之。

我當然知道spin doctor裡也有有良心的、也有無奈的,但就因為這樣而不能被討論和批判嗎?因為spin doctor必然存在,就不必討論嗎?還是,spin doctor的宗師來評論spin doctor就可以,別人談就是焦點錯誤?你明明也在用道德良心規勸spin doctor。我不明白為什麼你明明在做與我一模一樣的事,卻說我「對錯了焦點」。你這樣有抽水之嫌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