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2006

三月十五日

今日。本來是預計內寫完啟蒙一章的日子——有沒有忠實到咁黐線的讀者,可以指出本blog內出現過多少次「寫完啟蒙」這個說法?

但就算今日不眠不休地寫,應該也是寫不完的。本週內吧。本週內一定要寫完。 我已經把書看了,但就是寫不出來。nothing to click me start。《字花》同樣也是緩慢凝滯同時無路可退,但鄙人像一顆高速旋轉的星子,隨時擊落他人頭上。都是艱難,但不一樣。

縈繞的煩惱已像限量吸煙的日子遠去。我每日計劃寫完之後bababa,包括讓這個blog再有好看一點的長文,想到自己竊喜為止。朋友來看我,摺好的衣服至今為人讚嘆。都已經夠好。但為何就是寫不出來。


圖中所見的memo紙是意大利的貴賓,我很少動用它。現在求神問卜無所不為,崇洋媚外但求有誰保祐我完成上面所寫的要求。mon裡反光得什麼都看不見的,就是我的論文。

5 comments:

李智良 said...

試下用原稿紙卷菸食,睇下有冇靈感,或者先上廁所排清體內廢物,排泄期間思考格外澄明

TSW,或鄧小樺 said...

靈感?咁浪漫主義呀李智良

李智良 said...

浪漫是你的本性,世界不會明

TSW,或鄧小樺 said...

我好似搭緊一個台
黎俾你表演你既口才咁

Eric 'Spanner' said...

歌都唱埋添,佢。(AM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