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2006

小記抓狂

昨晚衝擊失敗,只完成了80年代啟蒙,今晚再完成王小波啟蒙。逾期2日。有些解釋是無聊的,然而轉眼看見一些事又很惱火,實在不好意思。罵完人又扮好好先生,在我眼裡看來實在是極之虛假的事——其他人未必覺得。有人來請我吃飯,有人無法實踐諾言。我眼下的寬裕全因我什麼都忘記了,但原來當我發現別人忘記仍然會非常天然地惱火——一次不忠,百次不用,小時候就是喜歡這種決絕的話。我很想去撐一撐德信工人。《鐵血保鏢》裡面好像每個角色都有獨白機會,就算不斷被(年輕)演員miss,但力量仍然可以傳達。你想那班九鐵高層這樣被人大石砸死蟹,會不會比較懂得了抗爭應該同情?我在打這段話的時候,電視裡蔡志森正在對九鐵高層表示同情:「點解個d將大大架的士停在中環阻塞交通既的士司機唔駛受懲罰,集體到場表達反對聲音的九鐵高層卻要受懲罰呢?」我扭過頭來看著他,然後不得不繼續改功課。


意大利memo紙增至兩張。背景由論文變為blog。

2 comments:

小荷 said...

「點解個d將大大架的士停在中環阻塞交通既的士司機唔駛受懲罰,集體到場表達反對聲音的九鐵高層卻要受懲罰呢?」

因為的士司機係自己老闆o羅。

淮信 said...

要出動兩張意大利memo紙係咪代表真係好大鑊,定係好順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