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2006

便衣.靈魂

論文期間不免收縮——不談法國工運,不談泰國示威,都總要為一個地鐵站之隔的深水埗小販講句話。深水埗有便衣食環署人員,追捕已開檔多年的小販,導致有人被車撞傷。受到在場市民圍罵。詳情。

另一便衣事件

世貿固然有便衣,地鐵又便衣,火車又便衣,食環署又便衣,我們的城市需要這麼多便衣嗎?中學裡都有學生臥底。設立便衣,是為了建立圓型監獄,為了讓每個人都覺得自己隨時被監視,然後在監視者的眼光下互相監視,讓每個人的活動圓周愈畫愈小。他們如此不惜工本,甚至不考慮那些為混口飯而成為秘密監視者的人的靈魂,會如何被扭曲。偷偷站在自己的社群的對立面,並不是真的那麼爽的。

1 comment:

李智良 said...

連結補上照片一張,唔係要點相,是想人看到那種駕勢、陣式與轉臉。我李智良以後唔再接受「都係打份工啫...」、「上頭有命...」呢種仆街脫身解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