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2005

《下妻物語》.lolita.難與易

《下妻物語》大概已經落畫了,現在才替之賣個廣告實在太遲。我是洛可可時代的擁躉(繪畫和裝飾意義上的),但實在不懂日本潮流文化(哇!我最喜歡穿圓領T恤、樽領毛衣和長袖恤衫。對不起!),製作衣物方面更是破壞性的白痴。但因為《下妻物語》給我以相當的快樂,所以也應該為它說一點話。

《下妻物語》相當好看,但難以評論。沒有看過原著所以無法準確判斷,但我以為裡面具顛覆性的地方都在於人物情節,那應該屬於漫畫原著的部分。至於導演所做的畫面化工作,除了漫畫化(改編漫畫當然會漫畫化啦)之外,其實還很廣告化。桃子想像裙子上會有玫瑰花結、蕾絲等等,一想它就出現,那是一種廣告的美夢成真模式(導演看來很識賺女人錢)。對衣飾、物件的呈現相當夢幻化,雖然有搞笑成份,但其實還是相當唯美的——還未到達顛覆。在這個層次上(而不止是角色性格的層次上),導演相當戀物(那些大特寫、定鏡也該算進去)。但因為不懂得性倒錯理論,所以不能判斷戀物地呈現戀物是否真正的叛逆姿態。而且這些詮釋都應回到日本的社會狀況去評論(而非謄抄《一樹梨花壓海棠》的情節和LOLITA裝的定義就可解決),所以我說《下妻物語》難以評論。

1. Lolita劈友:年青人

但奇怪的是,大家都沒有提到後來深田恭子有點像《姊魅情深》的血腥lolita形象。桃子衝到飛車黨群中救阿莓,白雪公主一樣的她掉到泥水裡,好半天起不來(非常失敗的英雄)。後來阿莓不敵,桃子突然露出草莽英雄的架勢從水裡跳起來,搶了壘球棒大發神威,眼神凌亂兇狠、粗聲粗氣、頭髮散亂、面上傷痕交錯,LOLITA裙上一片血跡。這個時候有畫外音內心獨白:「我也想出生在十八世紀的法國洛可可時代……」這種想法不知是不是過時,但總算是嘗試解釋這些奇異的流行文化的形成原因——即使是一個過時而淺易的解釋——無論各種青少年文化形態如何,它都有兇猛一面,是年輕人用以抵抗惡劣時代的武器。事實上,阿莓與飛車黨反目,是因為飛車黨要靠攏其他勢力爭取地盤,阿莓不滿於要收他人的保護費,而且靠攏勢力失去了她們原有的幾個人獨來獨往的獨立性,是向成人世界屈服。阿莓的點題句子:「如果這樣才叫成人,我寧願不要長大!」這種成年/未成年的分別固然可能過於簡單,但為什麼大家提都不提電影為自己尋找的倫理基礎呢?是不是我實在太過時了?

怎麼說呢。作為一個並沒有怎樣看《蠱惑仔》系列的文藝少女,我對「義氣」一向都有非常大的好感。而演繹義氣的人,最具效果的當為染髮的美少女(其次為台灣的頹皮蠱惑仔),一見到D少女為姊妹奔波犧牲我就喊出黎架勒(《涉谷廿四小時》喊到喘唔到氣)。

劈友一幕作為全戲的倫理交待,還有一個重要論點:這些缺乏社會資源和位置的少女,可以在虛構中獲得權力。桃子說自己是飛車黨傳奇人物妃魅姑的女兒,把妃魅姑講成像自己一樣愛刺繡,但更有甚者是妃魅姑的傳說根本是阿莓創作的(投稿到電單車雜誌)。如果這個論點可以得到更深入的探討,大概《下妻》可供分析的地方會更多。現在它基本上是用來享受而不是分析的。

2. 溝通到底有多難

前一陣子的隱蔽青年討論中,葉蔭聰〈「隱蔽」的香港〉提到過「指出日本政治被政客完全支配,青年不再具有戰後出生的『團塊世代』的激情,及學運年代的政治熱情投入,現在連生氣也沒有力氣了」。同行的american boy對於裡面的兩位女孩都抱有很大戒心,說她們「一個就什麼都不跟人講,一個就講很多話但不需要人聽」,他自己是哈貝馬斯那邊的。

其實,《下妻》的溝通模式是,非常跳躍,講兩句,突然毫無來由地切中要點。換言之,這不過是有點詩化,far from 溝通不能啦。《世界》裡小桃和安娜的「你好嗎?」「我很好」,相對而言《下妻》的溝通是建基於「正確」的,而中俄溝通則是建基於「錯誤」之上。那麼,如果一切如《下妻》所表現的那樣,溝通也不是真的那麼困難嘛。《下妻》真正軟性(或者是善良?)之處,是在這裡。

3.lolita女孩在香港

我也試過把lolita當作怪物。但很久之前,我看過《壹仔》一篇「坦白講」(那時壹仔還未墮落),是一個lolita女孩(中二生,自稱未夏)的自述。那篇自述大概沒什麼特別,只是指出買和做lolita裝是那個不愛讀書只愛做衣服的女孩的寄託和夢想,只是描述一下日常見到的白眼,只是講講lolita裝的淵源——要接受別人的裝扮,你還需要別人提出什麼理由?

04年除夕夜,一群奇裝異服人士(包括lolita女孩和punk裝扮)到文化中心海傍倒數,結果引來人群騷動,結果警方要把這些奇裝人士「帶走」(好像還包括問話),而第二天新聞,被「帶走」的是抗議的長毛——原來衣裝真是等同抗議。想起這件事,我實在為香港社會感到抱歉(這些奇裝異服現在並不罕見,所以人群的喧嘩騷動,實是出於惡意)。全副心思放在自己的裝扮上也許代表一種自我中心和自戀,但想到我們的社會曾經如此狹隘和壓迫,我實在認為還是我們/社會欠人家的多。

3 comments:

Duke of Aberdeen said...

manual trackback from
香港仔公國:平凡中的傳奇:兼談《下妻物語》

有次跟肥力等人踫頭,聽過你的名字幾次,後來才知道原來我早有訂閱你的BLOG。肥力特意介紹我讀你這篇新作。

TSW,或鄧小樺 said...

執筆之前已經看過電影節網上連線諸君的文章.但看來我問的問題除了湯禎兆之類極熟日本文化的人之外, 很難有人答得到我.

這篇文章寫得特別草率, 下筆之前搞不清是我過時還是電影過時還是原著過時.還是只是我的無知才會問這些問題.

那次...大概是因為我又放了飛機吧...總之, 肥力常常介紹東西, 不必太過介懷. 但多謝你看喎.

(題外: 訂閱...是什麼意思?我試過搞那個什麼BLOGLINE, 但一頭霧水唔識用)

Duke of Aberdeen said...

對,就是用BLOGLINES訂閱,不過只能訂閱文章,不能訂閱COMMENTS。

你問題問題我也答不到你,但應沒有所謂過時的問題吧?有時問題提出了,有過一些思考也不錯,而且根本沒有絕對答案。反正,電影看得過癮就行。

又,你草率的文章已比我寫得認真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