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2008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

甫入戲院坐下,建築民工周星馳在銀幕裡的邊緣行走、坐下吃飯盒,我飛快地對身邊友人說了一句:「好靚仔。」他說,什麼?為免妨礙其它觀眾,我飛快地重覆一遍:「佢真係好靚仔。」

(《香港電影》周星馳專訪:)
問:你現在已經很成功了,你認為走到今天主要是因為你在哪方面與別人不同,是對草根情懷的敏銳觸角,還是對平民抑鬱的誇張式渲洩表達?有沒有覺得,是特殊的時代背景造就了解構主義的生長空間?

周答:英俊。



我的意思是,

1. 人總是不相信自己所做到的、不知道自己已做到的、想望所不能擁有的。無窮的匱乏。
2. 粉絲的忠誠在於投身入海、填充偶像的匱乏。儘管無人理會。
3. 茫茫塵世,我們都被偶像教育成這樣說話的人。我不可以從頭再活一次,塵世茫茫,相同答案是輪迴的辨記。
4. 不排除編輯特地以超長問題襯托出周答案之簡短。
5. 重點是,或者我們的確經過了草根情懷的敏銳觸角、對平民抑鬱的誇張式渲洩表達、以及解構主義生長的特殊的時代背景,而後才能來到「靚仔」。站在「靚仔」之上,強行辨已不辨的來路:草根情懷、平民抑鬱、解構主義。

3 comments:

朱江七號 said...

我覺得最仆街就係大學洗人十幾萬教人水蛇春咁諗野,之後畢業出來俾社會推翻呢套多能餘思考模式。

郭言 said...

-實在難以想像周會說「特殊的時代背景造就了解構主義的生長空間」云云。
記者大概也知周不會這樣答?會不會是怕如沒長問題專訪篇幅會太短?
-懂答的不懂答的懶得答的不屑答的,回一句「靚仔」的確方便。
-我也覺得周好靚仔。

心香 said...

周生似乎很介意自己是不是靚仔/型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