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2006

虛妄與實存

趁著想談的時候我不停地講下去——回想起來無比虛妄——但把話說出來始終快慰,談到從未到達的地方始終快慰。即使這種種,不過是證實我一度認知為安置的所在也許只在空無的話語中存在過並且已經消失,長大成人之際不肯恪守的格言再度回歸,我沒有任何預計錯誤,只是不忿。有時我懷疑我只希望證實我的澄明清澈——這大概是把一切與人相涉的事務,翻譯成只與自己相干的話題。一切正邁向某種開朗而徹底的自閉。

***

於是談了通宵、早上教班、下午讀書會(已經第二次在會上睡著)、晚上開會到4點。然後再醒來,已經是下午了。其實就算能夠起床,論文一曝十寒,下面呢單是斷斷去不了的了。

「抗議世貿不義 要求立即釋放」大遊行
世貿害人
真正罪大惡極
掙開枷鎖
人民抗爭有理
誰是真正的罪犯?
我們深信真正罪犯是在全球以不義的協議剝削人民、掠奪資源的世貿,以及與其同謀的富國政府。而絕不那些抵抗壓迫,以公民抗命去捍衛生計的農民、工人、婦女、病人……
所以,我們絕不輕易放過罪魁禍首,我們會以行動,再一次證明反對世貿是公義的,並要香港政府面對市民,停止種種與世貿同出一轍的不義政府,諸如私營化及偏袒大財團的官商勾結!
日期:2006年3月12日﹙星期日﹚
時間:下午2時30分
地點:銅鑼灣東角道/駱克道行人專用區
*將會有集會#外傭團體將於當日上午11時30分於中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近立法會)遊行至菲律賓領事館抗議政治打壓,歡迎各位參加後再加入本遊行隊伍。

我前幾天不斷想著,去不了也一定要寫點宣傳。但結果連宣傳時機都miss了。是不是愈來愈少人?和警方對抗和講數情況如何?打鼓的畫面?設計了什麼行動?韓國來的朋友抽了多少根煙、心裡在想什麼?連問題都問不好、無從想像,這就是實存的缺席。

***

回想起來無比虛妄。我幻想過一座荒蕪的小城裡一幢將近廢置的小樓。一個空空的房間接近什麼都沒有。一切的事物在邁出那幢樓之後就於難以計數的複雜形式開展,而世界在我們走出的步裡開展。那幢樓就是絕對的空無、平板、寧靜,世界必須在那裡消失而後才能存在的那一點。

2 comments:

朱迪 said...

我都成六點先起身。

TSW,或鄧小樺 said...

下…………
算啦
你主理植物事務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