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2005

晨早的啟悟

清早八點,小巴回家。窗外是掘到爛晒的何文田村、公開大學,天色是清淡潮濕的灰色,小巴裡突聞一陣熟悉前奏——是take my breath away(即林憶蓮的〈激情〉:「當中一雙戀人甘心俾戀火灼死」,司機叔叔與時並進聽洋文版啦)。當年《壯志凌雲》裡湯告魯斯黑超皮褸牛仔褲,在熱燙的公路上駕電單車,先同個女仔熱吻一輪再把她載走,喂我明明記得係一個激情而浪情的黃昏來的,個落日好似鑼咁大——但這明明是一個無可置疑的早晨,我有點懶洋洋但相當精神,可這首歌此刻為何如此天衣無縫地完成了一個微帶comic的早晨氣氛?難道,八十年代的浪漫黃昏,現在已經變成了希望清晨?

Top Gun 壯志凌雲 (1986),若你在雅虎香港只打top gun,你會search到很多公司。那時我在唸小學,覺得湯告魯斯的眼神很怪。

1 comment:

aile said...

《旺角卡門》裡也有林憶蓮的<激情>呀﹗

晨咁早,反多聽到林小姐的<'早晨...'>(到此放知酒醒/而熱愛仍舊)。

偶爾一點軟性東西,更顯張弛有序,鬆一鬆也,更惹人流連。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