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2005

並非給編劇之劉

終於有機會看《我的野蠻奶奶》。沒看太多所以不敢評論太多,但作為自命與編劇劉某相似的人我會說,從形式的角度看,似乎對於我們這些中文系出身又讀夏宇的人來說,所謂喜劇感,必定有一部分與押韻有關。似乎呢條路又古典,又work喎。下次寫喜劇時,可以讀夏宇那首什麼燉凍豆腐的詩,在《摩擦.無以名狀》裡面的改編更加極端。

那個男主角黃什麼的清裝和文弱樣比我想像中順眼,伍詠薇則確是艷冠一代中女。但是胡杏兒呢,她似乎是不適合喜劇的………當然,這並非選擇範圍以內的事,對吧?

1 comment:

劉某 said...

係,唔到我地(包括觀眾)揀,胡就快俾無線玩死,劇接劇,拍到佢就死。

你唔講我都唔覺,原來咁鍾意玩押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