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4/2005

《死神筆記death note》

(對不起ch,我實在是個日本流行漫畫迷(被怒目)。)

據我看來,《死亡筆記》的好看在於以下特點:<--完全不打算交待劇情或背景。未看又打算看的朋友請勿看最後一段,否則你們看《死亡筆記》時就會像我一樣痛苦。

1.冒進

性急冒進和一個推理作者似乎是互相排斥的兩極,然而《死亡筆記》的好看之處80%是出於一種奇妙的冒進式情節推進。所謂「冒進」,最具形象性的表達就是L在開學典禮上直接與夜神月說話,並告訴他「我就是L」——L的曲手和「寒背」姿態,庶近於武俠小說的「猱身而上」,「欺身近前」。這種欺身近前會令故事的緊張性突然暴增,對立的兩極突然接近得幾乎鼻尖相抵。這完全不是打機打大佬式的層層遞進——看來作者是不打機的——而這也應該直接導致這本漫畫的短壽或無疾而終。故事經常在精密的佈置之下暴走;最具氣氛的應該是數次警車在公路上出現的場景——(作為普通人的警察)將自己完全暴露在危機當中的天羅地網,只要一個轉折便可以由圍捕者變成被殺者,最嚴格意義上的命懸一線。

這種欺身近前是極度消耗性的,幾乎容不下伏線,是一種把之前所建立的距離完全摧毀的方式。L在得勝之後往往沮喪之極,就是轉折經常被完全略去,勝一仗就是把一切推倒重來。(因此L的小遊戲是極富象徵意味的:把方糖千辛萬苦地疊起來,然後一下推進咖啡杯裡。)

而當然這才是合乎商業智慧的。因為突然加速和暴走推進,根本無暇顧及情節漏洞。與所標榜的精密推理恰好相反,這是一本以氣氛為主而令人頭暈目眩的漫畫。換言之,讀者若要真正享受這本漫畫,對之只能採取彌海砂對夜神月的奉獻態度:奉獻自己的智慧與感性,主動地去發現好處和忽略漏洞(後者遠為重要)。

2.坦白的畏女

我沒有見過像《死亡筆記》這樣坦白地表達對陰性特質的畏懼的漫畫。這裡陰性特質大略就是海倫.西蘇等人所定義的,感性、非邏輯推理、隨意、亂數,與西方哲學的陽性特質如邏輯、完整、理性等對舉。王小波的〈革命時代的愛情〉有一段相當形象地概括了這種對舉:

「我說過,我老婆學的是PE。她也得學點統計學,所以來找我輔導。我就把我老師當年說過的話拿出來嚇唬她。你想想罷,像我們學數學的學生十個人裡才能有一個學會,像她那種學文科出身的還用學嗎。她聽了無動於衷,接著嚼口香糖,只說了一聲:接著講。然後我告訴她,有個現象叫random,就是它也可能是那樣,也可能是這樣,全沒一定,她說這就對啦。後來我發現她真是個這方面的天才。用我老師的那種排列法,我能排到前十分之一,她就能排到前百分之一。我說咱們能夠存在是一種隨機現象,她就說這很對。她還說下一秒鐘她腦子裡會出現什麼念頭,也是隨機現象。所以她對自己以後會怎麼想,會遭到什麼事情等等一點都不操心。誰知這麼一位天才考試時居然得了C。」

彌海砂的出現對夜海月而言總是一種威脅,夜神月的周全計劃對彌海砂不具規範作用,彌海砂以自己的方式行動,但夜神月又無法把她除去(阿月其中一個絕望的場景就是他迅速決定要殺彌海砂但當場發覺無法辦到),這就是作為無法根除的亂數的女性。如果你留意到,彌海砂穿的多是gothic lolita,gothic在歐洲美術史裡是怪異而令人微帶恐懼的(美麗老細認為是中國接收康德所說的「崇高」時被忽略的部分)。簡單一點,在與死神對白的半獨白場景中,彌海砂非常直接地講述內心所想時,畫面取鏡是仰角——在敘述者眼中,她也是被恐懼的對象。

有別於一般偵探小說血腥加性(愛)的格局,《死亡筆記》裡沒有愛情元素,只有恐懼。這點非常好。

3.冷酷

我想大家都會覺得這是一個很狠心的作者。因為殺人方法設定得太直接以致無險可守,人命都脆弱之極。如果這是荒木飛呂彥,一定會想出某個「醫生」之類的調和角色作無限補給(富樫義博則會突然放棄整個殺氣騰騰的設定把一切變成孩童遊戲)。如果田中芳樹叫做「殺盡眾人的田中」,小畑健便是地道的草菅人命(南空直美的死,實在令人難以釋懷)。 不過我覺得這個作者最冷酷的地方不是在於他一下子就弄死了重要角色,他的冷酷在於他非常有意識地把那些溫暖的東西挖出來映襯冷酷。L對合作已久的警探模木說「是,我是在試探你」的時候,其他人正是在以一種非常日常生活式的打圓場來嘗試解圍,而L拒絕以日常方式化解矛盾。換言之,冷酷不單在於作為天才的L對作為普通人的模木所採取的態度,也在於天才本身能夠看到一個比較溫和的方式而作為天才的他必然拒絕。與其說這是命運的冷酷,我比較傾向稱之為天才對自身的冷酷。

當然還有彌海砂、夜神月、L三人手牽手的一幕:彌海砂被L恭維了幾句就把L稱為「最好的朋友」,三人牽手(主要是彌海砂牽著二人,二人本身則被手銬銬在一齊)圍了個貌合神離的圈。那是取景不闊的一格,也絕對算不上認真的友情宣言,換言之作者根本沒有著力渲染。唯是在知道一切的讀者眼中,這種不算認真的親密之脆弱性是如此明顯,它的不算認真才能引起巨大傷感——三人本可以成為最親密的朋友,但最後只有一個如此草率的場景。而作者對此的不動聲色,便是真正的冷酷。

5.為什麼喜歡L


我是一個頭腦簡單的人,不喜歡說要花時間來圓的謊,總是喜歡直來直去,堅信真相可以令我立於不敗之地。而《死亡筆記》很快就浮現了一種冒進的坦白氣質,L喜歡把謎底打開來玩。與夜神月真假夾雜的宏偉謊言相比,L是講省略的真話,裡面有一種我心嚮往之的以逸待勞。而L作為一個隱蔽青年形象,亦直接導致我經常對隱蔽青年暗中崇拜——隱身而接近資訊來源,傳統而言當然是深不見底的形象,只要能夠跳出我們社會的框框一想,就很容易明白而懂得留一點餘地讓自己被他人教育。飲江詩說,若我們對他人的憐憫毫無保留,我們本身便值得憐憫(〈阿悅對修女說好女孩上天堂壞女孩走四方〉)。至於L欺身近前的作戰方式,卻又很不隱蔽——非常合乎我這種單打獨鬥愛好者的英雄主義口味。



很難相信寫《棋魂》的人會寫得出《死亡筆記》,小畑健要麼是結了婚,要麼是在死亡邊緣徘徊過——這當然是胡亂推理。但既然小畑健不懂中文,我便大膽胡亂推理——後來我發現作者是大場鶇。我只是一個看到第六期,並不幸隨手翻開某期EXAM便目擊L死掉的讀者,因為不能接受L就這樣死了,所以不肯把漫畫看下去,也堅持不上網看連載,只差還沒有寫信去叫小畑健讓L復活。某資深漫畫迷說「主角沒理由就這樣死掉」的判語是我迄今的希望。相比起L的復活,american boy指出名字與人是最容易分割的這一事實,雖然暗示了故事逆轉的重要潛在可能,但完全不能吸引我的注意力。

2 comments:

維多利亞A夢 said...

我堅信彌海砂是最終勝利者!!!!!

TSW,或鄧小樺 said...

總之L必須復活!!否則這本漫畫與我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