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2005

黎明前的黑暗

……概之,王小波所持之以對抗文革的逃離邏輯,其實本身正正與文革的邏輯隱然唱和。王二們的勝利,只能回到文革去尋找。



13000字,以為寫完了嗎?還差一點,必須回到劉再復式的美學主體去再批判一輪。但幾乎是要完了。真正把日子一小時一小時地過,我測試著自己骨架的支撐度,覺得時間無限放大,終於到達可以容納我的論文的地步。與此同時我的寫作變成圓形(但不見得辯證地上昇),寫了一千字發現自己回到推論的起點,又或者仍然是同一個論點的合掌式再闡釋。我持續以他人作品詮釋另一些他人、封掉電話另一邊強迫他人聽我的論證和進度、發現有人把我的觀點都寫出來了且是以我短期之內都力不可能及的高度、斷句失控錯過電視時段。都不要緊。總之還有三天七月就結束了,無論如何要如期寫完。

10 comments:

李智良 said...

加油!稍息!加油...
年前我在趕論文的最後幾天,簡直是自己迫瘋了自己似的。

劉某 said...

小樺,完了就出來玩!!!!

Eric 'Spanner' said...

再過,再過!摩天嶺並不真的太難。

monster goose said...

想問問上面齊澤克那段文字,是出自那裡?

(昨天發現原來殘雪跟你的名字是一樣的)

TSW,或鄧小樺 said...

我和殘雪的名字一樣這種話是一些不重視部首的人說的。

網頁頂齊澤克的句子出自於〈我用眼睛聽到了你的聲音——或,看不見的主人〉,《實在界的面龐——齊澤克自選集》,文星剛剛進了兩本。英文版見gaze and voice as love object。

monster goose said...

(更正:昨天發現原來殘雪跟你的名字的讀音是一樣的)

謝謝。

Cham said...

不打算說甚麼多餘的話。

加油,共勉。
還有
等著你來讓我。

Fans of 拉康 said...

你的誓願看來湊效了,萊茵哈特看來沒有因為楊威利而詛咒你。
祝早日完工。

野人 said...

今天八二囉。可安好?

TSW,或鄧小樺 sai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仍然笑著)

覃某你實在太沒有禮貌了!你這樣好像是說其他人都在講多餘的話似的!不敢苟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仍然笑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絕沒有copy and paste。仍然笑著。)